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有24小時這麼漫長,我們能不能留18分鐘給一首詩?」蔣勳曾這麼說。為生命留點獨白,每個禮拜的這個時間,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時光、離別現實的紛擾,女人迷只為你讀詩。(推薦閱讀:【為你讀詩】不會告訴你

有時詩只是一雙陌生的眼睛
暫時借來
看見我自己

有時詩只是一個
已被遺忘的夢境
暫時借來
換掉現在這個我

有時詩只是一條逃脫的路徑
有時詩只是一面逃不出去的鏡子
有時世界一片模糊
詩是唯一的焦點
有時剛好相反

有時詩提醒我
比起耿耿於懷的恨
愛更重要
有時詩提醒我
就連愛也不那麼重要
就連詩也可以放掉

有時詩告訴我
一切都好
一切都沒什麼不好
更多的時候
詩什麼也不說

陽光從窗簾的縫隙中探進來
照亮一束翻捲沸騰的
金色的灰塵

貓咪從午睡中醒來
牠看見了我
認出了我
並且呼喚了我

在每一隻貓咪的口中
我有不同的名字

—— 隱匿,〈 詩不是一種文體〉

// 我們讀詩,從來不是讀文體,只是讀著自己。

以詩之名〉〉閱讀是為了更靠近自己

有一次我想抱他但我不敢
抱他有一次我很想但我不
敢抱他有一次我很想但我
不敢抱他有一次我很想但

有兩次
有三次
這麼想過


後來我抱了別人

——楊瀅靜,〈愛的三連擊之一〉

// 讀完這首詩,你想起誰呢?或許,那就是答案吧。

以詩之名〉〉不要永遠的戀人未滿

第一行不能出現「我愛你」否則接下來的十三行全都是廢話
第二行是 你怎麼能這麼遠 而世界很近 世界對我是無可 對你是奈何
第三行應該轉折所以我不要愛你好了 這樣你將獲得平靜與安全
第四行用來交代原因 其實 我不知道這一切是怎麼變成這樣子的
第五行我總是正在想你 這個你 那個你 都在那些從前裡
第六行想到從前 痛了 所以沒有字
第七行剛好寫到一半了 我們之間 你卻什麼都不打算寫下
第八行你知道你有光嗎 每次你在我面前我很難好好直視 你的眼睛
第九行確實很久了啊 這些年來我喝的酒常常與你無關 現在不喝了 喝酒缺乏意義
第十行讓我抽兩根菸再寫 在你身邊抽過菸的結果是 一抽起菸 你像是就在這裡
第十一行寫起來有兩個一 我們 可不可以 是兩個一 什麼時候變成二 由你決定
第十二行我想放棄一切 或是放棄你 哪一個比較容易 你會允許什麼 當我懇求
第十三行留白 因為我想再多想你一遍 仔仔細細地想
第十四行我不打算結束你 你已經結束我 這最後的一行 是對於結束的 無效抵抗
第十五行 十四行詩 絕對不可以有第十五行 正如我絕對不能 愛你

——葉青,〈偽十四行詩〉

以詩之名〉〉如果你也看懂了,能不能讀懂我? 

圖片來源:Sooah Youn

我喜歡出發 喜歡離開
喜歡一生中都能有新的夢想
千山萬水 隨意行去
不管星辰指引的是什麼方向
 
我喜歡停留 喜歡長久
喜歡在園裡種下千棵果樹
靜待冬雷夏雨 春華秋實
喜歡生命裡只有單純的盼望
只有一種安定和緩慢的成長
 
我喜歡歲月漂洗過後的顏色
喜歡那沒有唱出來的歌
 
我喜歡在夜裡寫一首長詩
然後再來在這清涼的早上
逐行逐段地檢視
慢慢刪去
每一個與你有著關聯的字

——席慕蓉,〈我〉

// 離開,直接切割最在乎的人事物。移動,相遇更多的人事物。拿著行李就走吧!反正也只是想離開,只是沒想到我一個人出發,但旅程中卻從來不是一個人,旅行讓我看見了另外一個自己,那個堅強愛笑的女孩。

以詩之名〉〉為自己出走

圖片攝影: Emily Co

想像此刻我已經抵達你的夢
像海浪越過每一個時區
看過每一顆星星
在淡水河邊撈走了足印
 
為了讓全新的事物發芽
水筆仔紛紛掉落,垂直
插入彼此心裡柔軟的謊言
在黑暗中緩慢成長
不讓對方看見
 
大海包裹過往的笑聲與哭聲
我趁著退潮時分,撿拾貝殼
盜走證據。封緊可疑的聲音
每晚在夢裡
逐一過濾

詹佳鑫,〈想像此刻我已經抵達你的夢〉

// 抵達你的心裡,是多麽一件不容易的事啊,因為愛著你, 所以我每一步都小心翼翼地踏著。

以詩之名〉〉請讓我輕輕地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