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是超人氣網美——美美他爸,一個是鎂光燈爭相鎖定的當紅演員——許瑋甯,他們的對話碰撞出什麼樣的火花?一起聽聽他們聊三十歲、聊人生重要的這個當口,他們怎麼看待自己的蛻變。(推薦閱讀:
活動消息:

我們多久沒有傾聽自己的內心話,是被麻痺了,還是忘記我們是誰、我們愛誰、我們又為誰奮鬥…
即日起至5/9,分享這篇文章並留言告訴我們你的「麻醉心事」,就有機會獲得超可愛鬆餅機!

許瑋甯與 H.H 先生的對話?你一定很好奇這是什麼樣的組合。

H.H 先生,畫出正義敢言的「美美」角色,臉書粉絲團累積了一百萬粉絲,美美為網路世代帶來新聲音,翻轉主流秤價女人的天秤。

許瑋甯,從模特兒到演員,從《惡作劇之吻》到《十六個夏天》、《麻醉風暴》,許瑋甯在幕前做一個有內涵有實力的演員,幕後做一個坦蕩蕩面對自己的女人。(推薦閱讀:

緣分是這樣開始的,這次由蕭力修導演執導、許瑋甯當綱女角的公視新戲——《麻醉風暴》,經由 H.H 先生的創意完成了部分的視覺創意。一個是超人氣網美——美美他爸,一個是鎂光燈爭相鎖定的當紅演員。這天的訪問,更像一群老朋友坐在咖啡廳的角落,倚臨窗邊陽光流淌在兩人對談的這個午後,很輕鬆、很自在、很敞開心的說說他們的生活。他們之間有一個最大的共同點,那就是「真實」。

正義美美,是我們生活裡都有的那個女孩

H.H 先生的真實,就是美美的真實,我們對美美的印象是:「一個可愛胖女孩,誠實的令人莞爾、犀利的讓人捧腹大笑。」美美就像是我們生活裡都擁有的那個女孩,她或許不是世界規定的那種「漂亮」,可是她有絕對的正義、絕對的善良。


(圖片來源: H.H 先生

H.H 先生說:「美美就是在替我發言,有時候也在彌補我過去犯過的錯,比如說霸凌,過去我也曾經欺負過別人,長大後知道這是不對的事,我就用美美來告訴大家,如果現在我的畫可以影響這麼多的人,我為什麼不做?」

討論許多社會現象的 H.H 先生 不免受到百萬粉絲的群眾審查標準,每當觸及敏感的社會議題或多或少有人持不同意見,我們問 H.H 先生會不會因讀者的攻擊留言感到沮喪?他很迅速且堅定的回答:「不會。畫畫這種東西本來就有很多解讀,粉絲團初創時300人看你不會有任何壓力、說自己想說的話,一百萬人了,更多人在看著你,我會更專注畫我想說的話,只是更明白現在的發表不只屬於我一個人,更是與讀者共有的空間,所以我也會尊重他們的意見。」(同場加映:

美美也會做錯事、說錯話,她並不是完美的,H.H 先生說美美的存在就是為了讓大家知道自己有更多可能,比如最近美美上了雜誌、首次有插畫角色成了封面人物,打破了平面媒體的規則。同時也告訴沒有自信的女孩們:「美美可以,你們也可以。」

不完美的真實,最動人

美美拿回了女人美麗的自由與主導權,H.H 先生說:「你不能自在地展現自己,你就是一副空殼。我一直以來都覺得我身邊的這些女孩們為什麼沒人懂得愛他們?他們很可愛、很善良,相處起來可以很自在。一般人看胖胖的女孩會你還需要人家保護嗎?他們也需要戀愛與珍惜、也配得擁有一段完整的感情。」(延伸閱讀:

許瑋甯說她很喜歡美美這樣的女孩,也開玩笑地說自己的經紀人就是「美美」本人,很真實、很坦然。她自告奮勇說自己就是美美的粉絲,甚至美美的插畫集、美美的貼圖她都有。瑋甯說喜歡美美的真實與誠實,因為真實面對自己與這個世界,總是需要花費一些力氣,而這個世界總是少了一點誠實。

H.H 先生:只活一次,就用你喜歡的模樣活

真實與隱藏的界限,我們或多或少都走過這樣一段迷惘,出了社會後隱藏起你的真心,不明白自己該以什麼樣的面貌與這個世界相處、不確定現在的我是不是成為了「我想像中的大人」。面對成長的彷徨,H.H 先生說:「把自己拉回到最初、單純的自己,這是最重要的。」

H.H 先生:「我沒辦法允許自己用一個連自己都不喜歡的樣子活著。提醒自己當初畫畫是為了給朋友、喜歡的人看,如果一直想我有百萬粉絲,我就會想要養足更大的胃口,畫出來的東西也不那麼純粹,成名要付出的代價不是改變自己,大家喜歡的是原本的你,變質後反而不會長久。」

H.H 先生也聊起自己還是高中生時曾在百貨公司看見為化妝品牌擔任 Model 的瑋甯,當時他心想:「這女孩身上的白是真的嗎?又勻稱又乾淨好像顏料啊。」但現在與瑋甯聊過一會兒的 H.H 先生說她並不會讓人有距離感,反而瑋甯總是真切的參與話題,思考對方說的話,就像我們都有的那個好姐妹。(延伸閱讀:

是啊,此刻在我們眼前的瑋甯,帶著薄薄的妝,有一點點小雀斑讓人覺得好可愛,很敞開心房的大笑,也會像我們每個人偶爾說話不正經,她放下了藝人的姿態,和我們有個自在的午后。

許瑋甯:我們都曾是「自己不喜歡的大人」,才更懂得做自己

瑋甯誠實的說,她曾在成長的過程中變成自己不喜歡的樣子:「你如果經歷過一段『你不想成為的人』,過程中也是一種學習,學習如何讓身邊的人與自己都能在一種很舒服的狀態。『拿出真心』與『戴上面具』不相違背,雖然有時候必須要帶著面具,但還是能追求一種互不傷害與侵犯的和諧,不論工作或交友,我都會先試著拿出我的真心,自己一定要釋出善意,任何事都是先用真心出發。」(同場加映:

聽著瑋甯這麼說,你是不是也想起了那一段沒能快樂做自己的時光?好多時候,我們真的就要相信這個世界的「潛規則」,彷彿完美與成功只屬於某種特定的樣貌,20歲左右,我們都面臨過一段「成長痛」,流了一些淚、傻了幾回,才明白你想要生活更甚于活著,而當我們走過了這些坎,來到了30歲的當口,又是如何願望自己的30歲呢?(推薦你看:20,30,40 女人的對話

30歲為自己精彩:放手一搏的勇氣

聊到30歲的關鍵字,兩個人異口同聲說了勇敢。

H.H 先生說:「三十歲前很多東西都是一直在嘗試與猜測,不知道路要往哪裡走,這一路我們會累積很多傷口。來到三十歲,很多事情才有了一點答案,正是要讓自己閃耀的時候。如果30歲還在害怕『撞牆』,你甚至連牆都還沒撞過,怎麼看見這條路通不通?學習把失敗轉化成一種力量,有時候就是拼了。」

H.H 先生說「勇氣」是放手一搏、是努力為自己闖一回。瑋甯也和我們分享:「三十歲最重要的是勇敢和衝勁。二十幾歲時你可能會有很多猶豫、很多裹足不前、習慣在自己的圈圈裡。有所顧慮時都會告訴自己:『現在已經三十了,有什麼好懷疑猶豫,如果真的不行再回來就好了。』」(延伸閱讀:

三十歲,這個充滿社會壓力與責任的當口,你不免因為「別不結婚」、「生不生子」這樣的問題而焦慮,生活有層層的標籤把你侷限,瑋甯卻說她的三十歲是一個蛻變的年紀,是一個更清楚自己要什麼而努力去闖的當口,我們請瑋甯與我們分享從迷惘至如今,是什麼改變了她?

30歲後,明白所有事情都會「回歸」到自己身上

許瑋甯:「每個人的成長過程都是不停地在尋找自我。這兩三年我一直找自己到底喜歡什麼。最後選擇的是自己的心,你的心會為告訴你該怎麼做。過去做的決定不見得是自己真正想要的,而是為了滿足身邊的人的需求,而把自己放的比較低。但其實並沒有人拿刀架著你、要你這麼做,所有事的循環,最後都是回歸在自己身上,每個人都應該承擔並且享受自己的選擇。」(推薦閱讀

瑋甯聊如何發現自己最喜歡做的事,就是你在那個當下、那個空間是滿足而舒適的,你不為了迎合任何人活在這世上。我很喜歡瑋甯說「所有事終將回歸到自己身上」,在她身上我看見了一種不計得失、一種走過動盪的灑脫,此刻在我們面前的許瑋甯看來特別幸福,因為她不慌張三十歲的歲月不饒人,而是更紮實的走每一步、更不浪費美好可能、不放棄理解自己。

瑋甯這麼說她的此刻:「這一兩年的生活我都覺得挺不錯,我一直在把生活填滿,以前沒做過的事、不敢做的事都拼了命的想完成一遍,不管過程中累不累、結果好不好,都跨出那一步。你回頭想,會覺得很精彩,很過癮,你會有很多故事可以說。」

做一個「老了以後有故事說」的人

瑋甯說「你會有很多故事可以說」,腦海裡隱隱產生了這句話的圖像,那會是走過幾十個年頭的甘苦滋味、來到一個明朗下午,和親愛的他,一起散散步、談談從前的歲月靜好。(嘿親愛的:

瑋甯說:「我總是問自己『你希望你老了以後成為什麼樣的人?』如果你希望你老了就是貴婦,那你現在的生活模式就是下午茶、找有錢的男朋友,以這種模式開始往後的生活。如果你希望你的人生不只剩下下午茶與男朋友、如果你心裡已經可以描繪以後想成為的樣子,你現在就開始往那個方向去努力。」

瑋甯想像自己未來的光景,她說喜歡三毛的灑脫與自在。她也希望周遭的朋友都是可以一起去吃路邊攤呀、瘋狂時大吼大叫、難過時一起流淚,而不是只有能在高級餐廳裡才能見面。瑋甯說完對朋友的想像,H.H 先生也認同的說「和自己生活價值相同的朋友很重要。」瑋甯的經紀人在一旁笑說他們剛剛來的路上看見華山的草皮,忍不住想要跳上去玩耍。許瑋甯就是這樣一個女生,看見草皮會勾起童心、聽到好笑的事也會不計形象的大笑。

帶上面具,有時候是為了保護對方

H.H 先生接著這樣聊許瑋甯:「前陣子打開 Instagram 看見她的鬼臉照,就改變了我對她的假想。那是大家也可以看到的許瑋甯,她沒有隱藏自己,她一樣可以很自在的生活著,這對演員是件不容易的事。」H.H 先生說這是面具與真實的平衡,在演藝事業、演戲上可以讓人看到她的專業,但她一樣可以分享她真實的生活、而非永遠只活在鏡子前面。

H.H 先生:「其實我們不可能不帶面具,帶著面具有時候是種禮貌,以不傷害他人為前提相處,有時候適當的面具是保護自己也是保護對方。」

H.H 先生說完,瑋甯在一旁笑著:「我們留一下電話好了。」他們說的是一種生活態度,是對自己的用心款待、同時尊重他人。我們穿梭在不同的生活場域、轉換不同的角色,你不需要始終如一,在不同的場合你只要善盡當下的角色,只要你無愧你的真實。H.H 先生與瑋甯同樣期待30歲的自己可以更有衝勁,瑋甯更是把生活行程排的滿檔。我們很好奇,在偶有疲憊的時候,她如何消化自己?(推薦閱讀:

許瑋甯爽朗地回答:「就先喝一杯啊。」

如果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你根本不會覺得苦

瑋甯說:「我發現以前真的太隨心所欲的過生活了,所以這兩年就會想把時間塞得更滿,把以前沒做的事補起來,累雖累,但是快樂的,因為現在這些事都是我想做的事。如果真的需要放鬆,就是在工作結束後,與夥伴一起坐下來聊聊天,喝杯酒,這就是我覺得最舒服的狀態。」

正因為瑋甯覺得現在的生活正是想要的模樣,所以不以為苦,時常一個人旅行的瑋甯也分享自己透過旅行的充實自己、療癒自己。H.H 先生也認同一個人的旅行之必要,他說:「一個人總是成長比較快,你什麼都依靠自己,你想要去哪裡就去哪裡。有時候會遇到一些挑戰或是心灰意冷的事,但有趣的是你再怎樣都可以走下去。」(同場加映:

一個人旅行對生活的掌控權總是大的,最孤獨也最自在。兩人聊起自己的獨自旅行十分興奮,瑋甯談起去年去紐約一個月,在治安很差的地方落腳,剛開始也感到害怕,但接著想怎樣都是橫豎一條命於是學習安穩,她也接著說有次一個人去北京,司機想把她載往別的地方,她大聲地跟司機吵起架來。經紀人說平時瑋甯記憶力真的非常差,不可能會記得回去的路怎麼走,只有一個人才特別精。這樣的許瑋甯,是不是與你想像中很不一樣呢?(推薦閱讀:

許瑋甯的蛻變:從千金小姐到龍紋身的女孩

一個人的瑋甯總是特別強悍,經紀人談起瑋甯這幾年的變化,她說:「過去她什麼事都悶在心裡。我剛開始帶她時,很像在看圖說故事,有時候她很靜,靜到以為她是假人。熟了以後才發現,她真的都是在放空。我覺得她現在的模樣是她自己想要走的路,是她自己想成為的樣子。以前她太像休火山,心裡面燒的十萬火急,外頭卻看不不出來。我們後來就聊過,這樣子演戲會很像溫開水,喝的下去,卻不深刻。」


(許瑋甯經紀人是不是很像超討喜的美美)

聽完經紀人這麼形容瑋甯,我們也發現瑋甯在近兩年的角色都有很大的突破,她不再是一杯溫開水,她可以沸騰、也能降到冰點。《十六個夏天》裡的瑞瑞,那些情感內心的掙扎,《相愛的七種設計》裡的剛強、《想飛》中演一名視障者、到瑋甯新戲《麻醉風暴》飾演的心理醫生,都突破了她的螢幕形象。瑋甯說:「就像美美一樣,我希望我的角色也是真實的。瑞瑞就像我們身邊都會有的朋友,她喜歡女生、感情路總特別辛苦,心裡背負比其他人更多的壓力,演的東西都是心疼朋友的情緒。《想飛》讓我體驗視障者的生活視角,他們的不安全感、危機感隨時都是打開的,這對我也是一個學習。本來怕狗的我因為要跟導盲犬相處,也突破了自己的心房。」(同場加映:

演戲,也是不斷在突破自己的設下界限。在公視新戲《麻醉風暴》飾演一名外表叛逆的心理醫生,瑋甯說:「誰會想到可以把我放在一個這麼反骨的角色裡、把我放在重機上?這個角色突破大家對我的既定印象,也突破大家對『心理醫生』的定義,我們都覺得心理醫生要非常專業、白袍、正經的治療你,這部戲點出醫生也可能有我們所謂的『偏差』或『不正常』。」(延伸閱讀:

每一個人,都是彼此的心理醫生

《麻醉風暴》劇中心理醫生的角色,和美美撫慰大眾的角色,都擁有一種「治癒他人」的能力,我們很好奇兩位是否在生活中也扮演著心理醫生、承擔他人痛苦的角色?

H.H 先生是這麼說的:「每個人在重要時刻,都會成為別人的心理醫生。因為我們都有需要被安慰的時刻。有時候當創作出來時,我就會轉化自己的角色為心理醫生。我不想成為愛情顧問,單純以與朋友聊天的心情和讀者分享。我也不相信兩性專家『如何走出情傷』這種東西,這些都只能靠自己的頓悟。」

瑋甯很同意 H.H 先生這麼說:「人與人的關係和相處,就是一個互相療癒的過程。不一定是要給予對方什麼,而是回歸最純粹的心情,一起去度過那些時刻。」

兩人扮演的心理醫生角色,「陪伴」比「開導」重要的太多,很多時候,你只是需要一個人陪你說說話,而不是真的圖個解答,因為最好的答案,你其實都知道。(推薦閱讀:

偽裝自己的金縷衣,只能保護你一時

瑋甯飾演了一個擁有敏感特質的心理醫生,她又是怎麼看待「敏感」這件事呢?總是被八卦媒體纏身的瑋甯,面對喜歡捕風捉影、過度敏感的媒體產業,她學習泰然處之,瑋甯說:「對於媒體捕捉的事,我的敏感度放得很低,我不會去在意新聞寫了什麼、網友評論什麼,無論如何旁人怎麼寫都是我自己的事,這些事就是過了,不會放在我心裡面。」

許瑋甯:「寧願當最真實的自己,也不願意最後被拆穿。當碰到工作時,總是得找到平衡,要學在在不真實中找到最真實的點,在這個工作中,很常碰到人家想挖掘你的真實,可是那些情緒與生活是很隱私,當他人碰觸時,你還是想要乾淨的保有。在自己在把持『界限』時,最重要的還是心安理得。」(同場加映:

瑋甯覺得我們都在學習接受「變化」,最重要的不是適應媒體環境,而是適應自己的心。新聞喜歡在公眾人物身上貼標籤、下定義,彷彿他們就只有一種樣貌,瑋甯也說:「大家真的不用在乎標籤,標籤貼的只是我的表面,表面很容易抽離。」

H.H 先生說:「就像是我就是為我的人生跟自己活著負責。自己才是承擔自己人生的關鍵。」

瑋甯與 H.H 先生都很確信自己不需要過度的偽裝,H.H 先生形容如果總是活在別人的眼光下,就像從早到晚都穿著西裝、一定不舒服,最重要的是在什麼場合、穿什麼樣的衣服,你總不可能旅遊時還穿高跟鞋,讓自己自在更重要。(推薦閱讀:

瑋甯也說:「你要找到自己,不那麼急,可以慢慢來,你就算現在還困在別人的『眼光』裡也別慌張,總有一天會想把那套西裝燒掉。」

他們說有一天,我們都會懂得不活在別人的目光裡,是一件多麼自在而幸福的事。

這天,我們與 H.H 先生初次見面,感覺到美美背後那支筆的誠實與率真,H.H 先生談起話來很開朗大方,像是一個總能正面看待事情的人,但原來他是懂得消化內心的悲傷、轉化為向前的力量。這天,女人迷二次訪問許瑋甯,我們看見她洗盡新聞紛擾的鉛華,我們看見她從容兒自在地追求生活理想模樣,我們看見她詮釋更多深刻角色並且成為自己。我們都知道成為公眾人物後仍然中保有自己是件不容易的事,你如何珍惜自己是一個獨立的個體、你如何愛好自己而不被現實箝制?最後許瑋甯與 H.H 先生送給讀者們「愛自己」的正向力量。

H.H 先生:愛自己就是不要被任何事情打敗,不要灰心,不要因小失大的放棄。不放棄既有的人生,肯定且相信你的執著。

許瑋甯:愛自己是要誠實面對自己的脆弱,接受你在什麼時候是脆弱的,當你接受了,反彈的力量也更大了。

最後我們與大家分享許瑋甯與 H.H 先生應觀眾要求的沒在怕鬼臉照。

《麻醉風暴》播出時間:2015/4/25 每週六 21:00 公共電視

麻醉風暴 x 女人迷 活動資訊

多久沒有傾聽自己的內心話,是被麻痺了,還是忘記我們是誰、我們愛誰、我們又為誰奮鬥…

別讓生活麻痺了你的心,即日起至 5/9,參加「麻醉心事」活動,分享這篇文章並留言與我們分享你那快遺忘的初心是什麼,就有機會獲得時超可愛鬆餅機乙台!

得獎名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