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人讓你願意拋下安穩的現狀、穩定的關係,然後去維持一段遙望著整片太平洋的遠距離戀愛?當你真遇上了,便明白原來愛是很難用條件取捨的。聽聽駐站作家  與我們聊聊他那一段遠距離的美好光景。(推薦閱讀:

兩年半之前,我做了一個可能是今生在感情面最勇敢也最荒唐的決定。在邁向二字頭年紀末端的日子,離開了同居三年多的情人,因為一封信、一些濃稠卻細碎的線索、一個可能還太單薄的吻,和妳開啟了我們十二小時日夜顛倒、隔著遠遠大海的遠距離感情。(延伸閱讀:

每每回想起來都還感覺這樣事情極為瘋狂。身旁的朋友,尤其是那些在美國待了太久而不免成為硬蕊實際主義者的人,一半替我擔心,一半笑我傻,感情不就是每日生活的累積嗎?若能夠擁有陪伴,何苦一個人?

不在遠距離感情中的人時常難以理解我們的選擇。孤單是一項極為強大的情感能量,在無法經常相見的感情中又被更為放大。但愛情可能還有比逃避孤單更為重要的事,至少對我而言,我想是一個無論在哪裡都讓我覺得可以安心回去的地方,一份歸屬。(延伸閱讀:


(圖片來源

一年之中,我們真正能好好在一起相處的時間,加加總總差不多是一個月。在這十二分之一的感情之外,我們經常都是,對海遙望。我在美東白天工作的空檔,想著妳加班中的晚餐;在黑透了的紐約小巷想著妳上班的路程,臺中市區的交通,那修繕已久的文心路和晨間的摩托車車潮。然後終於能夠回到妳身邊,我們做著最生活的事。接送妳下班,買菜,討論工作的細節,和城市的改變,彷彿我從來沒有離開過。

妳說這是不是愛情?

有時候我想著妳是在替我維護城市的記憶。我們的日子,在對視之中覆蓋了時空的距離。若是這一年臺灣大大小小的政治活動成就了什麼,也許是人們感覺和國家靠近了一些。家鄉本不該是人們想急速逃離的島。常聽到海外的遊子說:臺灣回不去了,薪資低劣、城市文化發展緩慢、媒體民風保守、政治動亂。聽到這些話語時,我會想著我們那十二分之一的感情,充滿著尚未被解決的現實面問題,但我們在一起,和我們所愛的城市,感受它的每一個脈動,共同悲傷歡喜。若這還不是愛情。(推薦閱讀:

假若能遷徙至沒有人認得出我們的國度,不再有管束和責任,進入兩人世界,多麼美好。但我們將失去凝視的對象、語言的脈絡、將感情付諸意義的城市。我看著妳的背脊,想著我愛妳是因為妳潛藏的無盡神秘,更是因為妳所代表的歸屬,一個我不會停止遙望的場域。有時候那十二分之一就是我的所有。

 

更多愛的日常幽微記憶,都在 Chai 柴 的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