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導演、女藝人、女設計師....。這些名詞,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似乎理所當然,但你有想過嗎?為什麼這些專業前,都要加上一個「女」字?剛執導完電影《念念》的張艾嘉,要來和我們談談這件在專業領域中的異常現象。(延伸閱讀:無靠性別,全靠努力:這些女作家站出來打破書寫的性別天花板

電影圈一直以來都是男性主導的行業。大眾會介紹我是「女導演」,絕不會稱徐克是位「男」導演。會在訪問時問我「男女導演」之分別,這個問題絕不會在男性導演的訪談中提出。這種現象當然在東方比西方嚴重。往日我對此問題是嗤之以鼻,近年來我開始覺得「女導演」應該算是一種尊稱。原因諸多。

基本上,導演的生活態度就是自私,要百分之百由他人配合來達成自己的欲望。在工作期間,家庭、愛人是隱性的,但又不能沒有精神安慰和照料生活的伴侶。多數男性導演身邊的女人都非常崇拜他的才華,卻受苦於他生活上的無知。當然也有極少數的特例。(延伸閱讀:活著就為了拍電影!三位創下電影里程碑的國際女導演

反觀女性導演,不難發覺,她們要身兼數職,最難逃避的責任一定是家庭, 有上一代要照顧的, 會考慮不要再有下一代的包袱。有孩子的,必然就要面對選擇。遇到願意一起分擔的配偶也必然會有良心地減量工作,不然婚姻的破裂是難免的,所以大多數女導演選擇單身或是有一個能懂得理解甚至可以幫助她們的工作伴侶。


(圖片來源

我常用玩笑的口吻說男女導演的分別只是去廁所方便之差,其實它並非玩笑,而是一個天注定的事實,殘酷、痛苦、完全無法逃避的事實,尤其是未過五十歲的女導演,每個月的那幾天在深山野外拍戲時,不敢喝水,苦忍生理上的疼痛是必經之道。

我沒有把創作包括在內, 總認為創作偏於個人性格, 而非性別。有男導演比女的更為細膩,也有女的比男人更大器。觀點、角度、手法都因人而異,不侷限在男女之分。(和你分享:拍誠實的電影,易智言:身為創作者,我想為社會發聲


(圖片來源

最近拍戲又注意到一不同之處:現場的氣氛。一個呼來喝去,粗口滿場飛,不罵人不像是導演。我這才感受到我拍攝的現場有多麼的溫柔,輕聲細語,充滿了母性的愛意。不知道這跟我這隻巨蟹有關還是與大男人主義和女人大地之母的本性有區別?無論是哪一種方式,我們最後都善用自己的能力把故事說了出來,所以真的要分男導演、女導演嗎?

 


本文摘自大田出版《輕描淡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