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是裹了糖衣的藥,漂亮的畫面是糖,想說的話是藥。」《四時過境》的導演陳蔚爾這麼說。用鏡頭,她想記下的是生活的片段,那些生活裡頭的人,可能偶爾覺得與生活格格不入,覺得自己不合時宜,他們可能是身邊的任何一個人,是你,是他,也是我們。謹以紀錄片,記下生活的或甜或苦。

陳蔚爾(Lynn Chen),從影十餘年。作品橫跨電影、MV、廣告的她,是眾人眼中的名導演,自16釐米膠卷底片走到數位時代,儘管這條路走得艱辛,但導演從不曾放棄拍片與創作。希望透過自己的作品,感動那些心靈相犀的人們,並提攜同行的後輩,一同為台灣影視產業創造更多的可能性。(推薦閱讀:十年一覺電影夢!13 部李安代表作品回顧

當夢想走進現實,成就是付出落下的倒影

陳蔚爾:「我什麼都去學,去做,這樣我才能對片場環境能有更全面的了解。」

進入世新廣電系電影組後,在學期間除了認真學習學校課程外,更實際走進片場實習,擔任各種職位及助理:副導、編劇、攝影、製片等。畢業製作《愛情長片》入選了柏林影展的新秀單元後,漸漸地透過參與國內外影展及作品合作,在業界累積信譽打響名號。然而,在光鮮亮麗的外表背後,所付出的心血與辛勞卻鮮為人知。

放眼世界影壇,女導演屈指可數。對於蔚爾而言,這是現實,也是挑戰。在影視產業中,身為女性顯得亮眼、珍稀,執導時擁有特殊的視角與詮釋。然而,然而,長久以來的產業景況,也讓她時常得面臨不同的挑戰;儘管在業界已小有名氣,陳蔚爾在執導商業拍攝案時,有時還是會因為女性的身份,需要花費更多的心力才能建立客戶的基礎信任與認同。(同場加映:帶著短片前進坎城影展!王希婕導演:在電影圈,性格比性別重要

「電影創作這條路上,最困難的始終是突破自己。」困惑著、煩惱著、掙扎著,蔚爾始終抱著最初的理想,堅定地,往前走。


外景工作圖

靈感不會憑空而來,好的作品需要時間的累積與深刻的體悟

陳蔚爾以前的作品像把溫柔的刀子,切開唯美,望向殘酷現實,現在則帶有更多療癒的力量。無論現下或以往,都像她自個兒所形容的:「就像裹了糖衣的藥。漂亮的畫面是糖,想說的話是藥。」

「這個時代一切都走得太快了⋯⋯人心是跟不上的。似乎全世界都在鼓吹人們一切都要正向思考,好像正向思考才是唯一正確的路徑,但是有多少人會放慢腳步去關心身旁那些,走得比較慢的人呢?」(推薦閱讀:香港的繁榮背後,你聽過香港的籠屋嗎?

「我是那種容易負面思考的人。然而不同的思考面向,讓我擁有更多的同理心,知道世界上的事情有其多面性,並非單純的二元論。也因此,我更想透過作品,和用不一樣的方式思考世界、理解世界的人溝通,用作品傳達的聲音,陪伴這些人,和大家在一起。」

隨著歲數的增長與歷練的豐富,蔚爾從處女作的愛情題材,發展到親情、友情以至於人生。更為立體,也更有層次。

於是,有了《四時過境》。四季時節,切入人與人間的關係,那些人生切片,能夠看見聲音,聽見視覺,聞到記憶,嚐到氣味……觸碰到很多很多的感覺。

「長了些年紀之後,漸漸體會到生命中總有許多難以言喻的片刻,它們有時以小確幸的姿態讓人覺得美好,有時也能如災難般讓人疼痛難當。但隨著時間流轉,回望過去,我們開始明白那些小小的偶然所代表的意義,於是未來的一切變得值得等待。」

也就是這些難以言喻的片刻,堆積著,蘊埋著,最終凝聚成關於人生的創作與故事。(推薦給你:你會怎麼畫你的人生地圖

一起跑吧,在這條追逐夢想的道路上

二十多年前,座落於士林文林路的「Viva Rock 搖滾萬歲」唱片行,是蔚爾表哥的夢想結晶。除了蔚爾本人外,許多影像創作者、音樂人,包括五月天的阿信,小時候都曾在這家唱片行獲得名為「音樂」的養分。她的表哥從沒想過,自己所經營的小小影音空間,間接地影響、改變了世界,點燃了許多後進們的創作魂。

「不要小看自己任何一點點的起心動念。就如同當初只是單純想開一家搖滾樂唱片行的表哥一樣,誰也料想不到,後來會影響到那麼多人。」

星星之火,足以燎原。表哥的唱片行視聽區播放的電影《剪刀手愛德華》,悄悄點亮了蔚爾心中創作的火光。「Viva Rock」,搖滾萬歲的故事讓那把火燒著燒著,直到現在。

「現在大家所做的事情,未來會以什麼姿態影響/改變/存在在這個世界上呢?我是那麼衷心期待著。而只要還能懷抱著這個期待,我就不害怕傷心。」

《四時過境》預計拍攝成一部25-30分鐘的短片。不同季節,不同時空背景的人們,透過他們的五感體會人生況味。她/他們不合時宜,他/她們是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的孤單縮影。她/他們是妳/你,是身邊擦肩而過的人,是我們的伴侶,也是我們自己。期待著,邀您一起,在她/他們身上,看見愛的各種形式與可能。(同場加映:愛,從來就不只一種

那就是你和我,觀景窗中的小宇宙。「溝通。懷抱著與世界溝通的想望,拍片是我的方式與答案。」 -- 陳蔚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