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說看見極光,就能得到永恆的幸福。但其實打開眼,細細地去感受出走的脈動,幸福其實也不遠。原來,阿拉斯加的魔法不是光,而是全心全意去活在當下的飽滿。(延伸閱讀:出發去塞爾維亞:出發,只需要一個很純粹的理由

 


阿拉斯加南方的海面 (photo credit, Silvia Lien)

是的,我去過阿拉斯加,但我沒見過極光。我是在近乎永晝的夏天去阿拉斯加拜訪了三個半月,沒有合適的夜等極光現身。有人說看到極光能幸福一輩子,那麼我要說,阿拉斯加真的有魔法,就算我未曾看到極光,但住在阿拉斯加的每一天都感到幸福。

從阿拉斯加回來已經過了兩年整整了,兩年讓人忘記很多細節,記不清當時在飯店工作有多麼疲憊操勞,想不起當時為了什麼原因和外國同事爭得面紅耳赤。但我沒有一天不想念那裡的生活,不只是美到讓人忘記呼吸的風景,而是阿拉斯加真的是一塊有魔法的大地。在永晝的夏天裡,每一天走進戶外深深呼吸一口氣,便感覺活著真好,還要更熱烈的活。經過這兩年時間的萃取篩選,對於阿拉斯加的回憶更為精華,是時候來說說阿拉斯加的魔法是什麼,又何以讓人每一天都感到幸福。(延伸閱讀:女人迷獨家專訪:肆一帶你看見旅行的意義


阿拉斯加yellow bus的後照鏡和街景(photo credit, Silvia Lien)

阿拉斯加四季分明,人們像候鳥遷移

那年夏天我轉了三班飛機,在午夜抵達阿拉斯加第一大城Anchorage。第一次獨自出國的我,拖著塞滿泡麵及台灣零食的30吋行李箱,和其他來打工的夥伴一起呆呆的站在出關處等公司的負責人來接我們。當時我看著廣闊的天空想「啊原來永晝的夏天是這樣啊!」凌晨十二點半,天色微微的暗下來,遠方掃上一筆淡淡的橘彩,好似在猶豫該不該完全天黑,還未決定好時,又到了太陽緩緩升起的時刻。

我住在阿拉斯加南方的度假小鎮Seward,房間望出去就是港口,時常有從西雅圖或加拿大的大型郵輪,每日裡也有許多小漁船出海捕魚,一艘艘遊艇載滿觀光客出海去看冰河、賞鯨魚、到無人小島浮淺及划獨木舟。


從宿舍窗護就能看見美麗的港口(photo credit, Silvia Lien)

光想就能感受到Seward是多麼悠閒的小鎮吧,在近乎永晝的夏天裡,小鎮上滿是世界各地來度假的遊客。然而冬季來臨時,零下四十度的難耐嚴寒,以及每日裡只剩三、四小時的短暫日照,讓這裡的人們紛紛離開。阿拉斯加的居民像是候鳥,夏天勤奮工作,甚至兼好幾分差,街道上遊客和商人熱絡的交易著,整座城市生氣蓬勃。而冬天時觀光客銳減,阿拉斯加的居民便帶著夏天賺來的盤纏,到南方的國度度假,隔年再跟著夏天一起回來。


出發去看冰河、鯨魚的遊客們 (photo credit, Silvia Lien)

白天有二十小時!緩慢享受生活每個片刻

阿拉斯加讓人不自覺把腳步放慢,太陽從不下山,所以一天變得很長,長到我可以很優雅的放慢腳步去做每一件事,不必著急。每天從早上八點工作到下午四點後,回房小睡休息一下,傍晚六、七點便散步去超市買買日常用品,有時去慢跑,由時到湖畔的小徑隨心走走,儘管結束一整天工作後有些疲憊,但看著窗外依舊晴空外裡的美景,就忍不住再多做點什麼來享受生活的片刻。(同場加映:誰說花錢才能過好生活?威尼斯教會我的慢活哲學


湖畔小徑 (photo credit, Silvia Lien)

被阿拉斯加的大自然環抱,治癒所有壞心情

奇妙的是,在阿拉斯加的生活明明也是普通的日常,大家同樣有柴米油鹽醬醋茶要煩惱,也得拼命工作賺錢,偶爾遇到臉色不好的客人、挑惕難搞的主管也會覺得很厭煩,可是所有負面的情緒就只是輕輕帶過,一轉頭馬上就忘記了。我在阿拉斯加時也遇過一些不順遂的事,但那些事居然感覺像是一種生活點綴,讓人覺得有高低起落、更為豐富。

得有一天半夜三點,我為了感情的事翻來覆去睡不著,起床泡了一杯熱可可窩在沙發上發呆,室友被我走動的聲音吵醒了說:「出去聊聊吧。於是推開飯店的後門,沿著港口架高的木棧道走進海中央,到了底端我們坐下,兩雙腳丫的影子在海上晃呀晃,夜裡的小漁港靜的連一根針掉下來都能聽見,每艘漁船的點點燈火隨著海的波浪輕輕搖擺,我抬頭看看天空、再望向遠方,感覺竟像是在某座百貨公司內的室內人造景觀一樣那麼不真實,也像走到了世界的盡頭的神秘空間,萬物都安靜下來聽我訴說心事。這一刻你說,怎麼還有心事會真正感到煩心,所有苦惱都變得好小好不重要,眼前的景色、空間、氣味,已經治癒一切。

 
(photo credit, Silvia Lien)

一直到現在,每回心情不好,想找朋友說說心事時,我都會閉上眼睛想起那一夜在阿拉斯加的小漁港,萬物都寂靜的聆聽著我,想起清爽的空氣中淡淡的海水味,深深呼吸一口氣,一切都能跨越了。

還有一天工作量比較少,大家一起提早下班,散步到飯店旁邊的火車站等極光列車,我特地帶上了兩台我剛從ebay上標到的拍立得原型相機。那天午後的陽光很好,我們沿著鐵軌走了好遠好遠,拍了許多笑開懷的照片,也許是太開心了,我居然把兩台剛擁有的拍立得忘在鐵軌上,午夜十二點才想起,心情瞬間盪到谷底,焦急萬分的想著我白花了多少薪水,朋友們匆匆裹上厚外套陪我循著原路回去找。


(photo credit, Silvia Lien)

一出門才發現,天空上居然掛滿了閃亮亮的星星,是我這輩子見過最美的星空。那時已經是九月底,永晝不知道什麼時候一聲不響的走了。我們拿著提燈走進整片漆黑,一字排開循著鐵軌往前摸索,走了好幾公里後還是無功而返,所幸我們就關上提燈,讓自己躺進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裡,只剩成千上萬的星光忽明忽滅的閃耀,不時穿插幾顆流星劃過,我們就躺在鐵軌旁聊未來、聊感情、聊人生。聊著聊著,有沒有找到拍立得相機好像也不是那麼重要了,因為我們找到比相機更值得的一夜星空。(你會喜歡:遙望美麗星空!走進梵谷畫中的荷蘭風景

和環境和諧共處,在壯闊美景裡看見自己的渺小

這就是阿拉斯加的魔法吧,每一天都走進如畫一般的美景生活,瑣碎的片刻也讓人想細細品味。在阿拉斯加生活的人們比較淡然,沒花時間在想太多未來,生活的每一個當下都已經值得全心全意去感受。

 
阿拉斯加的柔軟草原 (photo credit, Silvia Lien)

我覺得在阿拉斯加那片土地上,人類和大自然的關係很和諧、恰如其分,週末去搭山健行時會在轉角遇見黑熊親子檔,手腳並用的爬到冰河源頭,閉上眼能隱約聽見冰河移動的低沈聲響,在金色陽光灑滿的海面上,看見鯨魚龐大的身軀奮力躍出。每一天我都能看見大自然的偉大及神奇,在這麼廣闊美好的世界裡,渺小的自我裡的渺小憂傷,都顯得微不足道了。(一起看看:都柏林,像家一樣溫暖的自然系女孩


阿拉斯加有許多這樣的森林步道  (photo credit, Silvia Li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