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yoncé 在當今的樂壇中有著不可動搖的天后地位,就一個身處美國流行音樂產業中的黑人女性而言,這是相當不容易的。Beyoncé 用她獨特的個人魅力帶給許多人勇氣,一起來看她的故事。(同場加映:女人節發懶歌單:讓9位全球聆聽次數最多的女歌手為你點歌!

SNL 之前出了一個以國際巨星 Beyoncé 為主題的恐怖懸疑短片「The Beygency」,內容對 Beyoncé 與死忠粉絲之反諷與嘲弄,連 Beyoncé 本人都大笑轉貼。這部短片主要在描述某男原本是個普通的男子,某天在一個正常到不行的好友溫馨聚會中,與友人無意中聊到了Beyoncé,在場所有人都對 Beyoncé 讚譽有加,唯有他說了一句:「她是很好啦!但我沒有那麼喜歡她 Drunk in Love 那首歌」。這個致命的錯誤發言讓他開始被 Beyoncé 的特務瘋狂的追殺,他不僅因此失去法律身份,幫助他逃亡的人也被槍殺,最後他則被逮捕關進大牢,這一切的一切都只因為他冒犯了當今世界的女王——Queen B。

中文字幕請參見:蜘蛛人驚奇再起男主角最新力作! "碧殺記" (中文字幕) (HD)

Beyoncé 在當今世界中的天后地位確實不容小覷;從2003年的 Crazy in Love 與 Baby Boy 開始,自 Destiny Child 單飛的 Beyonce,便以優異的舞蹈能力、渾厚的嗓音、朗朗上口的歌曲、視覺效果絢麗的音樂錄影帶、魅力十足的表演,以及驚人的演唱會排場席捲全世界。十二年來,她的每張專輯都是話題,同時也是 Billboard 的常客和葛萊美的常勝軍,從2003年 Dangerously in Love 的性感鄰家女孩、2006年 B’ Day 的都會時尚新女性,逐漸蛻變為2008年在 "I Am… Sasha Fierce" 中大談性別議題的女性主義者,一直到2011年,Beyoncé則正式以 Run the World(Girls) 一曲,強悍地向世界宣示她就是當今世界的女王。

事實上,Beyoncé 的「世界」早已不僅限於「流行音樂」領域,她所刮起的流行旋風與因之而來的影響力,已讓她成為了「美國」的象徵符號之一,無論是美國總統Obama兩次的就職典禮,或是美國超級盃運動賽事都少不了她的身影,而以當今美國流行音樂產業在全球的強勢地位而言,Beyoncé所能掌控的世界,的確幾乎是「全世界」。


Beyonce於第57屆美國總統就職典禮表演。photo credit: Photo Phiend

就一個身處美國流行音樂產業中的黑人女性而言,這是相當不容易的,而 Beyoncé 成功之處便是在於她形塑出了一個相當特殊的黑人女性形象,並不斷地豐富、操作與玩弄這個特殊形象的面貌,此正是她身為一個黑人女性,可以在今日成為「美國」符號的原因。在 Beyoncé 之前,黑人女性在流行音樂產業的形象,其實已經經歷過許多的轉變:爵士樂、藍調、靈魂樂時期的黑人女性歌手如 Billie HolidayAretha FranklinNina Simone 等人,多是以溫柔、包容、智慧等撫慰人心的母性形象,出現在公開的演出場合。

到了1980年代左右,Funk、Disco 時期的黑人女性歌手如 Lyn CollinDonna SummerDiana Ross 則開始穿著俐落、亮眼的時裝,以獨立、時尚、俏麗為新興的黑人都會女性高歌。在1990年代嘻哈音樂的時期,女性的形象則又轉變為性感慾女(如 Salt-N-Pepa)、鄰家女孩(如 Lauryn hill)、威嚴大媽(如 Queen Latifah)等三種典型。(和你分享:奧斯卡最佳原創歌曲《Glory/逐夢大道》唱出追求自由之路把小金人與全世界共享!


Billie Holiday, photo credit:Thomas Berg

Beyoncé 在 Dangerously in Love 與 B’ Day 中所表現出女性形象,便多是承襲嘻哈音樂中常見的「鄰家女孩」(如 Crazy in Love)、「性感尤物」(如 Baby Boy)、「時尚慾女」(如 Deja Vu)等對黑人女性的典型塑造;而她在2006年所接演的 Dream Gril 中,則顯然是重現了 Funk 與 Disco 時期黑人女性歌手亮麗的秀場裝扮。

然而,在2008年的 "I Am… Sasha Fierce" 之後,Beyoncé 開始更主動賦予自己一種「女性主義者」的形象,不但在歌詞、音樂錄影帶與公開言論中皆強力鼓吹、捍衛女性的獨立與自主性,也以實際行動展現她對女性的支持與提拔,例如帶著全女子樂隊 Suga Mama 在巡迴演唱會中表演、或是大量啟用舞蹈能力優異的女性舞者,Beyoncé 的舞蹈編排也越來越強調某種女性的生猛與強悍,而不再只是性感與活力。

Beyoncé - Crazy In Love ft. JAY Z

相較於前輩們所呈現出的母性、俏麗、性感,Beyoncé 的女性形象最大特色,便在於她的「野味」,而此通常展現在強而有力的大腿、前凸後翹的曲線、豐腴的身材、注重爆發力與律動感的舞蹈,也就是她的「身體」。Beyoncé 此種用身體所塑造出的「野味」,在她剛單飛的 Crazy in Love 音樂錄影帶中便已可見端倪,後續許多單曲的編舞與表演皆朝此方向發揮,到了2011年 Run the World(Girls!) 的音樂錄影帶,則更將此極具身體性的「野味」推展到極致,成為一個由霸氣狂野的女王所建立的女子軍團與國度。(同場加映:碧昂絲不只唱歌,更為人權發聲

Beyoncé -Baby Boy

Beyoncé 對於自己身體所具備的「野味」顯然很有意識;她曾在紀錄片Year of 4中提到:「這首歌(Run the World)就是關於舞蹈,它的節奏讓你想要動,把你帶回非洲」,也為了重現她在youtube上所看到Tofo Tofo非洲舞團身體中的「能量」,屏棄了原先舞者們數個月來以看影片學習動作的工作方式,轉而要求唱片公司必須遠赴非洲邀請Tofo Tofo來親身教導她的舞者群,並在音樂綠影帶中現身。

Beyonce 認為:「你渴望感覺被音樂占有,那跟你對著鏡子練習是完全不一樣的事情,這些人(指Tofo Tofo)有一種很像是...完全失去控制,那是一種感覺,我只是不想在這首歌的任何地方失去這種感覺。」於是,Run the World(Girls) 的舞蹈編排,便極度地突顯 Beyoncé 所需要的某種「野味」,這種「野味」被要求是非洲的、是身體的,也必須是近乎失去控制的巨大能量。

這股「非洲感的野味」在 Run the World 的音樂錄影帶中,除了透過荒野、沙漠、駿馬、獅子、鬃狗、爆破、火焰、汽油桶等具體事物展現外,也處處可見於舞蹈的編排:首先,Beyoncé 以 Tofo Tofo 的非洲舞蹈現身,這段舞蹈著重於肩膀的抖動、雙腿的開合、腳步與重心的頻繁轉換,主要以關節、四肢的碎動與細微的身體律動,透露身為非洲女王的她與常人相異的身體質地;再來是 Beyoncé 與女性舞者的群舞, 則回到以脊椎為身體中軸的挺立姿態、強調大腿與臀部的運用,突顯 Beyoncé 的女性身體曲線;接著則是 Beyoncé 躺在沙漠中如蛇蠍般的獨舞,她不時將腰突起、擺動雙手,或是以肩膀為支撐、以雙腳在沙上劃圓,讓她又再度具備了某種生物性。

最後,則是 Beyoncé 與大批女舞者氣勢萬鈞的群舞,她們變化著頭、胸、腰、臀等在脊椎中軸上的身體部位,在側頭甩髮、壓低下蹲、胸部到臀部的波浪律動或是環狀繞圓當中,輔以動作質地的瞬間爆發,再不時搭配近似行軍般右手直挺上舉的手勢,完整突顯出「女子」與「軍團」兩個特質。(延伸閱讀:碧昂絲:「女人可以成就任何事情,包括妳自己」

Beyoncé - Run the World (Girls)

在動物性與女人、關節四肢與脊椎、挺立與律動的相互交替之間,Beyoncé 便用「身體」將自己塑造成了「非洲女戰神」。這讓她不再只是 Crazy in Love 中扭腰擺臀的鄰家女孩,或是 Single Ladies 裡挺拔俐落的獨立女性,而是在 Run the World 裡成為了一個既野性兇猛、又性感強悍的女人。

有趣的是,Beyoncé 雖在歌詞中不斷高呼「運轉這個世界的是女人!」,但「身體」與「女戰神」卻正是1990年代的黑人男性饒舌歌手對於「黑人女性」最典型的塑造。將黑人女性的「身體」性慾化並不難理解,「女戰神」的形象則主要來自於1990年代盛行的「Hip Hop Nationalism」,具有國族意識的饒舌歌手如 Public Enemy、X-Clan,經常會將黑人女性描繪為與男性一同並肩作戰的「女戰神」或「非洲之母」。

「Hip Hop Nationalism」主要承襲自1960年代黑人民權運動時期後深植於美國黑人社群中的「黑人國族主義」,1990年代的饒舌歌手們借用知名黑人運動領袖如 Malcolm X、Martin Luther Kings 的名字、形象與理念,並沿續這些黑人領袖呼籲在美國境內要建立一個黑人國度的論述基礎,作為1990年代美國黑人面臨艱困政經環境的鬥爭手段。

「古非洲」在「Hip Hop Nationalism」當中,則被描繪成美國黑人的文化起源地與人類文明的根源,以增進美國黑人的文化自信,並對抗美國社會中白人至上的種族主義。因此,「Hip Hop Nationalism」成為了一個既回望古老的非洲、又冀望未來能建立黑人國度的國族主義,它透過回首古非洲和1960年代的黑人民權運動,來面對1990年代非洲裔美國人的社會處境,並藉此推動美國黑人能在未來共同追尋相同的目標。

在此之中,黑人女性則開始被饒舌歌手塑造為養育黑人國度成長的「非洲之母」(見 女饒舌歌手 Isis 的「The Power Of Myself Is Moving」音樂錄影帶,Isis 為非洲中心論饒舌團體 X-Clan 的成員。),或者是與黑人男性一同作戰的「女戰神」 (見 女饒舌歌手 Sister Souljah 的「The Final Solution:Slavery Back in Effect」音樂錄影帶,Sister Souljah 為具國族意識的饒舌團體 Public Enemy 的成員。)。

以符合古非洲被賦予的起源象徵,「她」成為了讓黑人國度誕生的母親,也是捍衛黑人國度的戰將。於是,在嘻哈音樂當中,黑人女性的「身體」一方面被性慾化,一方面也被塑造為「非洲之母」或「女戰神」,作為國族主義中黑人國度的孕育者,而 Beyoncé 在 Run the World(Girls!) 的音樂綠影帶中,則顯然便是挪用並綜合了此兩種嘻哈音樂中黑人女性的典型形象,將自己塑造為「性感的非洲女戰神」。

Isis - The Power Of Myself Is Moving

不過,Beyoncé 雖然接受了「身體」與「女戰神」等黑人男性饒舌歌手對黑人女性的形象塑造,但正是她對身體與舞蹈的積極運用,讓她並非僅僅是被客體化的「性慾對象」或「國族養育者」。她一方面運用時裝的裸露與對身體曲線的突顯,讓她幻化為一個又一個常見的黑人女性形象,滿足男性(無論是黑人男性或白人男性)的視線與慾望投射,但她所具備的爆發力與能量卻又讓她具備某種自主性,得以獲得女性的青睞,並成為女性力量的象徵。因此,與其說 Beyoncé 是個激進的女性主義者,不如說她十分聰明,或者說非常狡猾地運用「身體」操作與玩弄「黑人女性」所曾被賦予的典型形象。

對我來說,要站出來表現自我是很冒險的。作為一個年輕女性,我希望樹立一個典範,就是我們可以也可能擁有自己的事業、自己的唱片。有時候我們不去企求碰觸到天上的星星,而是滿足於做到身邊的人認為我們應該要做到的樣子,我只是不想要僅止於此。——Beyoncé,Year of 4

這段話讓 Beyoncé 看起來非常具有女性的獨立性與自主性,事實上,從 Run the World(Girls!) 音樂錄影帶的例子中,可以看到顯然 Beyoncé 非常清楚要怎麼「滿足於做到身邊的人認為一個黑人女性應該要做到的樣子」,而讓她可以「不僅止於此」的根本原因,就在於她對身體與舞蹈的高度運用,此賦予了她能夠翻轉、遊走、進出於「應該要做到的樣子」的可能性,並成為她「站出來表現自我」的力量來源,也的確讓她為黑人女性歌手樹立了另一種典範。

然而,Run the World(Girls!) 音樂錄影帶中最弔詭的是,Beyoncé 在開霸氣後,卻在結尾撕下黑人男性軍官的徽章貼在自己身上,並與身後的女子軍團一同向男性敬禮。一個如此強勢、狡猾又深知如何操弄黑人女性歌手形象的流行巨星,這個行動確實耐人尋味:這是認同黑人女性要與黑人男性並肩作戰的主張?或者是諷刺女性依然要表現出對男性的服從?(一起來看:男女平等就夠了嗎?從女性主義課堂上的一個異男談起

有趣的是,具有強悍、野性女性形象的 Run the World(Girls!),卻是 Beyoncé 有史以來排行最差的單曲成績,然而同張專輯中歡欣歌頌「愛」的 Love on Top,卻是MTV歷史上收視率最高的音樂錄影帶。這似乎意味著整個美國流行音樂產業的性別權力結構依然是偏向保守的:黑人女性依然被期待只能談「愛」,其他的主題最好都不要碰──流行音樂王國的女王,依然要奉「公」守法,或許,這也正是 Beyonce 認為她在「冒險」的根本原因。

Beyonce與她的女子軍團在MV最後,向著武裝的男性軍隊敬禮的一幕 擷取至Youtube

 

作者介紹:

 

夢露。北藝大舞蹈研究所即將畢業,身兼街舞舞者、當代舞舞者、舞蹈創作者、舞蹈研究者,曾參與台大盃街舞大賽、臺北藝穗節、澳門藝穗節,研究成果曾獲邀至挪威、美國、希臘等地發表, 是才華洋溢的帥妹一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