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女人迷編輯採訪的陳怡蓉專訪之後,來看看我們的劇場作者也帶來的另一篇陳怡蓉專訪,聽她談談電影《愛琳娜》。我們看著她在這部片裡頭化身手持小提琴的蒙面俠,看她為了自己追愛,看著她的人生平凡卻充滿力度,這一部片說的是愛琳娜,更是所有為了未來奮鬥的台灣人,當你感到孤獨時,這部電影想告訴你,有人在乎你,有人這樣愛著你。

來自高雄的陳怡蓉,遊走兩岸多年,第一次回到家鄉拍片,而且是整部片都在高雄拍攝。主角陳愛琳是個極平凡的角色,平凡到妳會覺得她就是妳我的化身,一樣想愛、想幸福、想勇敢,看完電影《愛琳娜》之後妳會發現,儘管再孤單,妳不會是一個人。

美國電影中常常出現蒙面俠的角色,戴上面罩後的她/他是聞聲救苦的傳奇英雄,拿下面罩後的她/他卻也只是一般人,過著朝九晚五的平凡生活。而《愛琳娜》正是這樣的角色,只是她的武器不是槍或特異功能,而是一顆愛心與一把小提琴。

在女主角陳怡蓉的眼中,陳愛琳這個角色平凡到掉渣,她幾乎沒有花任何力氣去描述她所扮演的這個角色特色何在,相反的,她希望所有人都可以在陳愛琳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推薦閱讀:為生活創造驚喜,也享受平凡

陳愛琳,一個基層流浪女工,因為一場車禍改變了她的人生,她抓緊了命運垂下的繩索,想用「小提琴」這個似乎代表貴族的樂器,帶她脫離生活的困境。她開始跟撞倒她的人學習小提琴,進而成為音樂教室的小提琴教師;三十五歲的她,家中最後一隻孤鳥,為了在一年內把自己嫁掉,而參加婚友社的徵婚,但徵婚條件開的高的驚人,連婚友社的老闆娘都不屑理她。

妳可以看到這個角色為了追求幸福而做的努力,就像帶著裝備氣喘吁吁去爬山那樣的努力,她從不埋怨自己的出生,也不怨命運之神沒有眷顧,對於幸福她非常執著,就像是一隻飛蛾一樣,本能地往亮光的地方飛去,不問後果不計代價。在陳怡蓉口中,這就是一種高雄人的憨直,很真很勇敢,但是沒有方向,傻傻的努力,不管失敗的機率有多高,只要有一分成功的機會,她都要試一試。(推薦給你:《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失去所有,是獲得的開始

這部在陳怡蓉口中很「高雄」的電影,真的充滿了南台灣的陽光味,由於縣市政府對電影產業拍攝補助的積極程度不同,在陳菊市長的大力推動下,台灣電影近年的重心有逐漸南移的傾向,《愛琳娜》正是一部土生土長的高雄電影。除了戲中場景,還有導演林靖傑、主要演員陳怡蓉、戴立忍跟音樂設計李哲藝,都是正港高雄出身。戲中充滿了濃濃的台灣味,但不同於賀歲片中誇張的詮釋,而是如呼吸般自然寫實,充滿了生活細節與人跟人之間的情感。

林靖傑導演在開拍前一直跟女主角陳怡蓉就表演方式,有很多的溝通,導演希望陳怡蓉能演出那種「生活在家鄉」的感覺,要她去感受這個角色的生活,她的內心,她跟家人的關係,她對愛情的看法。不需要字斟句酌地去設計,只要回想自己曾經生活在這裡的經驗,鏡頭一來的時候,憑直覺演出。而這種藉由對角色細膩觀察而形成的表演方式,也貫徹在劇中的所有角色,成為一種與社會脈動緊緊結合的再現。

陳愛琳做黑道的大哥(戴立忍飾)、做警察的二哥(柯叔元飾)、以及做工廠的三哥(黃鐙輝),三人的戲份不算重,但他們的肢體語言,一個抽菸的姿勢、一個低頭的表情,都展現了他們的職業、性格,對自己跟家人的看法,還有高雄在地草根生活的痕跡。

陳怡蓉長年遊走於兩岸,這次拍片讓她回到家鄉,有種特別放鬆的感覺,又因為表演方式的關係,她幾乎是「活」在這個戲裡。陳愛琳這個角色,就像所有人一樣,在她追求幸福的路上也遭遇很多挫折,家人生病、愛人失蹤,三個哥哥也在她最無助的時候噤聲不語,讓她感到孤單寂寞、沒有人理解。但她卻也在自己最一無所有的時候,發現,原來她還有一把小提琴。儘管命運扼住她的咽喉,但這把琴還可以做她的聲音,當她的武器,甚至她可以用這把小提琴去幫助更多跟她一樣無助的人們!

於是,平凡無奇的愛琳娜戴上了象徵正義俠客的面具,她不再看自己的徬徨無助,她決定要為比她更一無所有的人們站上舞台。這個舞台不是聚集鎂光燈的舞台,而是公民發聲的舞台,她用小提琴融化了捷運站裡低頭族的冷漠、她鼓舞了長期抗議的女工、她捍衛了要被強拆的家園,她也深深擄獲了一個單親爸爸的心。(同場加映:五個讓你發現台灣人比想像中堅強的時刻

當她覺得自己什麼都沒有的時候,她卻也發現,她還能付出,還能被這麼多的人愛著。

我最感動的一段是,她找不到肚中小孩的父親,茫然的坐在捷運上,但當她看著被媽媽當眾罵哭的小女孩,那種難堪與無助,讓她決定拿出小提琴來解救小女孩。這時候,她的奮不顧身,其實是因為有了兩個人的勇氣,因為感受到肚中那個更脆弱的生命,她決定成為一個勇者。(我想起自己當年挺著九個月的肚子上街頭,也是應該歸功於這「兩個人」的勇氣吧〉同場加映:誰說孕婦不能上街頭,專訪導演謝淑靖

這部片中其實包含了很多元素,講女性的成長、講愛情、講親情、講社會運動,但所有的線都鎖在「陳愛琳」這個角色身上,她是「愛琳娜」,也是你我的「愛人哪」,希望看完後,這部片的溫暖,可以像你的愛人一樣,靜靜默默陪著妳,在妳需要幫助的時候,在一旁鼓舞著妳,告訴妳妳不是一個人。

訪問最後,陳怡蓉說她最希望自己能像強尼戴普一樣,做一個能創造獨一無二角色的演員。

我想您若是來看這部電影,會看到一個不同於以往偶像劇中出現的陳怡蓉和一個你我都很熟悉的台灣,片中的陳愛琳就是台灣的女兒,一個憨直有愛、俠義勇敢的女性,懷著一份就算脆弱也不吝於對人伸出援手的力量。而她想對女人迷的讀者說:「不用感到孤單,很多和妳一樣的人,在這世界上不同的角落活著。尤其是不要害怕那些限制住妳的東西,跳出框框,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就勇敢的去追求吧!」(推薦給你:給自己一個理由,勇敢追求吧

後記:

這部片拍在2013年,那時候太陽花還沒有開花鄭捷沒殺人,三多路還沒有氣爆,林靖傑導演就已經嗅出這社會底層隱含的巨大能量,正等待爆發。於是他拍了這部與土地呼吸緊緊相繫的片子,藉由一種詩意又寫實的方式,去表達基層人民的心聲,讓那種憤滿的情緒有一個安慰人心的出口。我想若總歸一句話,去形容他想傳達的,那應該是:「有人在乎妳,有人愛著妳」。給所有努力卻感到無力的人,給對生活依然抱著期望的人,給這塊受傷的土地,給期待公平正義的社會,這每一個渴望被愛的你/妳。(也推薦:《一千次晚安》:捍衛正義的女性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