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料理裝載情感,以味道謹記一段抒情年代」在女人迷上有專欄的人氣作者 Joyce 出書啦!名為《灣岸餐桌:況味隨影,料理一桌抒情》的好書,是一本讓我們翻閱著能感受到溫度的好書,想把這樣的溫度分享給你,料理的存在是為了傳遞人與人之間的溫度,一口料理,一口暖心。(推薦閱讀:為另一半下廚的幸福:薰衣草迷迭香培根起司漢堡

對於這世界,除了台灣,從小第一個想去的城市是「紐約」。

其實早已忘了是什麼樣的場景和情緒,自幼便將紐約這城市深深烙印在心裡,以致對於那城市有著許多繁華瑰麗的幻想,想著,若哪日飛向那國度,第一站一定要踏落紐約中央公園的草地。天不從人願,奔往那國度落腳的第一站是沒有夏季的舊金山,毫無心理準備,更少期待,在腦海中她僅是個地理課本上曾出現過的城市名。

在美國的三年,因家人工作之由,始終沒有搬回洛杉磯的家居住生活,因此,住在 San Jose 這三年,內心多半是未知而擔憂的,或許是對一個新空間的期望、寄託與實質之間的落差。記得尚未抵達之前,收到了即將入住的租屋照,令人興奮,十坪大小的空間,細心佈置仍會是個溫馨可人的小窩,但,這天始終在路上,沒有到來,而心中那份極為需要的歸屬感與安全感,一直若有似無地懸缺著。

那些年,因著地利之便,給自己安排了一、兩趟小旅行。

第一趟選擇飛往西雅圖,轉搭郵輪至阿拉斯加看那銀藍光色的冰山,行程中除了沿著海域停靠幾個首都城鎮,也在氣候和煦的加拿大維多利亞港稍作停留。還記得那天港灣氣候冷冽,搖頭晃腦地搭乘接駁車前往市區,雙層巴士上,乘客一手按壓不時吹起的帽子,一手慌忙拿起錄相機胡亂搶拍。抬頭看著灰藍的天空,沿途多次參差樹枝劃過,乘客們起站、低蹲避諱面與面的交錯。無法正面迎視,像是對於人生的期待與失落的交錯重疊,期待著能否找尋可稍作藏匿的樹屋裡,休息喘息。這是我對這城市最深的畫面和印象,很美、很自由、很和煦,也很寂靜。

七天八夜的航行路線,第一次這麼靠近北極圈海域,沿途停靠一些城市,如 Juneau、Skagway、Ketchikan 等等,對許多人來說,應該是趟慵懶多元且放鬆的旅程,但我卻始終在旅途中找尋一絲安定。許多人眼裡的美好畫面,有時是透過了片面假象在海中飄盪著,漂到了某處,踏了岸、望了景,新鮮與美好能綿延的長度,似乎是因著人與景物間那層視網膜擴散或剝落,令人恐懼。

那是第一次發現自己真心想擁有一個屬於自己能全權掌控的場域,即便沒有佈景。

下了船,似乎還在晃著身子,有些不真實。阿拉斯加海域中的大小冰山,不曾想像,以為就是座潔白山嶺,遙望遠處的山腳邊,應該是雪白色冰霧,帶著這人造地球所賦予的漬跡。爬往較高的甲板上,倚靠郵輪鐵欄邊,廣播員解釋著行經航道因其他船隻交錯而需停留放緩,那時看著一旁被船身撞碎的小冰山塊,雪白中透著綻藍,像是來到了宇宙無法解釋的異度空間,我不確定是否真實,亦不確定自己身處何地。這就是一直以來所冀望的嗎?答案似乎越來越模糊了。

踏上西雅圖後,愛上這城市,也許是因為她帶給我的安全感。無需搭乘任何交通工具,就能走遍這城市;她方正、簡單、易懂,最重要的是,明確的街廓可以讓我很清楚知曉,這就是我所處的地方,安心。這是我在美國一直找尋的認同感,極其渴望能在這陌生國度,找到屬於自己真正的家的感覺。曾想著,也許內心欣賞著舊金山帶給我的氣息,孤芳美麗卻有些不明究竟;而西雅圖卻能給我這樣的安全感,有些驚訝,或許是曾提及的微雨。

東西岸的時差三小時,後來的紐約行,飛往東岸的時刻被大雪延後了一整日,有些心急,有些失落;開心的是,同樣是飛往陌生城市,有親愛的家人在那兒等待著我,陌生城市竟突然有了家的感覺,多麼讓人難以理解的心情。

飛往紐約的途中,心情早已開始從這國度裡緩慢剝落著,只是速度有些緩慢,在空中望著一朵朵棉花糖般的雲朵,耳機裡的音樂早已忘了是什麼,只記得倚窗的自己,落了好幾次淚水,內心逞強地告訴自己,無論如何,要為自己找到家的感受,即使早已奮力甚久,即使早已知道結果。飛行中,個性倔強的我,在內心告訴自己,這趟,就和家人朋友們一起好好探險這一直都想前往的城市,她是我內心的第一,至今仍是。(推薦閱讀:紐約,讓人學會「歸零」的城市

據說那年的紐約,是近年最寒冷的一次。其實我沒看見中央公園的草地,踏上的全是結冰的雪白,每一踏烙上的腳印,都告訴著自己,一定得再回來,回來看這片雪白下真實的原貌,因為那是腦海中曾想過的畫面,而置身其中的幸福快樂,那畫面裡有最真實的自己。很重要。

紐約像極了更大更快速的台北,霓虹起落、多采多姿,無一處不是喜愛,雖然地鐵有時令人膽戰,但站與站間的廊道,有著超乎專業的街頭樂團表演,駐足許久。曾試想,若有天能和心靈伴侶一起牽手走遍紐約,那會是什麼感覺?

也許是像《曼哈頓戀習曲》(Begin Again)的男女主角般,一起牽手踏過每條有著霓虹招牌的街道,走往歌劇院那方的時代廣場,搭上地鐵並肩倚靠,分享器裡的音樂,流串過耳機線只需要零點一秒,串起的記憶卻無限延伸。那樣的距離,其實,很近、很近。在那樣的城市裡,彼此能否走過漫長黑夜,在晨曦時,回到同個空間,安心喝著每天需要的黑咖啡,相視而笑。紐約,是個美好的記憶。

三年的時間,藉由幾個旅行過的城市和自己居住的所在,找尋所謂的「家」,似乎始終不曾抵達終點。東急西緩,節拍器在飛行中不斷調整著,佯裝堅強不被吹散的雲朵,要自己將所有淚水留在空中、凝結,不帶往落下的城市,那是給自己的指令,因為,飛行的時差不能被改變,只能依循。(同場加映:14 歲踏上一萬公里以外的路:勇敢是我唯一選項

有些惆悵,有些無奈,倘若能重新一回,或許,我依舊會選擇這樣的方式,在每個不同的城市裡,留下當時的記憶,用城市的步行去釐清許多曾經的以為,什麼是家,家在哪兒,內心真正的冀望能否真實面對,就讓那些越顯清晰的淚珠,留在飛行時的對流層中,落腳下個城市的記憶,只有快樂和更快樂。

為此,我仍必須為她(舊金山)註記,無論多久,她永遠都是讓我擁有快樂記憶的美好城市。無論多久。(推薦閱讀:玩瘋加州!關於舊金山你不知道的 20 件事

牛奶焦糖冰淇淋鬆餅

天氣稍稍轉涼了,但早晚溫差依舊非常大。可能內心知道今天會是非常忙碌的一天,所以一早就不由自主地做了非常澎湃的早午餐,坐在陽台窗邊,涼風徐徐,邊看買了很久的《兩個人的老後》,緩緩吃完後有種可以動起來的感覺。

食材

2 包市售已分裝鬆餅粉

3 顆雞蛋

1 碗香草冰淇淋

1 條辣味熱狗

1 塊冷凍鱈魚

1 顆酪梨切小塊

1 顆蜜桃切片

適量自製蘋果奇異果果醬

適量薰衣草海鹽

適量藍莓(草莓或各式莓果類)

適量巴薩米克醋

少許焦糖

少許松子

以上食材、調味用量皆可依個人喜好調整

步驟 Method

今天幫自己做的早午餐是「藍莓焦糖冰淇淋鬆餅」。這次用的鬆餅粉是在日本超市買好四小袋一大包販售的鬆餅粉,依照包裝外的指示製作鬆餅,將兩顆蛋與兩包鬆餅粉一起打勻,分次放入平底鍋中小火慢煎。另一爐火上再起一小平底鍋,小火煎熱狗及太陽蛋。同時間,小烤箱裡也烤著冷凍酥烤鮪魚。

小火等待所有過程間,可先取一木盆,放入當日準備好的沙拉葉,切上一顆酪梨、蜜桃或其他自己喜歡的水果,一起放入沙拉葉中,淋上巴薩米克醋拌勻,最後撒上松子,沙拉部分即完成。這時兩平底鍋中所製作的鬆餅、太陽蛋及辣味熱狗也同時可完成上桌。

這天,不小心把準備好的草莓連同玻璃碗給摔了,臨時改成冷凍的藍莓替代。在鬆餅上放上一球香草冰淇淋,趁著有些融化時撒上藍莓,最後再淋上些許焦糖(或楓糖),甜滋滋的幸福鬆餅早餐就完成了。差點忘了,每天早餐一定要有榛果豆奶黑咖啡。料理時總是會狀況百出,只要能隨機應變出自己喜歡的料理,無論用什麼方式取代或改變,都能完成這道料理,那就是最真實且幸福的味道。(也推薦試做:法國果醬入門款,法式藍莓果醬

 

更多人生況味,來看看灣岸餐桌:況味隨影,料理一桌抒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