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喜歡女人迷三月與故事合作的專題「美」嗎?說到美,不能不提到除毛了!作者神奇海獅溯源而上,追溯除毛的歷史,幽默風趣的筆法,讓你用愉快的心情爬梳兩萬五千年的除毛大戰!美的歷史,如此疼痛啊...

妳是否曾在熱蠟除毛時,棉紙撕下來的那一瞬間痛的撕心裂肺?
妳是否曾站在琳瑯滿目的除毛商品前,惶惶不知所措煩的要死不活?
妳是否曾在上班快遲到急的半死時,早餐可以不吃、腿毛不能不刮?

妳是否曾經想過,如果……

如果滿身毛髮密布的女性形象就是「美」的終極定義,那該有多好……

上網搜尋一下女性除毛的歷史,發現有趣的文章還真不少。

有人從資本主義的角度出發,控訴「女人必須刮腋毛/陰毛」是美國吉列公司為了推銷刮毛刀想出的行銷手段,一切都是邪惡資本主義的陰謀阿!!

〈[生活]刮腋毛–一切都是邪惡資本主義的陰謀(轉錄)〉

有人從性別解放的角度出發,訴說在從前腋毛其實是很性感的:

〈女人的腋下不自由〉

當然,也有一些贊成主流審美觀點的文章。嘗試把除毛的歷史往前拉到西元前3000年:

〈古埃及人是先驅!女人除毛歷史總盤點〉

那麼到底哪篇文章才是正確的?女性除毛的歷史到底是西元前3000年,還是1915年??

到底是誰,害得天下女人受這般折磨,為了自己的毛囊傷透腦筋?
到底是誰,害得女人們必須要做出某種改變,好讓她們「像女人」?

今天就讓我們來抓出兇手。讓我們稍稍的將時間往前推移,不會太遠的,只要能追朔到女性開始除毛的源頭就好了。

亙古綿長的除毛戰爭

請大家和我唸一遍,除毛的歷史開始於,兩‧萬‧五‧千‧年‧前!

是的,就是那個精美的舊石器時代。根據神奇海獅那時的國訂版國中歷史課本表示,舊石器時代的特徵為1. 可以直立行走 2. 已知用火 3. 漁獵與採食 4. 洞穴居。

整個世界還快快樂樂的活在神話時代中,日本的八歧大蛇大概還只是條小泥鰍、中原大地被長得奇奇怪怪的三皇五帝統治、希臘的宙斯天天播種、基督教的耶和華還在捏泥人做美勞……

由此,我們要先建立一個大前提:除毛至少在初衷上和資本主義、女權主義一點毛關系都沒有。那時候「錢」的概念根本還沒發明,而舊石器時代男性負責狩獵、女性負責採集,採集的食物來源占每日餐桌比例的百分之68。真要說起來的話,那個時代女性地位可能比男性還高一點。(推薦閱讀:700 年後,好萊塢才會男女平等


鑽木取火圖

根據考古資料顯示,那個時候的除毛用具很簡單,就是石頭與貝殼。(其實我有點好奇這項考古證據到底具體來說是什麼,沾著毛的石頭?)不難想像他們的除毛辦法就是找塊鋒利的貝殼、沾點水,開始在腋下或胯下

刮、刮、刮……
刮、刮、刮……
拔、拔、拔……


神奇海獅表示:…….

古文明的除毛法:埃及

幸好,這種近似凌遲的除毛法並沒有持續很久,大概兩萬兩千年而已(大誤)。

西元前3000年左右開始的埃及文明孕育出自身的獨特美學,並建立起身體的理想形象:在他們的審美觀中,法老及其家族(無論是男人還是女人)是完美體型的代言人,全身不得有任何一處毛髮。男男女女剃完一顆光滑亮麗的大光頭之後,便戴上動物毛髮製作的假髮。(推薦閱讀:3000 年來的美女標準只證明一件事

(編輯部:不過古埃及練習曲表示,其實也是有找到有頭髮的木乃伊的,所以不是人人都剃大光頭。)


《神鬼傳奇》的安蘇納姆,她其實是個光頭

平心而論,這種全身光滑的審美觀,本身的確是起源自一種衛生而非美感的概念。上古時代人們不容易保持整潔,尤其是清洗的熱水更是難得,他們會將自己身上的毛髮,尤其是腋下及陰部的毛髮去除,正是為了避免細菌孳生的原因。


安蘇納姆的原型 Ankhesenamun,圖坦卡門王的妻子

幸好比起古早的除毛法,埃及的脫毛技術顯得人道許多。現代除毛萬變不離其宗,選擇的方式除了雷射永久除毛以外,剩下基本上都是埃及時代定型的:青銅製的刀片讓人們很容易刮除多餘的毛髮,此外也發明了熱蠟沾黏的除毛技術。

這款名為 Halawa、天然欸尚好的除毛膏至今在德國還有人製造販售,主要成分是用糖膏、蜜蠟、檸檬汁、玫瑰水或橄欖油等配方調製而成。用法和現今基本上是相同的:


埃及除毛膏 Halawa

塗抹於皮膚上,再用織物黏貼其上,最後撕下。

它還可以有另外一個用處:塗抹於麵包上,然後食用…(這是真的!真的可以吃!)。

最後、最後的用處則是:塗抹於皮膚上,然後食用!嗯……(編輯部表示:WTF)

我們來到希臘羅馬時代……

希羅時代的除毛法


希臘神話:美惠三女神

希臘羅馬留下極為大量的藝品雕塑,印證了那個時代崇尚的勻稱之美。希臘神話的女神雕像無一例外皆以光潔的身體呈現,若說埃及是因為天氣炎熱,除毛是基於衛生而非美學因素的話還算情有可原;但在希臘羅馬時代(尤其是到處是浴場的羅馬),除毛的已經超過本身的實際作用,而單獨成為一種肉體美學的體現。

資料顯示,希臘時代的上層男性對女性身上的毛髮(尤其是陰毛)具有強烈的厭惡(雖然希臘時代的男性雕塑表明男性不用除毛),不過也正因為如此,除毛的方式開始出現了刮與拔之外的另一種方法!

那就是:燒。(痛死了!)

當然不是真燒,而是一種混合了砷、硫化物、雌黃和熟石灰的膏狀物。這種來自美索不達米亞地區名叫Rhusma Turcorum的玩意具有強烈的腐蝕性,可深入毛囊燒掉髮根,並可以讓未來一段時間內不再長出毛髮。


雌黃,具有劇毒,古代中國拿來當修正液使用,故有「信口雌黃」一說

雖然現在光聽成分就讓人頭皮發麻,但是在古希臘可是大受上流女性的歡迎呢!畢竟它是一種快速、無痛又一勞永逸(?)的方法,甚至從波斯向東流傳到了印度。不過,副作用就不保證了……


羅馬浴場

時間來到了羅馬時代。比較起希臘女性那種大隱隱於市的生活方式,羅馬時代的女權意識高漲,女性擁有比希臘時代更多的自由與權利。(同場加映:女權意識的第一堂課:尊重自己的自由意志

為了回饋(?)廣大的女性消費者們,羅馬在各大浴場裡面設立了全世界第一個專門護膚中心,以前的希臘女性最多就只能躲在家裡自己除毛,現在的羅馬女性可是可以自由自在的在公共場合展現自身胴體(當然啦,僅限浴場裡)。

不過因為公共場合裸露的關係,羅馬的女人們可沒有因為女權提高而享受到任憑毛髮自由生長的權利。相反她們反而是無所不用其極的去除腋下、腿部及陰部的毛髮。護膚中心的除毛方式除了鑷子、剃刀之外,還有一種表面粗糙的手套和……砂紙,來磨擦皮膚。(推薦閱讀:深夜澡堂裡的秘密

……我不相信,這會死人吧?

後來才發現,現代的這種砂紙發明於19世紀。羅馬時代的女性們所使用的,應該只是沾了細砂的棉紙之類的,用以輕輕按摩皮膚使之光滑,達到現代類似顆粒按摩的效果(英文文獻就只寫個 Sandpaper,真的會嚇死人)。當然,從希臘流傳下來的神奇藥膏,也依舊廣受羅馬仕女的歡迎。

以毒攻毒的中世紀除毛


12世紀的婦女除毛浮雕

西元476年西羅馬帝國滅亡,歐洲就正式進入了長達千年的中古世紀。有趣的是比起愛洗澡的羅馬人,中世紀有著「千年不洗澡」的美稱(大誤),一生堅持不洗澡的人被認為是最接近上帝的人(從某個角度來說,其實也沒錯),還能得到教廷的祝福。在這樣的思維主導下當時的歐洲人一生最多就只有在受洗和婚禮洗個兩次澡,疥瘡、頭癬、潰爛、疾病在中世紀屢見不鮮,所以「除毛」再次變成是一項必要的工程。

大家會想說:洗澡不可以,除毛就可以嗎?

事實上不但是可以的,從某方面來說甚至是必要的。中古世紀的魔鬼形象取材自希臘神話半人半羊的潘、拿著海神波賽頓的三叉戟。中世紀的吟遊詩人和藝術家們繪聲繪影的描述長著角、全身是毛還有兩隻羊腿的路西法,久而久之竟然就變成中世紀公認的「魔鬼」。


左邊為希臘神話的潘

擁有過長體毛的女性在15世紀是有生命危險的,在那個女巫獵殺的時代裡,這些都會被當成與魔鬼交易的證據(基於某些原因當時的人相信,陰毛可以召喚魔鬼),甚至有可能會被拖到公共場合施以剃毛儀式。

不過撇開這些議題不談,中古世紀的除毛法可是真正的五花八門阿!由於商業不發達的原因,教導人們如何自家中取材製成除毛膏的文本替後世留下的大量資料。不過,當然是那個時代的家中,現在家中再出現這東西,我想我會崩潰……

先來一個清淡口味的:根據 Bamberger 一份流傳下來的文獻顯示,由風信子、天仙子、鳶尾花等植物萃取液以固定比例混合,調上樹脂塗抹於皮膚,將可抑制毛髮生長並讓皮膚光滑。

聽起來還不錯,對吧?

我們來看看另外一份文件:毒人蔘、煮到濃稠的漿果、天仙子……

加上狗血和雁膽,混合!


中世紀的除毛藥譜

其實還可以承受啦,是吧?

當然妳還有其他的選擇:水銀與醋混合,加進被燒成灰的燕子骨頭,一種海狸身上的分泌物。

或是:蝙蝠血、蟾蜍、狗奶混合煮至膏狀,似乎也是一種不錯的除毛劑!

還有:煮爛的血蛭!!混合醋,在蒸氣浴毛孔張到最大時,塗滿全身!!!

最後:天仙子的球根和風鈴草,搭配貓屎!羊虱!蝙蝠腦!燒溶的黃金!


「人家只是想做個除毛膏.....」 除毛膏製作想像圖(這真的只是想像啦)

當然啦,妳也可以選擇用剃刀……

到底是誰想出這一堆鬼東西來折磨女人的?不能洗澡就算了還要我把這些東西塗在身上?然後還不能洗掉?

這些東西背後的原因其實還是感人的:事實上,這些文獻是一位偉大的女性寫的。她的名字叫薩勒諾的特洛塔(Trota of Salerno),中古世紀第一位女醫生,也是中世紀少數利用真正的醫學來治療婦女疾病的人,包括製作經痛及分娩的止痛藥、皮膚病、化妝品。

她在著作中解釋了她的動機:

「基於女性天生就較為脆弱的體質,她們的一生中承受遠比男人更多的痛苦。女性們不敢—因為羞愧或缺乏知識等原因,詢問男性醫師關於婦科方面的知識。她們的痛苦牽動了我的心,出於對她們健康的關心,我必須毫不含糊的解釋這些疾病。」(推薦給你:男女有別,真的天經地義?

在那樣敵視女性、美被視為一種褻瀆的中古世紀。特洛塔不但寫出了婦科疾病的豐富知識,也研發出多種保養品及化妝品。


薩勒諾的特洛塔

當然從我們這個時代來說,這些配方未免顯得過於詭異。但女性愛美之心不減,數以萬計的女性在家中、在暗處也要調製自己的化妝品,她們毫無疑問掀起了一場寧靜革命,也為這長達千年的黑暗時代中增添一抹優雅的胭脂氣息。


(點圖看專題:你的美,自己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