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主編 Audrey 有話想說,常常有人在問媒體到底在做什麼?女人迷的初心其實很赤裸坦白,我們不過就想盡自己的力氣,做自己也喜歡、想看到的媒體。從線上空間到線下空間的具體實踐,我們要想像力萌芽,長出屬於女人的森林,聽聽她怎麼說!

男人與女人在社會上,是否握有同等的發聲權?每一天我們接受到的訊息裡,有多少暗藏的性別歧視與刻板印象?自從媒體工業化後,接觸的群眾如蟻群般擴張,媒體巨幅地改變我們認識世界的方向。當媒體取代五感,成為我們與世界聯繫的那扇日常窗口,但它讓我們看見的,又是什麼樣的世界?

根據 women's media Center 2014 年的數據顯示,在美國廣播、印刷、線上等媒體領域,63.4%的新聞從業人員為男性,僅有 36.1%為女性,男女比例嚴重失衡。

再來看看台灣的媒體吧,當媒體以「巨乳」、「老處女」等刻板名詞刻畫女性形象,再搬出女人該有的「小清新」樣貌規訓群眾;當綜藝節目上常見以聚焦女性胸部、大腿、走光的運鏡視角,或以女人身體為素材的低級玩笑;當紅毯節目上,麥克風永遠關注女人的服裝勝過她的成就...

這是我們看見的世界,但這是真實存在的世界嗎?

再沒有比媒體更能輕易加深性別刻板印象的媒介,包裝精美的意識形態,透過看似無關痛癢的大量訊息深植腦海,生根成不可逆的認知濾鏡,這是否是我們期待的媒體生態?我們不要活在這樣的潛藏訊息裡,一天一天變成我們不認識的人。

媒體與性別的關係比我們想像得更為緊密,但女人並不只是全然被動的客體,女人的故事並不只是等著被敘說,女人的歷史並不只是等著被發現。女人迷期待的,就是能把詮釋權要回自己手上,以各種想像到的方式。

於是創站之初,我們想得很簡單,在台灣,能不能有為女人而生的網站,有這樣一個線上的空間捕捉女人的各種姿態,讓女人自由生長,沒有典範,沒有教條,在空間裡溫柔的與妳說話,當然,也讓妳說話。

三年過後,我們開始想,除了線上的發聲空間,在台灣能不能有為女人而生的群集聚落?在這個群聚裡頭,一切都可能發生,一切都自由,讓女人說出要說的話。在這個地方,我們想把麥克風交到女人手上。

我們想讓發聲權,回到女人身上。

初衷良善,實踐困難。女人迷是第一次做內容媒體,背後沒有大佬扶植,沒有強而有力的金援,我們用僅有的初心以及天真去接近我們對於媒體的想像。

女人迷第一次將腦海中的空間付諸實踐,空間從無到有,每個人都貢獻了一點,我們要一個女人舒服的工作空間,我們要一個歡迎所有人的開放空間,我們要一個想像力可以發芽的 wonderland.

我們要快新聞也要慢新聞(更重要的是我們要好新聞),我們要更多女性職場力量的交流與發聲,我們要線上與線下綁在一塊,我們要從零到一的空間,一心一意,實踐對理想世界的想像。

敲敲打打,等待空間落地生根,在大安森林公園旁長出一塊屬於女人的森林。

我想起大概兩年前,我在女人迷實習的面試上,我說,「女人迷給我的感覺像森林,所有人在森林裡都能有舒服的位置,我們各具姿態,但同樣美麗。」

兩年後,我看見森林慢慢生成,堅定而有力,我們想邀請更多人來造林,更多人住進來,更多人親身實踐對媒體未來的想像,你願意嗎?

welcome to womany wonderland, with love and power.


來瞧瞧屬於你,屬於我們的 wonder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