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駐站作家 Silvia 的第三篇塞爾維亞筆記上線了!生活在這個曾經戰爭不斷的國家,塞爾維亞的人們更懂得把握當下和及時說愛,比起亞洲人的禮貌、客氣,他們在當下說愛的真誠和直率,彷彿重新喚起了我們愛的能力。一起來看塞爾維亞人的情感哲學。(同場加映:塞爾維亞給我的文化震撼:生命這麼短,為何還花時間妥協?

之前文章提到了我在塞爾維亞觀察了南斯拉夫民族剛烈又叛逆的性格,但其實他們也不全然只是好戰或自我,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在他們民族性中十分凸顯,那就是「愛」。我看見他們對於家人、朋友間的愛是非常炙熱、深切的。隨時都說著愛,每回見面都認真相擁,就像我對待情人般迫切誠懇,深怕一轉身、一錯過,下次便沒有機會說了。在那兒我第一次明白,原來直接顯白的愛可以這麼溫暖。


攝於塞爾維亞首都 Belgrade 的 kalemegdan 城堡要塞內

客人請睡主臥房,只招待你最好的

旅居塞爾維亞期間我住進 Tijina 家,家裡還有她的爸爸、媽媽和妹妹,他們讓出了主臥房給我睡,待我的方式並不是好客,而是像家人般的殷切愛著。抵達的那一天正好是東正教的聖誕節,在二十四小時飛行後,踏進佈置滿聖誕氣氛的溫馨房子,她媽媽已經做好一桌道地的塞爾維亞傳統佳餚迎接我,還特地挑選了一份聖誕禮物給我,爸爸在舊式的壁爐裡加滿柴火,就怕冷到來自亞熱帶的我。「真受不了我爸!他太誇張了,把這裡加熱得像夏天一樣」Tijina 一邊說一邊打開窗戶透氣,但那股暖氣就直直透進了我心裡。

塞爾維亞不流行客套或推託,作為一個好客人的標準就是得把暫宿處當作自己家。剛到時每回他們問我需不需要來點麵包?想不想試試這種水果?我都會很客氣的笑著揮揮手說沒關係,那麼一貫東亞的客氣禮儀,他們常常十分困惑,擔心我是不是不喜歡、不開心。後來我比較了解他們的文化後,自己打開冰箱拿牛奶喝、躺在沙發上看電視,媽媽就會很高興的點點頭,這些行為代表我在這個家住得很舒適、很放鬆,讓她很得意。(延伸閱讀:顧及別人情緒被說假惺惺?歐洲人眼中的假,是亞洲人的真


Tijina 一家人正在慶祝媽媽的守護神日

愛不只是想想,大聲說出來還要用力擁抱

而每天我出去遊玩回來後,Tijina 和她妹妹 Suzana 都會很熱情在玄關迎接我,緊緊擁抱我,在我的臉頰左右反覆親三次,問我今天過得好不好,都看到什麼、玩了什麼,不管再忙還是會花時間坐下來和我聊一會兒天。

有次我去匈牙利玩了幾天回去,帶了瓶匈牙利有名的貴腐酒給她們當伴手禮,她們驚喜的抱著我又跳又叫,親濕了我的臉頰。其實這些原本在我生活裡都只能成為一件小事,但被他們那麼熱情的愛著後,我才發現,原來把握每次機會說出對一個人的在乎與愛,會是一股多麼強大的力量。

也許受慣內斂害羞的教育後,會覺得這樣的表現未免手法太過誇張,讓人有點害羞、難以承受,但其實塞爾維亞人一點也不濫情,他們愛恨強烈的分明,面對深愛的家人、朋友,就要很熱情地說上千百回,非得要你明白、非得要你每一天都能在生活裡看見,我有多愛你。


Tijina 和男友非常喜歡台灣的維力炸醬麵

「我七歲那年看著炸彈一顆顆落下摧毀我的城市,我不怕」

我想這樣直接而溫柔的相處方式,是他們從戰爭中學來最寶貴的一課。1990年代,南斯拉夫共和國爆發內戰瀕臨瓦解,巴爾幹半島正如其「歐洲火藥庫」之稱,遍地烽火,其中又以波士尼亞最為慘烈。國境內伊斯蘭、基督教和東正教,三種宗教及種族慘無人道的相互廝殺「我小時候就趴在窗台看見空襲炸彈一顆顆落下來,我一點也不怕。」Tijina 喝了一口紅酒,淡淡的說著。她所受的教育裡從不教他們怎麼「害怕」只教他們如何更勇敢。

本是波士尼亞籍的媽媽,在戰亂中逃到了塞爾維亞北方小鎮,遇見爸爸,便定居下來。Tijina 七歲那年(西元1999),國土南方再度爆發科索沃內戰,以美國為首的 NATO 聯軍在首都 Belgrade 進行大規模空襲。爸爸說:「防空洞什麼也沒有又擠又小,要死就一起死在自己的家」連續78天,趴在窗台上,看著一顆顆炸彈落下、摧毀她的城市,但她並不害怕,血液裡流著南斯拉夫人的勇敢、無懼。

同年九月,戰爭終於平息,剛好是她就學的年齡,於是和其他孩子一塊兒上學去。「真幸運,剛好趕上戰後的太平盛世」Tijina 笑說,轉眼十五年,終於要大學畢業了。她盤算著要先賺錢為父母各買一支智慧型手機,再來買張機票到台灣來看我。(推薦給你:世界共同的傷痛:戰爭死的不是人,而是愛


Tijina 活潑可愛的媽媽

熱烈的愛不只限於情人,家人、朋友也要每天用力去愛

住在塞爾維亞期間也見到了 Tijina 的許多當地好朋友,每天我都能聽到她告訴我他有多喜歡這個朋友、多愛她的妹妹等等。這些溫柔的話語那麼自然地充滿整個生活,隨處可見。當然每回與好朋友見面時在臉頰上左右親吻三回是必備的,也會緊緊擁抱問候幾句,那種場景好像是不管以前或未來,只希望你此刻一定要明白你有多重要。

剛去時我有點不自在,但在離開前幾天,與一些當地朋友在咖啡廳門口告別,他們緊緊的擁抱我,眼神裡滿是關心,叮嚀我接下來的旅途千萬要小心,好好照顧自己。那一刻不在乎任何禮儀、沒有任何客套,就只是發自內心最真最誠的愛與祝福。「嗨妳還好嗎?我們都很想妳哦」後來偶爾還會在 FB 上收到來自塞爾維亞的關心,我知道當他們如果不想我便不會說,說想我就是真的在想我。回到人和人之間最單純直接的相處方式,毫無牽掛的愛。

我愛你,就是不管過去,不管未來,這一刻我就要抱緊你讓你明白

我離開塞爾維亞那天,Tijina 送我到巴士總站搭車,一直很剛烈獨立的她,居然在道別時哽咽地哭了起來「我不敢相信你真的來了,我以為沒人會來塞爾維亞,但妳真的來找我了!」緊緊地抱住我好一會兒。(同場加映:出發去塞爾維亞:出發,只需要一個很純粹的理由

嘿親愛的 Tijina 妳知道嗎?幸好我去了,我重新學會人與人之間該如何善待、如何真誠的可貴,從那一天起,我每一天都很用力的去愛我的家人和朋友們,不只是在心裡想,我開始擁抱他們,把我所能想到的最為溫柔的話都說盡,不管過去如何,不管未來去哪,這一刻我就要你明白,我有多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