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走過的每一條路,都終將成為你身上的珍貴養分,一個人的旅行,我們都學著更看懂自己一些。目前人在英國倫敦求學的作者 Google 重回以前走過的路途,走向世界的每一步,也都更接近自己。(推薦閱讀:培養三個旅人態度,旅行不只是移動身體

 

暌違十年後,我再度來到巴黎。

當年來的時候只待了三天,除了鐵塔以外我幾乎不記得什麼東西,當時是跟著一群游學團,坐在遊覽車上,走馬看花,一切都像浮光掠影一般,閃過心頭,不留半點額痕跡。

而再度來到這個城市,感到些許的陌生感。但那些片段的記憶,隨著旅程慢慢連接回來。我才發現舊地重遊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一樣的場景,不一樣的年紀,不一樣的同伴,不一樣的心情。好像歲月沒有在我身上留下痕跡,但同時又狠狠地畫了重重一筆。

當年我十六歲,剛從跆拳道轉而接觸武術,就自以為是的背著一把木劍來到倫敦和巴黎,帶著少年人獨有的青澀以及不可一世,美其名是為了練習,其實是為了裝酷。而我就像一把磨得太細太鋒利的劍,孤僻鋒利卻異常脆弱。

記得那時候我總不喜歡跟大隊人一起行動,總喜歡獨來獨往,享受自己去到別人沒去到的地方,發現別人沒發現的東西,看見別人所沒看見的世界。我也不喜歡跟別的台灣人一起行動,反而喜歡認識新的外國人,我那麼渴望的去接觸世界,即便我那時候語文沒有非常好,但我還是想要說,我想要他們聽。

我特立獨行,我孤獨一人,我以為我自己這樣就是擁抱孤獨,但沒想到其實我只是想要被看見,其實我怕寂寞,只是我自己不曉得。(推薦閱讀:孤單與孤獨的分別

真正發現自己怕寂寞應該是2013年的事情,那時候我去了印度兩個月,在這之前我身邊一直有人相伴,去哪裡旅行,做什麼,即便我是一個人,我都知道我不是一個人。

那段旅程大概是我第一次長時間的孤單一人,在完全陌生的大地,與完全陌生的人。很奇妙的感覺,我才發現長久以來,我自己都活在自己的期待當中,我期待我應該要堅強,我應該要不怕孤獨。但剛到印度幾乎完全斷絕與過去所有的聯繫時,我才發現我不是自己認為的那個人。(同場回顧:旅行的孤獨感,來自連不到網路?

在印度的日子有點像一場夢幻,我身邊的人來來去去,相逢然後道別,然後再度新的相逢,新的道別,飄渺如浮萍。

我才稍稍懂得去珍惜與每個人之間的聯繫,我稍稍懂得去珍惜每次相逢,發現如果自己做的事情沒有對別人有所影響,好像也沒有什麼意義。

然後開始有點害怕再度去接觸世界,去認識新的人,因為有相逢,就有別離。因為你知道不管怎樣,人生就是一場減法,減到最後的答案只有一個人。這時候我語文應該算好了,我也能夠去接觸世界,我能說,他們也能聽,但我卻再也不想說了。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

來到倫敦之後,我又再度開始大量認識新的人,我有新的生活,新的朋友。差別是這次大家不再是來來去去,而是共同待在這座哀愁又美麗的城市。(同場加映:留學長路:在變動的年代,尋求片刻穩定的友誼

我才再度發現認識新的朋友的好處,這些曾經的陌生人,卻共同組成我在倫敦的記憶,構成我在倫敦的家。每段新的相逢、相聚與別離,或長或短,都書寫在我的回憶當中。

於是我再度來到巴黎,跟著一群十年前我完全不會認識的人,走過同樣的地方,留下不一樣的回憶。我發現巴黎比我記憶中來得美,也來得迷人許多。因為我不再偽裝自己不怕孤獨,我的確怕。記得有人說,在叢林裡,一個人走過的路是一條小徑,而許多人走過的,會成為一條道路。

接著我自己來到普羅旺斯,很美很美的地方。但忽然從一群人變成一個人,總有一些不習慣。我才又忽然想起為什麼我在印度後期會有點害怕接觸新的人,因為終究會曲終人散。一年的時間說長也不長,說短也不短,但總也有結束的一天,而我才忽然發覺這一天快要到來了。

我在倫敦的日子也快要到頭了,留下來或離開,都是另外一段故事。但沒有相逢,記憶中的巴黎不會變美,沒有別離,這段經歷也就不值得記載。(推薦閱讀:倫敦政經學院的觀察筆記

這次旅行走在南法亞維儂的某條小巷當中,看到陽光洒在巷口,我忽然鬼使神差的停在陽光下找個階梯坐著,身上被陽光照得暖洋洋的。想到多年以後,我身上已經沒有背著一把木劍,而我也不再需要了。

萬法由心。我拍拍身子,帶著陽光的餘溫,再度孤身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