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有24小時這麼漫長,我們能不能留18分鐘給一首詩?」蔣勳曾這麼說。為生命留點獨白,每個禮拜的這個時間,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時光、離別現實的紛擾,女人迷只為你讀詩。(推薦閱讀:【為你讀詩】我喜歡出發 喜歡離開

雲的煉乳
一盅盅
那香味
風舔過
陽光舔過
紋白蝶舔過
舔過她臉頰
她的頸低垂已經是
落花
啊滿地落花那是
春天在院子
開了謝了來不及摘下
掉進時間掉進雨
的空隙
來不及摘下的
春天跟著紋白蝶飛走
那是梔子
最初的無染

——陳育虹,〈無染〉

// 星期二的春天早安,讀陳育虹〈無染〉想像窗外的春意,想起「梔子花、白花瓣,落在我藍色百褶裙上」。那些我們曾眾里尋他千百度的青春意向。

以詩之名〉〉致無法回頭的青春

圖片來源:Yvonne Perret

讀妳,每一個字
每一個毛細孔,我

有充分的理由;
讀妳,我可以
更貼近妳,因為我的視力
已經接近零。所有有限的機會,
終將重新規畫

讀妳,也不一定按照規矩
你可以亂碼,可以跨界
可以不用開始,
不用解毒;

讀妳,我會告訴妳
但不言語,我依舊

讀懂妳……

——林煥彰,〈讀妳〉

// 以詩之名〉〉你是最精美的詩篇,我要反覆地閱讀你 

圖片來源:Lyndsee Smth

[ 厚片土司 ]

總是不帶感情的
接受
那些黏膩的人工奶油與化學果醬

在經常曝曬過度的焦黃臉龐
關於甜美的碰觸和接吻
是妳必須學會面對的早餐

[ 黑咖啡 ]

醒來
在陌生男人的臂彎

沒有過多的陽光渲染
陰霾且苦澀
我習慣的早餐

——方群,〈早餐二式〉

// 都會化的早餐二式、都會化的感情模式,你還吃得慣嗎?

以詩之名〉〉

每一滴眼淚
都是從遠方而來
朝著未來流去
為了一隻貓咪
曾經親吻過
我的眼睛

——隱匿,〈是來歷, 也是去向〉

以詩之名〉〉眼淚教會我們的事

圖片來源:Audrey Hepburn in "Breakfast at Tiffany's" (1961)

我們是會見面
我們是會相愛
某一個季節
某一天
某個地點
那時悲傷的故事已經說完
最後一片雪已落下來
憂愁的歌沉默
閃電撤退了
雷聲沙啞了
烏雲識趣地飄走
就是那時候
就是那時候
我們可以相愛了

——節錄 林婉瑜,〈就是那時候〉

// 有人說相見恨晚,有人說愛情來的不是時候。想握住卻沒有勇氣的時候、想抓緊卻沒有能力的時候,我只盼望,下一次見面時,能夠好好愛著你。

以詩之名〉〉你無需成為「不會遺棄我的情人」

攝影:Fabs Grass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