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是一種樂趣時,生活是一種享受!工作是一種義務時,生活則是一種苦役。」當我們找工作或是換工作時的變動,必然會影響到我們的生活,到底我們在工作中,想獲得薪水?成就感?還是除了使命感之外更重要的東西?讓我們先用日本人對飲食的態度,換個角度重新思考,用吃得飽與吃的好的抉擇之間,重新找回工作對我們的意義!(延伸閱讀:

吃飽重要,還是好吃重要?

說完了思考獨立,我想說一下我對經濟獨立的看法。我在緬甸有一個同事 K ,能力相當強,自視也相當高,他從泰國最優秀的朱拉隆功大學政治研究所畢業以後,回到仰光全職在一個英國的 NGO 組織政策分析組工作,這份工作雖然很有意義,他也很喜歡,但是薪水並不高。

 

為了賺外快,他不時會接口譯的案子,幫助其他國際 NGO 組織的訓練講師,或是 BBC 等國際新聞媒體記者,做英語跟緬語之間的翻譯,週末兩天工作下來,翻譯費的收入往往相當於他全職工作一個月的薪水。(同場加映:

這份英國機構的工作合約期滿時,我自告奮勇,推薦他跳槽到美國政府的援助機構 USAID 底下的執行單位去。

「我幫助翻譯的國際勞工組織(ILO)主管,時常說只要他們單位有正式翻譯職缺的話,會幫我安排跳槽去那裡上班。」他這樣跟我說。

「那你有沒有考慮呢?」我問他。

「沒有。」他立刻搖頭。「因為當翻譯雖然可以賺很多錢,但並不是我的興趣所在啊!」

「雖然在很多緬甸同儕的眼中,K 君是一個驕傲的人。但是他是一個知道自己要什麼的人,而他要的,不只是錢。」在我的推薦函裡,我是這麼寫的。

我於是放心地向 USAID 推薦這個人選,K 也很順利地就被錄取了。我完全可以理解 K 的心情,因為我自己也是這樣的人。

 

有時候我接受廣告商的邀約,進棚拍攝一、兩個小時,費用遠遠比我在緬甸 NGO 辛苦工作一整個月的薪水還高。拿到支票的時候,我當然很開心,但是如果要我辭掉工作,留在台灣多接一些媒體工作,甚至主持電視節目,好好掙錢,卻是我一點也無法想像的事。

記得我的公務員朋友阿志嗎?他平常在政府機關處理殯葬業務,假日卻是婚禮顧問,兩份似乎完全衝突的職業,讓我開始重新思索主業跟副業這件事。如果沒有這份每天接觸喪事的主業,他不會那麼珍惜這份可以接觸喜事的副業。(在工作中得到不同的快樂:

反過來說,如果他沒有堅持犧牲休假日去主持婚禮作為調劑的話,他可能遲早會受不了無窮無盡面對死亡的這份正職,雖然作為婚禮顧問根本賺不了什麼錢,但公務員的薪水卻是相對穩定豐厚的。因為到頭來,這跟錢多、錢少,關係其實並不大。

「薪水低,到底有沒有關係?」

我每次聽到有人問這個問題,都覺得這個問題問得不大清楚,因為重點應該是喜不喜歡這份工作。我們這個世代,很幸運地生活在沒有糧荒的時代,然而對於飲食這件事,如果一定要從中選擇一個的話,你覺得究竟是吃飽重要,還是好吃比較重要

再忍10年,就可以退休環遊世界嗎?

過去的時代,為了收集招待客人一餐所需要的食材,可能要騎著馬到處奔走才能張羅得到,這是為什麼用完餐後,以「ご馳走さま」來表達謝意,謝謝主人的奔波勞頓,找到這些來自四面八方好吃的東西,聚在一張桌子上。

如果只是為了要吃飽,跟平常一樣,那主人就不需要「馳走」了,只需要比平常的分量多煮一些就可以。

 

正是這樣的區別,因此一直到現在,比較傳統的日本士紳,對於飲食的觀念還是相當慎重。比如說明明肚子餓,但口袋裡的錢有限的時候,也會慎重其事地把身上的飯錢,大多拿來買一點價格昂貴,卻非常想吃、也非常好吃的東西,像是一小份生魚片,或是兩顆美味的牡蠣,就算吃不太飽也沒有關係,但是身心都因此得到了滿足。

在這之後,回家的路上才在車站前面停下來站著吃一碗路邊便宜的拉麵,或是回家取出冰箱裡的一碗剩飯,有剩湯的話用剩湯,沒有的話就用熱茶,水滾後打一顆雞蛋,上桌前再放上一顆醃漬的梅子,不另外花錢,煮成簡單的雜炊,填飽肚子。

花同樣的錢, 傳統的日本士紳寧可選擇一餐不吃, 也絕對不用不好吃的東西來填飽自己。「吃到飽、吃到撐,卻不管東西好不好吃,這跟動物有什麼兩樣?」我彷彿可以聽到他們義正詞嚴地這麼說。

確實,就算有「飽足感」,沒有「滿足感」,那有什麼用呢?吃完飯很快就忘了究竟吃過什麼,甚至還打了一個後悔的飽嗝,這種吃法真是挺讓人悲傷的。(延伸閱讀:

在我心目中,需要「馳走」,好吃卻不見得吃得飽的,叫做正業。至於那一碗填飽肚子的雜炊,就是副業。

 

因為能夠填飽肚子的工作,不見得就是最該做的工作。但是喜歡的工作,就算薪水低,填不飽肚子,我覺得並沒有關係。副業可以是睡前那一碗填飽肚子的拉麵,但是正業一定要美味。好吃的東西吃不飽沒有關係,但不要為了填飽肚子而吃,否則我們可能就會變成像是蛋白質缺乏症的孩子。

「這個討厭的工作我再忍個十年,就可以退休,到時候我就要去環遊世界!」類似這樣似是而非的推託之詞,我們都時常聽見。

但已經長期吃沒有營養的食物,導致嚴重營養不良,滿肚子積了腹水,四肢瘦弱無力的蛋白質缺乏症患者,到時候有什麼條件去環遊世界、實現夢想呢?這種夢想不會實現,也只是剛好而已。沒有訓練出對美食的品嚐能力的人,就算哪一天有幸吃到了好東西,也說不出味道,只一心一意覺得餓、吃不飽,那不是太可惜了嗎?


關於工作,我們可以換個角度思考>> 《1份工作11種視野:改變你未來命運的絕對工作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