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孕,那是什麼樣子?作者葉揚上一篇細膩的寫作身為女人的懷孕心情,用生命去承載另一個生命,重新認識自己的身體;這一次她穿上高級訂製婚紗,去感受活著還能感受到心跳的感覺,為母則強,用最美的心情迎接孩子的到來!(推薦閱讀:不一樣的婚紗:安靜的婚紗

儘管要當媽媽了,我還是希望,有一點餘地,可以穿上漂亮的衣服,偶而忘記自己必須務實過活的人生。所謂漂亮,不是只是有一點好看的感覺而已,我追求一種質感,讓我引發一見鍾情,猛力追求的,動物般的直覺衝動。這種說什麼都要的,心臟猛烈跳動的感覺,讓人覺得活著。

不騙妳喔,女人需要這個。

下午一點,在試衣間,我瞇著眼睛,像隻躲在角落的小鹿,看著一件件掛在前方的美麗禮服,第一次,左看看,右看看,前看看,後看看,好奇地望著從樹上垂下的果實,垂涎欲滴。(同場加映:

我應該要在家待產,準備媽媽包,產褥墊,疏乳棒,寬口奶瓶,妳知道的,那些東西。 可是我沒有。我挺著大肚子,獨自一人坐計程車來到這裡,帶著一點暈眩的感受,摸著禮服的質地,滑順,奢華,動人,好像還帶點香氣,嗯嗯沒錯,我需要這個。

懷孕讓我像隻母象,身材荒腔走板,體溫變得好高,走路很痛,腰都扭不動,得用吃奶的力,氣力用盡地擺出優雅的姿態。孕期進入第三十七周,凡事都變得比以往難,可是我就是拼了,就像美國第一夫人 Eleanor Roosevelt 說的,女人就像茶包,不入沸水不知其堅強。

「想要再穿一次白紗嗎?」 如果不用重新再結一次婚,就可以再穿一次白紗,那當然好。我說。 當年試夢幻白紗的戀愛心情,像是一種燒,還沒有完全退下來。 「可是,有我穿得下的白紗嗎?」這個,才是真正的考驗哪。

當所有人想盡辦法,合力把我塞進禮服時,儘管勉強為之,過程艱辛,我卻覺得好幸福。(推薦閱讀:

拍攝的時候,我走在戶外的花園中,路人一投以好奇的眼光,他們或許在想,這是先上車後補票?還是,孕婦發神經要穿這樣?我才不管。 天氣很好,我懷著寶寶,九個月來難得細心打扮。 我才不管。

接著,是金色的晚禮服。 我扎著高高的馬尾,低頭看著突起的肚子,珠鑽襯著禮服閃閃發亮,我就忍不住高興起來。 「要當媽媽了,妳笑得很開心喔。」攝影師說。 其實不是,是這件禮服好美哪。我好得意,卻不好意思承認。

拍攝結束後,我獨自在洗手間轉來轉去,捨不得把衣服脫下來。 雖然知道自己就要準備下蛋,但當下我這隻母雞心裡是滿足的,快樂的母雞,孵著快樂的蛋,鏡子裡面,我用肉眼看見自己的心,正在大快朵頤。

這是我與高級訂製禮服,甜甜蜜蜜的交手。 說來非常有趣,我一面咬著牙塞在緊繃的華服裡,一面莫名地覺得好舒暢。 身體是彆扭難受的,但心理上卻無藥可救地,得到了救贖。

女人需要找一個藉口,任性地自我享受。 女人的性格底層,藏匿著對美好犒賞,楚楚動人的渴望。 我也是現在才知道,女人,尤其是懷孕的女人,是有點複雜。

啊,但願我在結婚時就能遇見這樣的禮服。我在心裡面忍不住感慨。我真希望自己看起來也很漂亮,可以對得起這些禮服。 或許可以,或許不行。

不過就像雙城計裡面說的,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 我的肚子裡,有一個活躍的小男人跟我一起呢。 我從一開始就愛他,他是我一輩子的情人。 還有什麼,比這個更值得紀念呢?(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