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y See the Future 先知瑪莉貝斯手 Fish 進駐女人迷了!他為我們帶來的第一個作品,是一篇人生的極短篇小說。那年,他與她的故事,是那個年代的人物縮影。其實,每個人的人生,就是一幕,一幕的極短篇。(延伸閱讀:【為你讀詩】不會告訴你

只是單純相遇的那年

那年她十六歲,頂著清湯掛麵的髮型,穿傳統的女校服,在還是戒嚴的時代裡只是一個乖巧的女學生。家裡的人在她這個歲數就幫她安排了相親,對象是一個飛官,那個年代,軍官是大戶人家對女兒未來的寄望。

附近一間技職學校有個年紀和她一樣的少年,每天下了課就會看見他和一群朋友在校門等她,他支開他的朋友,每天默默保持一段距離陪著她走回家。沒多久,她就不顧家裡的反對,和那少年離開,生下了一個男孩。(延伸閱讀:遇見你的一天,便是永恆《一日一生》


(圖片來源

願用折壽換回他

她們倆開了間麵店,她從婆婆手裡學到了眷村的口味。他還是成天帶著刀子在街頭巷口和人打殺,幾次被送進去的不是醫院就是監獄。就這樣十幾年過去,她們有了三個孩子。他在台北 A 場,外面有了女人,幾度爭吵,最小的兒子哭鬧,二兒子被嚇到的弟弟吵醒,睡眼惺忪的冷看,大兒子還在監獄。也曾經帶著小兒子搬出去,因為眼前的他拿著刀和二兒子拿槍對峙爭吵。一天晚上,她偷偷回家拿東西,看見他一個人坐在客廳,像過去一樣喝著睡前酒。

四十歲之前,他開的酒店有人要來插乾股,談不攏,一支扁鑽從他的後腰捅了進去。第一間送去的也是間大醫院,急救的醫生走出來對她說,準備辦後事吧,她和他的幾個兄弟決定立刻轉院。開刀那晚,她整個晚上跪在手術房外,手裡握著觀世音,心裡默默祈求願用自己的折壽換回他,掛著眼淚直到天亮。(和你分享:短暫的人生,永恆的愛


(圖片來源

我要不要通知她?

他回來是回來了,只是她當年的祈願沒換回多少時光,到頭來他還是先走。那天晚上,在昏暗的房間,最小的兒子陪著她,她一邊說著自己和他的過去,不時擦著眼淚說:「如果不是你,我沒辦法撐到現在。」她甚至記得在他三度中風臥病在床時,用溫柔的語氣問他:「如果哪一天你走了,我要不要通知她?」他不能答話,也沒有反應,只是睜著眼睛盯著她。

他走後的一個農曆春節,兒子帶他看了電影「艋舺」。幾個段落,她偷偷的流眼淚,散場後兒子問她想起什麼,她說:「我第一天跟你爸跑掉的時候,那天下雨,你爸也像電影裡那樣伸出手撥開我的瀏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