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詩一種記憶」,這個月女人迷與逗點一起來為詩創造更多記憶!每一首詩在你的心裡都有不同的風景,它可能像一種熟悉的味道、一個城市的光景、一個女人、一種顏色、一首歌。這次的記憶是一首歌,湖南蟲的詩佐以與陳昇的老情歌,我們感受、想像、描摹,為你朗讀記憶吉光片羽。(推薦閱讀:

值月詩集:湖南蟲《一起移動》
值月歌手:陳昇


醒著的時候我趴在床上/想像這是一座孤島/我正在學習統治我自己
——湖南蟲《孤島》

妳在第2539個成人後的早晨醒來,思緒依舊在醒來時分混亂如怒濤,想起了年少時偶爾還有那種心無罣礙,醒得乾乾淨淨、體液飽滿的早晨,想起一首很久沒聽的歌,一個很久沒想起的歌手。

然而你永遠不會知道 我有多麼的喜歡
有個早晨 我發現你在我身旁
然而你永遠不會知道 我有多麼的悲傷
每個夜晚 再也不能陪伴你
當頭髮已斑白的時候 你是否還依然能牢記我
有一句話我一定要對你說
我會在遙遠地方等你 直到你已經不再悲傷

——陳昇〈然而〉

沒有流星的地方/最適合專程/前往,去閉上眼睛/許一個早知不會實現的願望
——湖南蟲〈世界盡頭〉

進行每日固定的梳洗準備上班,刷牙時腦海中浮現了另一首歌,那首曾經在毎次失戀時召喚著自己放肆遠行的歌,那種青春期獨有的茫茫不知所以然的憂愁,現在已經有多久沒感受到了呢?(嘿親愛的:

你說要一個人去旅行 但是歸期卻沒有約定 亞得裡亞海邊風中的吉他聲
你說你帶著蒼白的回憶 卻謝謝能與我相逢 我怕你在異鄉夜裡孤獨醒來
要拒絕兩人單調的生活 想尋找自由 迷信了愛情 就迷失了我自己
你就這樣 離開吧 拋棄吧 他鄉的旅人
你就那樣 離開吧 拋棄吧 一個人生活

——陳昇〈一個人去旅行〉

也許我已經長大了吧。妳想。

如果真的成行,那會是怎樣的一次旅行呢?想著想著,再次隻身踏進這龐大的城市,早晨的空氣裡依舊佈著一層灰濛濛的霧,像是日積月累的污垢,再次蒙上心眼,只能哼著那個歌手的另一首歌,像某種咒語,好像從心底生出了些力量可以抵抗這令人煩擾的一切,現在的自己應該更懂這首歌了吧?(你會喜歡:

當我們必需遺忘 習慣於宿命過往 生命就不再是恍惚年少

你我相逢在迷惘十字路口 忘了問你走那個方向
也許有天我擁有滿天太陽 卻一樣在幽暗的夜裡醒來

雁子回到了遙遠的北方 你的面孔我已想不起來 別問我 生命太匆忙
夕陽淹沒 就告別了今天 你的名字我已想不起來 別怪我 生命太匆忙

——陳昇〈路口〉

辦公室裡的冷氣依舊舒適,馬上令妳忘了整個城市的鬱悶,坐到座位上,偷偷翻開藏在公事包裡的黑色詩集,讀到這樣的句子:

你在路上/她在路邊,已經錯過你;你已經懂得愛/懂得放棄愛,在擅於遺忘的城市
——湖南蟲〈比你想的還——致《計程車司機》〉

妳的心裡有什麼輕輕動搖了,偷偷戴上耳機,上 youtube 找到那首歌:

當我需要想你念你/我就離開你和你分別/當我需要看你聽你/我就走近你和你相遇

因為親愛的只有在思念你的時候/才是我心靈最美的時刻/因為親愛的只有在握著你的時候/才是我心靈最真的時刻

——陳昇〈離開你走近你〉

中午休息時間,一個人到公園吃午餐,熾熱的陽光透過葉尖灑下,提醒你這是夏天了,妳想起他的另一首歌,內心有個長得像大叔的男孩跟你一起泛起微笑:

SO SUMMER.........
SUMMER 熱了我的心

花去我所有的積蓄 搞不定工作也 SAYONALA
這一回我馬子哭喪的臉 恐怕也就此永別
我不管我再不管 有句話說 破斧要沉舟
我看見龍蝦和魚 TAQILA、SUNRISE、牛排和豬排
打扁了信用卡在對我微笑

SO SUMMER.........
SUMMER 哭泣的信用卡
要命的事回去再說 不辜負來世界走了一回
要不然死在一個沒人認得的島嶼
變成小螃蟹腳下的沙
我不管我再不管 這裡有我美麗的回憶
因為做了一個有顏色的夢
所以我從此變得這麼瘋狂

——陳昇〈Summer〉


站在一個非常陡峭的懸崖邊/你望著草坪明亮/輕聲喚醒每一個熟睡中的人/從背光的地方走來
——湖南蟲〈勇敢——致《危險心靈》〉

那些年我們都渴望動身前往世界的邊緣,然而那是哪裡呢?有朋友畢業後去了西藏、去了印度,去爬了很多妳沒聽過名字的山,他們回來後的眼神好像都有點不同,他們現在都到哪去了呢?妳想起一些過去的朋友,有的已經離開,有的永遠……(同場加映:

有些已經離開 有些永遠不會來
我的朋友就珍惜現在 不要輕言走開
有些互相傷害 有些放棄諾言
我的朋友 你說的我現在才明白 不明白
沒有人會一樣 才發覺彼此
然後分手後的路程 依舊那樣冷清
還說我們要解決問題面對明天
看來我們都迷了路

人們像是群居的動物 沒有人應該孤獨
有些已經離開 當然有些還未來
我的朋友 我知道 其實我們並不在乎
有些決定沉默 有些變成敵人
我的朋友 誰要在下個路口分手走開

——陳昇〈朋友〉

日影翻騰中,妳也想起那個男孩寫的詩:

後來,我們和許多人失散然後重逢/後來那些沒有交待清楚的故事/都被我們藏在霧中/繼續移動;藏在一個堆滿雜物的房間/曾經什麼都沒有,後來/充滿了陪伴的痕跡
——湖南蟲〈後來〉

一天終於結束,妳回家,經過立法院、行政院、青島東路口,想起一年前這裡發生的事,沒想到,妳一生中最驚險的旅程,竟然就發生在咫尺之遙,妳在那裡,或妳不在那裡,經歷了許多之後,妳知道自己變得更實際、更勇敢,但妳是否更願意擁抱天真,繼續相信公理、正義呢……(推薦閱讀:

路過大水淨空過的雷區/我提醒自己/即使黃昏流淌如蜜/即使黑夜無比煽情地降下如重新升起後/必將展開全新的一幕/也不能鬆開拳頭;/即使手裡那一團不存在的空氣/仍持續割痛著我/也要像一個吻封存誓言
——湖南蟲〈祕密警察〉

殺了誠實吧 或者殺了愛情吧 愛情來的時侯 你就會背叛你的誠實主義
殺了真理吧 或者殺了謊言吧 千萬不要讓他們站在敵對的那一邊
借我那把槍呢 我又沒說用不上那玩意兒
當真理站在謊言那邊 我就解決我自己
——陳昇〈愛情的槍〉

回到家,妳迫不及待打開音響,讓那個歌手的歌流淌整個屋子,妳吃了晚餐、洗了澡,給自己倒了一杯小酒,倚在窗邊想著過去,無可避免地,那些被遺忘的,曾經宣稱重要的愛人一個一個又從記憶的底層回來了:

我曾在無人居住的屋裡留下你一個人嗎?
我希望我沒有離開希望我沒有
趕上你消磁的腳步在荒地裡
一邊反悔一邊被強制驅離
自此不再擁有過多的往事值得念舊
純淨的心裡有永恆的陽光
我們已經學會接受自己的健忘
——湖南蟲〈就算留下證據——致《王牌冤家》〉

於是,妳反覆聽著年少時曾經最愛的那首歌,捨不得入睡:

我從遙遠的地方來看你
要說許多的故事給你聽我最喜歡看你胡亂說話的模樣逗我笑
儘管有天我們會變老
老得可能都模糊了眼睛
但是我要寫出人間最美麗的歌送給你

路遙遠我們一起走
我要飛翔在你每個彩色的夢中
對你說我愛你

我不再讓你孤單 我的風霜你的單純
我不再讓你孤單 一起走到地老天荒
我不再讓你孤單 我的瘋狂你的天真
我不再讓你孤單 一起走到地老天荒

——陳昇〈不再讓你孤單〉


不知不覺夜已深了,妳終於感到疲倦,心不甘情不願收拾好整天被撥弄起來的情緒,偷偷收起那顆渴望遠行的心,它們都無比珍貴,也許有一天,妳會真的放下一切,一個人去旅行吧。妳又偷翻了一下那個詩人的詩集,像為明日求一張籤,看到籤文,妳笑了。(嘿親愛的:

相信人性本善/相信自己並沒有/無限可能
曾經偷偷哭泣/隔天不小心賴床
——湖南蟲《吃眼球的人》

更多詩的吉光片羽,都在湖南蟲《一起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