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過《十二夜》,很難不被生命所震撼。人類的力量,似乎決定了地球上其他物種的去留,可是,我們真的有這麼偉大嗎?這個世界的潮起潮落、生生不息,全是靠龐大生物圈的運作,我們又有什麼資格坐享其成呢?願,我們都能把擁有的現在,看得更深更細。(推薦閱讀:動物該有名字而不只是編號,與黑猩猩交心的珍古德

去年在好友王希文的邀約下,做了一部令我感動的電影「十二夜」的配樂。

從小我就非常喜歡狗狗貓貓,常常在路上撿到被遺棄的小狗小貓帶回家,然後用裝可憐的表情跟媽媽說「媽,讓牠吃一餐就好、一餐就好了!。」雖然我媽媽表面上罵我「又撿小狗小貓回來!」但是總是讓牠們吃上一餐、兩餐、無數餐……,如果在能力許可下,我們會把牠們留下來養一輩子,但是當時只住三十幾坪公寓的我們,並沒有能力完全收養,因此媽媽會帶牠們去獸醫院除蚤、健康檢查,養得漂漂亮亮之後再幫牠們找寄養家庭。(推薦閱讀:

這是我童年很深的記憶,自從十二歲之後就時常在做這樣的事,有趣的是不只我撿,我媽媽也時常撿一窩小貓回來,用奶瓶一隻隻餵大再幫牠們找到好的歸宿,這樣的媽媽真的讓我崇拜及尊敬。也奠定我希望為流浪動物做些甚麼的心願。

因此,當希文打電話給我,問我要不要和他一起做「十二夜」的配樂時,我一口答應,即使當時他就明確的跟我說,音樂的預算會全數拿去錄音及混音,作曲幾乎拿不到任何費用,我也欣然同意!

「十二夜」是一部記錄公立收容所真實情況的紀錄片,全片沒有任何一句對白,因此第一次看到十二夜的毛片時,只有血淋淋的事實和滿滿的狗狗哀號聲,第一次我幾乎是哭著看完整部毛片的,為什麼人類不能和其他的生物共享地球資源?地球並不只是人類的啊!(同場加映:

我認識許多在努力做 TNR 的愛媽們( TNR 是把貓咪誘捕後結紮,再放回原處),當有些民眾抱怨附近的貓咪吵時,殊不知其實他們幫我們控制了老鼠的量,由於 TNR 的關係,有些社區漸漸沒有流浪貓了,這時問題來了,老鼠橫行,愛媽們只好去別的社區「借」來貓咪控制鼠量。

現在大部份的民眾都過著舒適的生活,不會看到老鼠沿街橫行,但是卻不知道這是小貓咪們的功勞,也許下次您看到附近的貓咪,應該向牠行個禮才是!因此對於濫捕濫殺的對待方式我非常不能認同,也希望把正確的觀念傳達給社會大眾!

我無法讓大家瞭解做「十二夜」的配樂對我的意義,只是很高興能為牠們做些甚麼,也因為十二夜的關係,有些公立收容所開始改變做法,這是我們所樂見的!十二夜的配樂原聲帶也全數捐出,我們不拿任何一毛錢版稅!(同場加映:

還是再次呼籲,領養、不棄養,才是尊重生命的最佳表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