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交談就是一次交換,如果隨意坐上一台計程車,會不會也是很精彩的認識城市的方式?在新加坡的作者 winnie  談起新加坡的「的士」以及「的士安哥」口中的新加坡,對於新加坡也有更深的認識。(推薦閱讀:認識新加坡的「慢慢來」和「有限」文化

那些茫然的計程車時刻

前陣子看了一齣很有意思的日劇,叫做《「選」計程車》,會搭上那台計程車的人,多是有一股執念,可能對什麼事情不甘心,或者是一心一意的想要挽回什麼,這台計程車特別的地方,就是可以帶著你穿越時空,重新回到抉擇點,讓你修正,不過往往我們會發現,我們總是會想「如果當初…就好了」,但是當我們真的重新抉擇一次時,得到的結果卻不總是如我們所想像的,人生之所以特別,也正是因為它的不可逆性。

這部戲將場景設定在計程車上,是一個很有意思的想法,計程車司機和乘客,其實是一個萍水相逢的概念,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有的時候,我們卻忍不住對這些計程車司機挖心掏肺了起來,可能是司機的一個問候,或者是搭話,讓彼此之間的距離瞬間縮短了,每個人搭上計程車的時候,都有不同的原因和目的地,也有大部分的人,是和我一樣,總在迷路的時候,將計程車視為車海中的浮木,或者是深夜的時候,特別有感觸的,孤獨時刻。

這些時刻,計程車司機,好像就很容易成為一個陌生的「張老師」,也正因為陌生,有的時候,我們可以更坦然的說出一些話,對於整天在計程車上奔波的司機大哥們亦然。

的士安哥說:「人生就是這樣的」

新加坡的計程車叫作的士,年長的男士稱作安哥,其實我的計程車人生,是在新加坡才開始展開的,因為在台灣大家幾乎都有車或者機車,很少需要到計程車,但是在新加坡,11:30過後,的士就是你的夜歸選擇了。

看完《念念》的那個晚上,和朋友一起搭上了深夜的的士,正逢一個在新加坡工作的朋友要回去中國,看完電影在心中發酵的無常感,搭配深夜,那種孤單就變得更巨大了,我問:「那個誰是什麼時候的班機回去啊?」朋友說了一個日期,我便忍不住地感嘆了起來:「你覺得不得,在新加坡工作,要有一顆很強大的心,尤其是對於離別,每個人因為各種原因來到這裡工作,雖然大部分的人會在這邊落地生根,可是也有不少的人,終究是要回家的,像我也是,然後我們總是在分別時說『再見再見』可是我們其實都知道,可能這一次過後,就沒辦法再見了。」(推薦閱讀:聽名人聊《16個夏天》的遺憾告白:再見,也是另一個春天

「是啊,雖然都是上海,可是,一個上海就是這麼大,何況還要回去的時間都配得上,才有可能見得上一面,可能就是不再見了。」她說。

「不要說上海了,台灣這麼的小,大家也覺得都是來自台灣的老師,應該要見面很容易,可是你說一個北一個南,要見上一面也是需要天時地利人和,那些小時候在同一個區讀書的同學,卻在畢業後再也不見了。」我忍不住這樣感嘆著。

一直沉默著的安哥,忽然出聲說:「這就是緣份啊,新加坡更小,我跟我那些同學,畢業之後,都沒見過面,可能有一天出國的時候,就在機場,或者在國外遇見了,這就是緣份啊,不要想這麼多,有緣分就會再見。」

然後我們兩個忍不住的說:「是啊!」看多了來來往往的人們的安哥,比我們更懂得,不強求的人生離別常態。(推薦給你:新加坡趣味溝通:別再妖魔化 Singlish

安哥說:「這就是新加坡」

前陣子朋友從台灣來找我玩,遊完新加坡河我們決定要買點小酒回飯店喝,卻發現沒有地方可以買,坐上計程車,我問安哥:「現在買不到酒了厚?」安哥看了下時間說:「十點半了沒有可以買了,禁酒令頒發之後沒有人敢賣啦,喝的要被罰,賣的罰更重,除非在喝酒的地方,別的地方不可以喝酒的。」我訕笑說:「新加坡人真的很遵守規矩。」

安哥不以為然的說:「新加坡人不是守規矩,而是怕被罰,罰得這麼重,大家就怕,可是其實很多人都不是打從心裡的遵守規矩,所以你看喔,沒有人看到的時候,大家就沒有遵守規矩了,你看路上還是一堆人在沒有人看到的時候,丟垃圾,環境還是沒有很乾淨,不是從教育開始的,是用罰的,大家不是因為覺得這件事情是對的去做,而是因為不想被罰。」

我忽然想到,有人評論「新加坡是一個保母國家」,因為就像一個權威型的父母一樣,為孩子設定好很多的事情,讓人民不用太過擔心,當然也不用有太多的意見,只要遵守規則,大家都可以過上不錯的日子,我們總是說,不要當一個權威型的父母,因為孩子小的時候,你給他越多的限制,當他長大後就有可能有更大的反彈,或者是陽奉陰違,在安哥的語氣中,多少可以嗅到一點這麼樣的味道。

台灣這幾年有許多的文章或者是媒體,不斷的將台灣和新加坡做比較,甚至有政治人物以新加坡為目標,不過新加坡的文化,其實和台灣是大相逕庭的社會背景,從的士安哥短短的一段對話,已經可以把新加坡的氛圍表達到七八分,很多事情,都不是表面上所看見的那樣而已。(同場加映:海外實習經驗談:我在新加坡,羨慕別人不如增強自己

和計程車司機聊個天吧

去到一個陌生的城市,跳上一台陌生的計程車吧!

不要只是在車上沉默的刷著手機,用你們共通的語言,聊聊這個城市的美,這個城市的文化還有現象,你會發現更多旅遊書上不會告訴你的事情,就像我新加坡的朋友到台灣去包一台計程車遊墾丁一樣,計程車師司機會告訴你更多貼近當地文化與生活的觀察,或許會聽見更多的美,也可能是更多的不美好,不論哪一種,都會是一種新的體驗與收穫,想要認識一座新的城市,舉起手,招一台計程車去探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