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習慣漂流,留學海外工作,不斷的遷移似乎就是我們這一代人的宿命。可是,候鳥也有家,家,終究是最後的依歸。對於流浪慣了的你,回家,反而是一種更需要勇氣的事,因為你開始要習慣一種安定,開始要懂得維持生活的平衡。安定,對旅人來說是一個必定學習的課題,也是一個絕對有價值的目的地。(推薦閱讀:人的一生不平凡的時間,不需要這麼多

妳說妳終於想要塵埃落定,回到自己生長的故鄉,找到一個穩定的工作,然後開始過上規律的人生。這些年,看著妳不斷的遷移,像是候鳥般的無法在一個地方待的長久,一點點的安定都會讓妳感到焦慮,在每個人、每篇文章都在提倡著:「離開安穩又一成不變的生活」的時候,妳卻羨慕著這些可以安於現狀的人們。然後在聽見了楊丞琳的新歌歌詞:「你們都羨慕,我累積的飛行哩數,勉強也活出,另一種滿足。」時,忍不住頻頻拭淚。(同場加映:

這些年的美國、台灣、大陸、英國、歐洲的不斷更換工作跟居所,到處的旅行,心裡卻漸漸的空了。這次送給自己最後一趟旅行,一個人,到了比利時跟巴黎,沉澱自己喧囂已久的心。

聽說上個禮拜布魯日還下著雪,今天迎接妳的卻是大太陽的藍天,一個人坐在廣場的中央,看著隔壁的鐘塔還有歌德式的建築,妳想起了在德國慕尼黑的市政廳,破舊黑色的老建築,一直都會忍不住勾出妳內心想流淚的崇拜欲望。讓妳爬到快斷氣的鐘塔,窄小甚至呈現九十度的旋轉樓梯向上,走到自己有點頭暈,但俯瞰整個布魯日的街道還有燦橘色的落日,讓妳明白了自己一直堅持著走下去的意義。

妳不是為了不斷的流浪,才捨棄了安定,而是別人定義的安定對妳來說才更需要勇氣,因為妳不懂得對別人做出承諾,不論是感情、工作,甚至是對家人。而那一種安定,需要妳真正的定下心來,付出責任,將自己與別人的所託都放在肩上,那樣的責任跟壓力,甚至只是這樣的想法,都讓妳喘不過氣。還記得那一次撕心裂肺的分手,妳跑去了布拉格,一樣的爬上了鍾塔,俯瞰著所有的彩色格子小屋哭泣,以為是自己被拋棄,卻其實是自己一直都不敢承擔責任的心在逃避。(推薦閱讀:

背起了行囊,妳又朝向下一個城市飛去,朋友對妳說,巴黎好小好無聊,好像只剩下 shopping,妳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的確,這個城市的LV店裡還設有圖書館,喜歡工設的人忍不住要朝聖巴黎鐵塔,但對妳來說,妳好像聽見了科西莫多在鐘樓裡哭嚎,塞納河邊的樹一搖曳,妳就好像看見了伊斯梅蘭達翩翩跳起的裙襬。蒙馬特的街區,妳嗅見了雷諾瓦畫中的煎餅屋香氣,還有黑貓輕輕一躍的跳過紅墨坊的風車屋頂。第二次造訪這個把浪漫溶解在空氣裡的城市,妳比上一次來到這裡時更有自信也更篤定。因為妳知道妳即將離開,離開這變動的人生而走向安定。(推薦閱讀:

最後,妳降落在台灣。回家,對妳來說並不容易,但卻是個不會後悔的決定。

戲劇化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