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新駐站作家 Silvia,喜愛一個人旅行,常常一看到便宜機票就忍不住刷了下去,今天起他將持續和我們分享他對旅行的熱愛!Silvia 要帶我們去的第一站,是東歐神秘之都塞爾維亞。所有旅行中,最美的,就是未知。(同場加映:愛上「背包客」標籤:一個小背包,帶我看見全世界

獨自旅行,最難的其實是「出發」

我一直在旅行的路上,很多人問我一個女生出國自助旅行難不難?害不害怕?辛不辛苦?這些問題當我們窩在家裡、坐在電腦前想時,也許是個很複雜難解的問題,但當妳起身收好行囊出發那一刻就會明白,它們根本不足為懼。很多時候出走只需要一個極為單純的理由,我去阿拉斯加想的是能看上一晚極光,我去土耳只為了赤腳踩上溫潤的棉花堡,這回我去塞爾維亞,只是想見 Tijina 一面。

Tijina 是我在阿拉斯加打工認識的同事,我們很聊得來,但工作十分繁忙卻也沒太多時間聚在一起。在阿拉斯加時時我常笑說「有一天我一定會去妳的國家見妳」所有人都以為我在開玩笑,但我卻很認真的規劃起來。她來自塞爾維亞,曾是南斯拉夫核心權利所在、見證歷史上所有重大戰爭的端起與結束,我想親自踏上巴爾幹半島,聽聽Tijina和她的家人們如何看待國際間加諸在塞爾維亞的責難,他們對於歷史真相的理解又是什麼?我也想聽他們如何和戰爭共處大半輩子,終在1997年後回到盼望已久的和平。

帶著很多未知,我要出發去塞爾維亞了

去年末,我總算抽出一段空擋,如火如荼地安排起塞爾維亞的旅行,一如既往的嘗試透過網路和書本多搜集一些資訊。每去一個新的國家,我都會到圖書館將該國所有的旅遊書借來閱覽一遍,不一定讀的很深,但總是在一頁一頁瀏覽中慢慢有了對這趟旅程的嚮往與想像。(同場加映:女生的獨自旅行:保護自己,不忘相信人性的美好

然而這次不同,塞爾維亞之於台灣人毋庸置疑是個十分冷門的旅遊地,我讀完所有能查到的資訊,卻實在少得可憐,甚至連幾篇專文描述塞爾維亞的文字都沒有,辦個簽證還得請 Tijana 用塞爾維亞文寫一封邀請函,國際快遞到塞爾維亞駐東京大使館辦理。最後,我只辦完簽證、買張機票便出發了。從桃園機場到塞爾維亞首都 Belgrade,有數十種轉機方式可以排列組合,選定了兩萬以內的來回機票,五星級的阿提哈德航空,非常划算的交易。我為自己開了一個半月的票期,沒有行程,沒有預定住宿,只將電子機票 PDF 檔轉發給了 Tijana。

所有的不順遂,都是旅行中的必需

上飛機前我患了一場重感冒,起降時猛然的高度落差讓我耳朵疼痛欲裂。在阿布達比機場轉搭前往 Belgrade 的班機,由塞爾維亞航空的小飛機執飛,由於劃位劃得太晚了,我從機首一路走到最後一排的位置,每一個人都抬起頭來用強烈好奇的眼光看我,我也偷偷瞄了幾眼,他們都有十分精緻挺拔的五官,足以作為雜誌上的模特兒,大家自信的用塞爾維亞語交談著,我當然是一句也聽不懂,甚至我覺得,機上的每一段廣播後重複的英文版本,應該是為我一個人而念的。六個小時的飛行,抵達巴爾幹半島前的最後一段飛行,一路上我在想,她真的會來嗎?我該如何在機場找到她?見到她該說些什麼?我方便住在她家嗎?想著想著,感冒藥的效力開始發作,我便昏昏沈沈的睡去了。

飛機開始降落,穿過雲層,我看見 Belgrade 被大雪滿滿覆蓋。出發前才從國際新聞得知塞爾維亞近來掀起了一場大風雪,積雪之深讓交通幾乎中斷,我也無法和 Tijana 聯繫到,幸而近日來天氣終於放晴,從高空一看,整座城市純白中帶幾點灰的零星建築,積雪尚未融化。(延伸閱讀:享受吧!一個人的旅行:女人獨自旅行的8個安全守則

入境塞爾維亞的手續十分快速,初見塞爾維亞,唯一的國際機場看來比臺北車站大廳還要小得多,只見三、四座行李轉盤散落著,一台換匯的簡易機器擺在角落,空蕩蕩的不能說是簡陋,就只是非常簡單。我到化妝室洗把臉,聞到淡淡的煙味飄散著,我畫上淡妝,心情開始緊張了起來。

找到行李,我拿著預先查好的塞爾維亞文,找一位海關先生詢問,上面寫著「Срећан Божић」意指塞爾維亞文的聖誕快樂,海關先生教我如何發音,我笨拙的口音惹得他哈哈大笑。我到訪的那天是1月7號,距離西歐國家的聖誕節已過去半個月,但正好是東正教的聖誕節,俄羅斯及巴爾幹半島一帶信奉東正教的國家皆是以舊歷作為聖誕節的依據。

走出關,能看見幾步外的大門口正飄著繫雪,我緊張的搜尋了在出關大廳的每一張陌生東歐臉孔,突然一個人衝上前很緊很緊抱住我「我等了妳一個小時,我好怕妳出什麼意外。我不敢相信妳真的來了,妳真的來塞爾維亞找我了」Tijana 略帶激動地說著。那一刻,我感覺彷彿是飛越千里來見情人一面。(推薦你看:致青春:陪你看細水長流的遠距離朋友

困難的選項更值得去選,充滿阻礙的旅行更值得出發

很多時候出走其實沒有我們所想像的那麼難,只需要一個很純粹的理由、一股強大的信念支撐。我相信每個人心裡都有或大或小的夢想,都有想親眼去見一見的地方,也許這個夢想和現實之間暫時會被一道高牆擋住,這道高牆可能是經濟不允許、親人需要照顧、身體狀況不夠好......。我們可以被千百萬個理由擋住,可以暫時妥協,但不能放棄,會有那麼一天,克服了這千百萬個理由,往心之所嚮的地方去。對我來說所謂的夢想中的旅行就是,明明知道有一道高高的牆擋住,而我毫不猶豫地捲起袖子努力攀越過它。

每一次出走都是自信與能力的展現,背起行囊的那一刻我總感覺,自己比人們所擔心的還要可靠、還要值得信賴。我知道我絕對可以,我會在旅途中好好保護自己、努力學習成長,帶著遠方的故事回來與深愛的人分享,而擔心我的人們終會明白我的信念遠比他們的臆測還要強大可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