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婦女節過後,讓我們認真談論性別問題。職場裡頭,存不存在性別歧視?除了職場性騷擾同工不同酬之外,今天讓我們談談另一個問題:Manterrupt. 為什麼男人總是在女人說話時,不停打斷她?

身為女人,你也曾想怒吼「別再打斷我說話了嗎?」「可不可以先好好聽聽我要說的是什麼?」「你剛剛說的,不就是我之前報告中提到的概念嗎?」

聽過一個詞,叫 Manterrupting 嗎?如同字面的意思,Man 和 Interrupt 指的是「男人不必要地打斷女人的談話。」這樣的狀況,在職場上,舞台上,生活中,身為女人的我們應該都不陌生。


等等 Kayne West, 現在這好像是 Taylor Swift 的場子

說說最經典的例子,2009 年的 MTV 音樂錄影帶大獎(VMA)盛事,Taylor Swift 正準備發表得獎感言時,Kanye West 衝上台硬生生的搶過麥克風,烙下一句:「恭喜你 Taylor,但你等等,我會讓你把話說完」並接著說「Beyonce 的音樂錄影帶才是史上最棒的!」

太遙遠的例子?那想想職場上吧。女人報告到一半,男人突然用更大的嗓音、更明確的語調,把她講過的話重說一次,或用居高臨下的姿態重頭到尾解釋一次。這樣的「解釋」現象,在職場上屢見不鮮,也被稱作為 Mansplainging.

看完例子,來看看血淋淋的數據吧。Facebook 營運長雪柔·桑德伯格以及華頓商學院教授 Grant 引述資料,「一個多話的男性領導人會被同儕視為更有能力(10%),而一個女性領導人若是話多了,則會被同儕認定能力不足(14%)」而根據普林斯頓 2012 年的研究「女性在職場會議中只有 25% 的發話權,有 75% 都是男性在說話。」

為何會有 Manterrupting 以及 Mansplaining 的現象(或是我們可以更性別中立的稱呼此現象為 Talk-blocking),心理學家紛紛提出不同的原因,原因或許不只是一句「男人覺得自己才是老大」這麼簡單,但這樣的現象屢見不鮮,也讓社會上女人的發聲權處處受限。對於女人來說,只要 Manterrupting 情況持續,擁有席次,不見得等同擁有發話權。(同場加映:從科學家的裸女襯衫看 Casual Sexism

Manterrupting 背後的心理學:並非全然是男人的錯?

語言心理學家 Hancock 和 Rubin 對男女的語言習慣提出觀察分析,發現多數的情況下,女性儘量避免直接回答問題,多用「可能」「像是」的詞彙,較劇烈的形容詞,如「非常」「超級」,過場詞像是「恩」「我覺得」,以及反問問句,像是「你覺得呢?」「對吧?」,總的來說,女人的語言溝通習慣更優雅委婉,更有溝通轉圜餘地,但也因此聽起來更不篤定。

相較之下,男人習慣簡潔明確的表述方式,他們少用委婉的詞彙,通常也不介意直接點出問題,或打斷對方。「約三分鐘的對話裡頭,女人平均只會打斷男人一次;但男人打斷女人的次數多達 2.8次。」研究指出。

另一位心理學家 Ms Chemaly 則直指 Manterrupting 是男人過度有自信的表現,男女在職場上的自信有巨大的鴻溝。

「為何男人這麼有自信?這不只是大腦運作的差異,而是從小到大,我們都不避諱告訴他們『你們很棒』,『你們擁有發話權』。那女人呢?」

名為 Ms Tannen 的心理學家則承認 Manterrupting 背後的不平等現象,同時也指出,男人與女人溝通的目的不同。男人溝通,為了「獲得進展」;女人溝通,為了「產生連結」。因此對於男人而言,人生更像一個梯子,排得越高就是越好的位置;對女人而言,人生像一張網,希望盡力產生越多連結越好。一個垂直發展,一個水平發展。

Joyce Benenson的論文中依據 Ms Tannen 的理論發展,解釋男女對話的互動過程。男人先提起某個他熟知的觀點,女人先點頭稱是表示贊同,建立關係的同時,希望自己能被邀請發言。但男人會接收到的訊息是她同意我,所以我可以繼續說下去,並用一種「我懂得比較多」的姿態。同樣的道理,也發生在 Mansplaining 的情形上。(Mansplaining 詞彙出自 Rebecca Solnit 的論文中,她並寫作一書名為《男人對我解釋所有事情》。)

總結以上幾個心理學家的說法,男人與女人的語言世界基本上是兩種秩序,當然這並不代表每個男人、每個女人、每場對話都是如此。但諸如此類,男人不讓女人說話的現象,確實常常發生。

無論男女,我們可以問自己這樣一個問題:男人與女人進到職場,玩得究竟是哪套規則?職場上崇尚的是陽性特質還是陰性特質?(同場加映:職場上的女人:專訪德盛安聯全球 CEO

寫給男人與女人,如何避免 Manterrupting?

無論把矛頭指向誰,對解決問題都無濟於事,Time 雜誌列舉了以下5個具體避免 Manterupting 的實踐練習,幫助我們打造讓兩種性別更舒服自在的職場環境。

1.承認 Manterrupting 的現象,仍是性別歧視的體現

我們不見得懷抱惡意,但確實我們都有「潛意識的偏見」,這樣的歧視與偏見,與過往歷史息息相關。我們一直被這麼教育:男人領導,女人持家。因此當女性顯露陽性特質:決策、權威、領導力時,我們通常會認為她溢出了她被期待的性別角色。研究同時指出女人不只是被男人打斷,也會被其他女人打斷。

面對並承認職場對女人的不公平待遇,會是改變的第一步。

2.建立職場上的「不打斷」規則

不分性別,讓報告中減少打斷頻率,更是禮貌的表現。

美國超強編劇 Glen Mazzara 分享他發現團隊裡的女性劇作家越來越少在討論中發表意見,因為她們一發表意見不是被打斷,就是點子被偷走。因此他建立「報告不打斷」的原則,情況好了很多,整個團隊開會效率也提高。

3.第三方介入,讓打斷者知道自己正打斷別人

有時候,打斷別人的談話其實是無意識的行為,在對方打斷的第一時間,可以提醒對方「你正打斷她的報告。」又或者直接說「等等,先讓她報告完吧」或是「嘿,我很認真在聽她報告呢」如果你在現場,而你對 Manterrupting 的現象感到不舒服,就說出來吧!

4. 支持你的女性同事

無論是男是女,如果你聽到她的報告,而你很喜歡,請別吝嗇直接鼓勵她或支持她。這麼做會讓職場產生正向循環,其他人會察覺這才是對待女性員工應有的態度。

5. 把功勞給對的人

避免 Mansplainging 以及 Bropropriating 現象,就從把功勞歸到對的人身上。誰提的點子好,誰做得好,就稱讚誰。(Bropropriating 指的是男人對女人解釋完之後,默默把功勞轉移到自己身上。)

FB 營運長雪柔·桑德伯格創辦的組織 LeanIn 也給女人一些具體建議,鼓勵女人拿出職場專業的氣魄,表明「不許你打斷我,而我不需要給你個解釋。」(推薦閱讀:Lean In 女性力量征服職場

1. 掌握自己的語言

別讓語言拉垮你的專業。戒掉「我不太確定這麼說正不正確,不過...」的起手勢,練習決斷與明確的說話。以及永遠不要在報告之前,先開口抱歉。

2.練習「有自信」的肢體語言

肢體語言,決定你是什麼樣的人,讓身體語言替專業加乘,並不害怕在人群面前展現自己有多能幹。研究顯示男人在會議中,通常身體更常向前傾(記得電影裡拄著桌子身體前傾的男主管吧),這樣的姿勢讓他更不易被打斷。而女人則常身子後退,呈現容易被打斷的姿勢。

關於姿勢養成,Amy Cuddy 在 Ted 上的「姿勢決定你是誰」演講,相當值得一看。花2分鐘,雙手插腰、抬頭挺胸,假裝自己是神力女超人。你的肢體語言影響你的身體,更進而支配你的心理。(推薦閱讀:六場 Ted 演講,讓你看見自己的力量

職場裡頭有男有女,我們要玩的不是男人的規則,我們要崇尚的也不是陽性特質,而是建立讓兩個性別都自在,工作效率加倍的規則。

如此一來,或許能帶我們看見全新的職場版圖,事情做得更快速,解決問題的方法更多元,兩個性別都握有發言權能夠表達意見。我們,都期待一個更中性的職場。(推薦閱讀:不分男女都該學的職場成功學:對別人柔軟,對自己狠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