你有想過當人生已步入五十五歲,卻還面臨找不到自己的焦慮,該是什麼樣的感覺嗎?如何在迷失的過程裡找回自己的本心?去面對那些看似沒有答案的難題?作者老查在看了村上龍的《55歲開始的 Hello Life》 後,體認到:「明天,又是新的一天,沒有標準解答的時候,順著本意走,或許就是新的方向。」(推薦閱讀:

 

當你預期生命一切應該都在可預期的軌道上延伸,但是巨大的轉折與變化卻來了,那應該就是所謂的「中年」吧?

變化,也許來自於大環境、來自於退休、來自於衰老、來自於周遭發生的死亡。在漸漸喪失因應外在環境轉變的能力時,變化來了,人生還長,發現自己能夠依靠的、憑藉的卻如此薄弱時的惶惑,該怎麼自處?(延伸閱讀:一個人不等於寂寞!自處讓我們找回自己

《55歲開始的Hello Life》,五個中篇,五個中年人的故事。有富的、有貧的,有男、有女。有已婚、離婚、單身,健康的與為疾病所苦的。無論他們處在怎樣的處境,但是在生命的中點,某個他們意想不到的變化來了,人生不再像是之前認為理所當然的那樣了。也許一開始不知所以、進退失據,但畢竟他們也都有了幾十年的人生歷練,慢慢的他們嘗試在生活裡勉力維持平衡,適應那變化並做出改變,繼續往下走人生的路。

五個故事的主人翁都有過一段苦無解答的歷程:志津子離婚後一次又一次的相親嘗試要找到下半生能夠依靠的對象、因藤只希望被公司解雇的自己身體可以撐著做辛苦的工地派遣工作讓自己不致於淪落為街頭遊民、富裕(對,就是姓富裕)雖然衣食無虞,但是要嘗試填補心裡在自我成就以及家庭地位的失落感、淑子嘗試藉由愛犬波比與偷偷心儀的對象在平淡的中年婚姻生活得到慰藉、源一則是在放浪一生後察覺自己無根的生活沒有寄託。這些也許在生活的大變化來臨前沒有特別感覺也無從預料的處境,突然一下子來了,巨大到無從忽視,壓的自己透不過氣。但是,自己老了、衰弱了呀,怎麼逆轉呢?他們問著,想著。

不過,救贖是存在的,讀完《55歲開始的Hello Life》,我的感想是,生命中難題的解答也許來自於誠實的面對自己的感受以及做出對的改變。在幾十年的人生裡,也許我們都因為一次又一次的妥協,慢慢的遺忘了自己真正的感覺,像是依著慣性規律的滾動著。而在需要改變的時候,「順著自己的心」以及「去愛」就會是人生已到中線,除死無大事的中年人該依循的原則吧。(同場加映:電影中的愛情:四十歲,終於能任性為自己活一次

喜歡書裡的幾段文字—

「不,實際上,沒有人可以選擇自己人生中的一切…(中略)我想,即使是您作為比喻的演員,其實一生當中,真正想演的角色也沒幾個。無論再有天份或金錢,人生也不是事事順心如意。因為不論是工作或生活,都有別人,也就是相處的對象。別人不是機器人(可以任憑擺佈),所以我想要隨心所欲的行動是不可能的。不過,會思考自己想過什麼樣人生的人,跟完全沒有思考的人之間,應該會相差甚多」(「婚姻介紹所」, P.38)

「無論是你本身、結束的戀情、你的淚水,都有意義。那不可憐,也不可恥。該感到可恥的是,無視對方的人格與心情,只想到自己、只訴說自己的事的人。…(中略)如今,你或許感到傷心、痛苦,但遠比什麼事也沒發生的無聊人生,過著更豐富的時光。」(「婚姻介紹所」, P.53)

「確實,人生可以重來,尤其是絕望與失意之後,若不認為人生可以重來,應該會活不下去。但是,是透過發現其他生活方式,而不是單純的恢復原本的模樣就好。而且志津子總認為,認為人生不能重來的人,更能重視每一個當下而活」(「婚姻介紹所」, P.61)

「變成「歐巴桑男人」的特徵是很適合穿圍裙。(中略)源一問『你覺得為什麼男人會變成歐巴桑呢?』那個年輕女公關應道『因為進入了守勢』」(「旅行照護員」P.255)

「明明說了那麼多話,但是為何不想提起(自己從小成長的)和具的海女小屋的事?我們都不對彼此訴說最重要的事。真正重要的事,只能對真正重要的人說。源一自以為彩子是自己的希望,但兩人之間的關係實際上根本可有可無。而源一自覺到:自己的人生就是在反覆這種事,這一點才是最大的打擊。」(「旅行照護員」P.289)

隨著人類平均壽命的延長,也許註定了你我必須要適應人生的後半段會以全然不同的狀態延續很長一段時間的現實。這段旅程也許是孤單的(因為無可避免的死亡與分離),也許是倉皇失措的(因為大環境與經濟),但我一直很喜歡「亂世佳人」結尾郝思嘉喃喃自語的「明天,又是新的一天」,這句話不只年華正茂的年輕人可以藉之為自己打氣,對於中年人來說,同樣適用。

無論你現在幾歲,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責任編輯:Fant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