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五月,女人迷邀請到逗點文創與大家以詩會友,聊聊「愛自己」。逗點選詩,與自己的戀愛沒有句點第二課:原諒那個討厭的自己。總有些時刻,你放大自己的缺點,你仰望星空時、為自己的不足掉淚,可是親愛的,此刻,或許你也是別人眼中閃亮的那顆星星呢。(推薦閱讀:

我沒那種
那種令人們在岸邊佇立的東西
不會重蓋一棟老舊的房子
只為讓它頹圮成美好的廢墟
下雨的時候我打傘
而不是哭
鳥飛起來我就嚇一跳
光影交錯我就迷路
我沒那種口吻
去解釋迷宮裡的曖昧
好像也不太旅行
疲倦以外還討厭禁菸標語
我的鼻子暢通
眼睛來不及分辨憂鬱
除外還常常祈禱
主角可以再多挨幾顆子彈
我不偏好咖啡廳角落的位置
講話不使用逗點
手比嘴巴沉默一些
我沒那種
可以讓音樂跑出雞皮疙瘩的音響
我下載我的無聊
偶爾非法破解日子的序號
我不搖也不滾
記不起太多英文單字
搭捷運會睡過頭
對愛這個字感到害羞
被鏡頭狙擊手指自動就分開了
說到分開想起來好像有一點
但它們應該是看不見的船
我沒那種東西
沒把時間舉起來試試它的重量
喝醉了不被人生踐踏也會想吐
沒有貼滿黑白相片的註解
甚至替寵物取名字
不去買名為明天的劇場套票
不想在擁抱的時候感到哀傷
我不是植物
沒有綠色以外的夢
天氣好的時候睡覺
讓小狗小貓來舔我的手
我有的都埋起來了
它們沒有安不安全的問題

——王志元,〈我沒那種東西〉,《葬禮》

喜歡自己,通常是從最弱的地方開始。

世界上的英雄太多了:暗如廢墟的故事、割人出血的詩、一生想念的電影鏡頭、聽著就崩解身體的歌。文字裡螢幕上甚至身邊認識的人,能看見的一切都那麼巨大成熟,彷彿除了自己,每個人都堅韌,都是傳奇。(延伸閱讀:

只有自己懦弱、猥瑣、易折。就連品味都庸俗,十足一只無名小卒。

所以妳討厭自己,和妳不知道的,世界上幾十億個人一樣。或者,妳努力地變形,擠壓一些欲望,削去一些肉,把自己塞進那些美麗的框框,覺得好累好累,認不出自己是誰。(嘿親愛的:

絕大部份的我們,都像詩中所述的那樣,「沒有那種令人們在岸邊佇立的東西」,沒有能夠分辨憂鬱的眼睛。我們存在電腦裡的音樂單調,俗氣,而無聊;走到哪裡都搶著鏡頭比”耶”拍照;我們不像詩人和藝術家,沒辦法把自己的感情說清楚,只會對愛這個字感到害羞,不想(也無法)輕易地渲染出哀傷,當街上奔洩著催淚的大雨,我們打傘,保護自己。

我們的生命太卑微了,不敢在那些崇高的,被仰望的高塔旁好好地看自己。可是,好好地全身看一次下來,其實也沒什麼嘛。為什麼要為自己的脆弱瑣碎感到羞恥呢?

所謂的美麗啊,是既荒謬又反諷的。越是讓妳眺望的,越是離妳遙遠,越是強力的崇拜,越是潛意識高聲的暗示:暗示妳欣賞那樣的美,但那不是妳,而是終生不會成為的另一些別人。而妳時時刻刻相處的;能夠面對,並且歸屬的──甚至,在許久的未來之後,因為好好地共存過了,而被其他人所眺望崇拜的:是妳自己啊。(推薦閱讀:

所以,好好地對待自己,好嗎?

523 自在節,更多活動資訊、講者陣容都在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