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是什麼?誰有資格定義美是什麼樣子?三月女人迷主題特企「妳,可以定義自己的美」,細數美的演變史,時代演變每種女人都美過。今天請到美的大師,跟我們一起探索,金庸作品集中的第一美女究竟是誰?(也歡迎留言告訴我們,你心目中的第一美女!)

如果要選一本講美女的經典作品,心底第一個閃過的念頭,其實是金庸的武俠全套。金庸本意不再談美,卻因為處處留心美,憐愛美,惦記美,而無處不談美。

看金庸長大的男孩女孩,都難忘金庸筆下那一個個生靈活現的美女。不過如果真要說,誰是金庸作品中最美的美女?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加上越女劍,十五部作品中,哪位美女夠格摘下最美后冠?

似乎自古以來,誰比較美就是基因中的競逐遊戲。希臘神話裡,希拉、雅典娜、維也納三位女神為奪象徵最美的金蘋果,使出渾身解數,祭出權力財富、榮耀聲望、美女與愛情,開啟一段緣起金蘋果與美女海倫的特洛伊戰爭。希臘詩人荷馬的悠悠之口傳誦,這場極具史詩重量的戰役,背後源自於幾位女神對美的不服氣。

若要爭誰才是金庸作品中最美的美女,恐怕也要論劍品評個幾十回,香汗淋漓,無論選出誰作為第一,肯定都有人不服。誰比較美,大概也和戰爭同樣殘酷吧。

翻著金庸長大,記憶裡刀光劍影裡總有美人相伴。金庸把美女寫活了,活色生香,躍於紙上,金老筆下的打鬥畫面固然精彩,若無美女添色,恐怕也讓讀者少了許多樂趣,更何況女性角色常握有情節推演的聖杯,偌大的武林裡若沒有美女相隨行走,那該有多寂寞?

《書劍恩仇錄》裡,只食花,脫俗到三軍止步的香香公主恪絲麗;
神雕俠侶裡,不落紅塵,如仙子下凡般的小龍女;
倚天屠龍記裡,相貌俊美雙目分明,美中帶有英氣的趙敏;
鹿鼎記中,讓天下男子失魂,無愧絕代麗人之名的陳圓圓;
天龍八部裡,精靈古怪又溫柔可人,亂世中的美人阿朱;
射雕英雄傳中,慧黠過人,一身輕衫巧扮男裝的黃蓉;
金庸作品中的美女太多太多。

金老沒說過誰是他心中最美的美女,倒是承認過趙敏是他著墨最多的女人,可見其偏愛。在金庸的作品翻滾來去,會發現,若要形容美女,膚白如雪,明眸皓齒(還得要秋波流轉,眼裡有神才算及格),秀髮烏黑,臉上暈紅,身材錒娜,幾乎是金庸筆下美女的必備條件。

武俠有派系之分,金老寫美女時,似乎也有美的派系與脈絡可循。選了幾個出來,看看金庸分別怎麼寫這幾位美女,可見端倪,也回憶金庸如何寫活這幾位美女,只要細看,就會發現金庸從未曾用同樣的形容詞描寫兩個女人。(推薦閱讀:女人,不只有一種樣子

脫俗似仙子

如《神雕俠侶》幽居古墓的小龍女,如《書劍恩仇錄》脫俗到讓三軍止步的香香公主,如《天龍八部》裡的神仙姊姊王語嫣。


仙氣逼人!李若彤版本的小龍女與古天樂飾演的過兒配對,每次票選「最經典的小龍女」,李若彤都遙居第一。

「披著一襲輕紗般的白衣,猶似身在煙中霧裡,看來約莫十六七歲年紀,除了一頭黑髮之外,全身雪白,面容秀美絕俗,只是肌膚間少了一層血色,顯得蒼白異常。」小龍女如神仙般的形象,以及初出古墓時,因為不諳俗世,以為買東西不用付錢,拿了東西隨手就走,卻不惹人追討要錢的美貌。

「陳家洛一見她的臉,一顆心又是怦怦而跳,暗想:「天下哪有這般美女?」只見她舒雅自在地坐在湖邊,明艷聖潔,儀態不可方物,白衣倒映水中,落花一瓣一瓣地掉在她頭上、衣上、影子上。 他平時瀟灑自如,這時竟訥訥地說不出話來。」這段寫陳家洛遇上香香公主,同樣是一幕看呆說不出話的路線,驚歎世上竟有此等美貌。

聰明嬌俏

這一類的女主角,也常女扮男裝或巧裝易容出場,騙得男主角團團轉,顯其活潑之處。如《射雕英雄傳》刁鑽可愛的黃蓉,如《神雕俠侶》蠻橫嬌俏的陸無雙,如《碧血劍》愛恨分明的溫青,如《笑傲江湖》聰慧果斷的任盈盈。(同場加映:瑪莉皇后扮村姑


朱茵版的黃蓉,與張智齡配對,非常到位!圖片來源:百度百科

「只見船尾一個女子持槳蕩舟,長髮披肩,全身白衣,頭髮上束了條金帶,白雪一映,更是燦然生光。郭靖見這少女一身裝束猶如仙女一般,不禁看得呆了。那船慢慢盪近,只見這女子方當韶齡,不過十五六歲年紀,肌膚勝雪、嬌美無匹;容色絕麗,不可逼視。」這段寫傻小子郭靖再遇黃蓉,看都看呆了。

「袁承志見她改穿女裝,秀美鳳目,玉頰櫻唇,竟是一個絕色的美貌佳人,心中暗罵自己的糊塗。這麼一個美人誰都看的出來,自己竟會如此老實,給她瞞了這許多天。」這段寫袁承志見到兄弟溫青成了眼前絕美的女子。金庸書裡,常有諸如此類的「性別」揭露場景。

「她說這話時,將臉側了過去。星月微光照映之下,雪白的臉龐似乎發射出柔和的光芒,令狐衝心中一動:『這姑娘其實比小師妹美貌得多』,待我又這樣好,可是……可是……我心中怎地還是對小師妹念念不忘?」人稱聖姑,足智多謀,處事也果斷,在情郎令狐沖前,卻是另一副溫婉的女兒模樣。

美中帶有英氣

如《倚天屠龍記》裡的趙敏,如《書劍恩仇錄》裡的回族女子霍青桐。(推薦給你:中性,超越性別的美


柔中帶剛,敢愛敢恨的趙敏,從 1979 的汪明荃到近代的安以軒,哪一代的趙敏讓你最印象深刻?

「酒過數巡,趙敏酒到杯幹,極是豪邁,每一道菜上來,她總是搶先挾一筷吃了,眼見她臉泛紅霞,微帶酒暈,容光更增麗色。自來美人,不是溫雅秀美,便是嬌豔姿媚,這位趙小姐卻是十分美麗之中,更帶著三分英氣,三分豪態,同時雍容華貴,自有一副端嚴之致,令人肅然起敬,不敢逼視」豪邁瀟灑,趙敏絕對擔得起大元第一美女這個名號。讓人印象深刻的台詞「張公子,你說是我美呢,還是周姑娘美呢?」非常能顯出趙敏的灑脫個性!


黃衫是霍青桐的標誌,1979 年汪明荃演過趙敏也演了霍青桐。

「突然間眼前一亮,一個黃衫女郎騎了一匹青馬,縱騎小跑,輕馳而過。那女郎,秀美中透著一股英氣,光采照人,當真是麗若春梅綻雪,神如秋蕙披霜,兩頰融融,霞映澄塘,雙目晶晶,月射寒江。」霍青桐的美,如月射寒江,翠羽黃衫,英氣灑脫,與妹妹香香公主走的是不同路子。

清麗秀雅

如《倚天屠龍記》可人的小昭,《神雕俠侶》中秀麗溫柔的程英,如《碧血劍》的長平公主阿九。


他們都演過小昭,儘管有點失真,少了點溫柔,但多數台灣觀眾最有印象的,大概還是電影版裡飾演小昭,聰明得很的邱淑貞吧。

「又看了她一眼,但見她膚色奇白,鼻子較常女為高,眼睛中卻隱隱有海水之藍意,說道:「你是本地西域人,是不是?」比之我們中原女子,另外有一份好看。小昭秀眉微蹙,道:「我寧可像你們中原的姑娘。」波斯美女小昭,其母紫衫龍王黛綺絲(金花婆婆)也有武林第一美人之稱。

「見她十六七歲年紀,神態天真,雙頰暈紅,膚色白膩,一雙眼燦然晶亮,年紀雖幼,卻是容色清麗,氣度高雅,當真比畫兒裡摘下來的人還要好看,想不到盜夥之中,竟會有如此明珠美玉一般俊極無儔的人品。青青向來自負美貌,相形之下,自覺頗有不如。」這一段寫溫青青初見阿九之清麗,自負卻不得不心服口服。

「楊過眼前斗然一亮,見那少女臉色晶瑩,膚光如雪,鵝蛋臉兒上有一個小小酒窩,微現靦腆,雖不及小龍女那麼清麗絕俗,卻也是個極美的姑娘。」程英秀麗溫柔,雖未美過小龍女,但金庸曾公開地說,除了小龍女之外,楊過最心服的角色其實是程英。

性格分明

如《神雕俠侶》中的美麗魔頭李莫愁、如《天龍八部》裡潑辣可愛的木婉清,如神雕俠侶中嬌蠻任性的郭芙。


陳紫函版的郭芙

「眼前此人除了改穿道裝之外,卻仍是肌膚嬌嫩,宛如昔日好女。她手中拂塵輕輕揮動,神態甚是悠聞,美目流盼,桃腮帶暈,若非素知她是個殺人不眨眼的魔頭,定道是位帶發修行的富家小姐。」

「段譽見她下頦尖尖,臉色白膩,一如其背,光滑晶瑩,連半粒小麻子也沒有,一張櫻桃小口靈巧端正,嘴唇甚薄,兩排細細的牙齒便如碎玉一般,不由得心中一動:「她……她實是個絕色美女啊!」這時溪水已從手指縫中不住流下,濺得木婉清半邊臉上都是水點,有如玉承明珠,花凝曉露。段譽一怔,便不敢多看,轉頭向著別處。」段譽手掬清水餵木婉清喝水,不由得看得呆了。

「楊過見她這麼一笑,猶似一朵玫瑰花兒忽然開放,明媚嬌豔,心中不覺一動,臉上微微一紅,將頭轉了開去。」神雕俠侶中美女並不少見,但整本書看下來,郭芙其實是唯一一個讓楊過看了第一眼就臉紅,轉頭不敢再看的女子。就連在斬斷楊過手臂後,楊過都因見了她楚楚可憐的樣貌,而不忍復仇。若要真說兩人之間有情,可能未必,但絕對是從小就彼此「互相在意」。

金庸作品裡的美女自然多得是說也說不完,乍看之下,難免會覺得金庸筆下的美女比例多到太不真實,但更或許從金老的眼光看出去,世間幾乎是無人不美的。

即便連初期形容為身材羸弱,面有菜色的程靈素,也在金庸的目光下漸美了起來。「一雙眼睛黑如點漆,朗似秋水,臉上薄施脂粉,清秀之中微增嬌豔之色,竟似越看越美,臉上笑容如春花初綻,渾不似初會時那麼肌膚黃瘦,黯無光彩,一言一笑,自有一股嫵媚風致,頗覺俏麗。」程靈素的美,栩栩如生,隨著章節推演在她臉上綻成一朵一朵花瓣。

文字本難有高下之分,美麗也是。金庸的有情筆下,每個麗人各有各的美法,一段文字,就只屬於一個人,限定一段生命,分派給一種美麗的姿態。每個角色,都終成一種美麗的記憶,停在少男少女的心裡。

大概是因為這樣,每個讀金庸長大的男孩女孩,心中都曾暗自想過誰才是金庸筆下的第一美女,都曾惦記過某位角色的愛笑癡嗔,也曾在心底許下未來想成為黃蓉、小龍女、趙敏亦或是香香公主的想望。時光荏苒,我們行走在現代江湖之上,也邊走邊找到了讓自己最舒服的美麗姿態,有自己行走江湖的一招半式,成為了無可取代的角色。

美麗也是一種江湖,柔弱是美,剛毅是美脫俗是美,入世是美溫柔是美,蠻橫是美;愛恨分明是美,愛得溫婉是美。華山論劍難分第一,在美的競逐之上,我們終究能灑脫的說,不是第一又如何,我自有自己的美法。(同場加映:美的「尺寸」不只一種

 


(點圖看三月專題:你的美,自己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