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貼上敗犬標籤、為愛執迷不悔、想得太少、患妄想症的女神,我們身邊都可能有這四種女人,也或許我們就是這四種女人之一,女人有很多種,王迪詩說:「歡迎對號入座。」(推薦閱讀:妳是哪種丹寧女人?七種看出你個性的牛仔褲穿搭

四種女人

世上有很多種不同女人。今天且談談四種頗常見的:

1. 被貼上「敗犬」標籤的女人

Florence 三十歲,樣子不錯,衣著和生活很有品味。她在大企業任中層管理人,月薪六萬港元,擁兩個碩士學位,work hard play hard,考了潛水牌,也熱愛旅行。

「她五年沒有拍拖。肯定是要求太高吧!」大家都這樣說。但事實並不因為 Florence 挑剔,而是五年來根本沒有男人追求她。開朗、能幹、有學識,這麼好的女子居然沒男人愛?(推薦閱讀:80 分女孩沒人愛?

「我有幾個女下屬只有中學學歷,樣貌並不討好,倚賴性強甚至有點公主病,但她們全部都有老公。」Florence 聳聳肩說。「我已經接受了,女人稍為有點本事就很難嫁得出去。就算你對他很和氣,他心裡還是會被你嚇倒吧。男人始終喜歡女朋友比自己蠢,賺錢比自己少,那才不會傷害他們的自尊心呀。女友蠢些,男人便能以大哥哥的姿態去教你、指點你,飄飄然滿足了男人被崇拜的欲望。而且女友笨些,在外偷吃也不怕被看穿了。」

「若希望自己更受異性歡迎,你可以把自己弄醜一點,也裝蠢些。」有人這樣建議 Florence。

「假如自降評級遷就男人,那就算找到男朋友也不會開心吧。我希望他欣賞我的才幹,而非害怕被我搶去他的光芒。」她說。「與其委屈自己,我寧願單身。老實說,我已經過了很想很想拍拖的階段了,現在反而享受一個人自由自在。我可以養活自己,經常去旅行做自己喜歡的事,也有很多要好的朋友,一點不覺得寂寞。」(推薦閱讀:我單身,並不是因為我挑

2.想得太少的女人

Ruby 半年後結婚,最近與男朋友一起參加婚前講座。

「太受用了!」她喊道。「這講座真讓我大開眼界,而且很感動呢!我在兩小時裡哭了三次!」

「真的嗎?那講座說了什麼?」我很好奇。

「譬如說,原來結婚之後有人要負責償還房子的貸款,有人要繳付水費電費!若不是去了講座,我真的從來沒有想到結婚會涉及這些事情啊!」

我吃驚地看著 Ruby,這程度的智商竟敢結婚?她二十六歲,怎麼說都不是孩子。我不知道她活了二十六年,是否一直以為她住的房子是天上掉下來,電燈會自動開,以致「原來有人要負責交電費」教她如此震撼。如果她的未婚夫跟她一樣震撼,兩個沒有常識的人一起生活,不知會搞到火災還是水浸。

「講座還說了什麼?」我再問,同時熱切期待聽到真正有用的資料。

「不是導師提醒我還沒有想到,原來結了婚之後我要跟他的父母相處!我們一早已經決定跟父母分開住,最多過年過節見見面,倒沒想過需要跟他們相處。但導師說生活中可能出現許多無法預計的事情,例如若他父母生病,或我生孩子,總之婚後必定有很多機會跟他父母相處,所以我也得考慮老爺奶奶的感受啊。」

此人竟一直忘了原來丈夫有父親母親。我想問 Ruby,其實你知不知自己在做什麼?連交電費、跟長輩相處這麼基本的事情都是始料未及,若再跟她說溝通、包容、忠誠,會否太深?(推薦閱讀:關係再親密也想有自己的空間:結婚不是沒了自己人生

3. 患妄想症的女神

「吳彥祖和古天樂在爭奪我,教我如何選擇!」這種情況要不是在電影裡發生,就是現實裡的人出現幻覺。

大概是公主病的變種病毒,有些女人真的當自己是女神。A 小姐二十九歲,嗜好是散播謠言指某某男士正熱烈追求她,而那所謂「熱烈追求」實際上是指給她開門,或朝早見面跟她微笑講早晨。她每天都在煩惱到底應該選擇跟哪位拍拖,因為太多男人喜歡她。由於根本沒有人在乎她,所以從來沒有人說:「你照照鏡子吧!」只是曾有一個「被屈」追求她的男律師向她發律師信,警告她再不收口便告她誹謗。她聳聳肩說:「這男人很小器,真沒教養。」

「妄想被迷戀症」絕非女性專利。B 先生四十五歲,未拍過拖,以知識份子自居,抱負是拯救地球。「那個女孩?啊,她經常約我吃飯,向我請教很多人生問題,我想她多少有點當我是大哥哥那般崇拜我吧!」他到處散播這番言論,而他口中「那個女孩」是一家上市公司的 CEO ,一位四十出頭充滿魅力的女強人。

B 先生頂著一個大肚腩摸摸自己的禿頭,又沾沾自喜地周圍唱另一個漂亮的女醫生千方百計想約會他。而這一切當然僅是他的幻覺,在精神失常的角度裡他是一個男神,顛倒眾生。對一個女人最大的侮辱,莫過於老屈她暗戀一頭怪獸。

「妄想被迷戀症」有藥醫嗎?沒有。患者首先不覺得自己有病,反而嘲笑其他人不正常,可見這傢伙病到幾嚴重。假如將A小姐和B先生扔去荒島,就算他們不能白頭到老,至少可以消除他們對人類造成的滋擾。

4. 愛上賤男卻執迷不悔的女人

Miranda 擁有許多港女夢寐以求的男友──三十歲,五官端正,大學助教,對女友體貼入微。而她不快樂。

「我是否犯賤?」她掩著臉問。

「你根本不喜歡他。」我翻著雜誌說。「你真正喜歡的是那位『沒有腳的雀仔』,飛到哪,嫖到哪,一邊幻想自己是張國榮,還因為跟老闆的太太上床而被炒掉,之後整年不找工作,到處哄女人給他錢。」

「你...別亂說!我哪裡是喜歡他?」Miranda 死撐。

「連你都覺得愛上這樣的人渣太丟臉吧?你一接到賤男電話,臉都紅了。任何人提起他你都豎起耳朵來聽,花半個月薪水給他買生日禮物。男朋友對你那麼好,你卻連他生日也不記得。」

「我也知道自己不對...」她有氣無力地說。「但男朋友無論對我多好,我對他就是沒有心跳感覺。反而那個人...(她又臉紅了)我明知他壞,卻不由自主地渴望跟他一起...救命啊!為什麼我會這樣?」

「因為女人嚮往浪漫,深信一世人怎麼也得經歷一次轟轟烈烈的愛情。一個好男人可以給你一個安定的家,他的一言一行都在你預期之內,因為他不忍心傷害你。賤男擺明賤格,沒有包袱,言行都是你無法預料的,今日甜蜜給你發微訊,明天跟另一個女人遠走高飛,令你忐忑又迷失,卻又有種莫名的快感,因為掏心掏肺地哭令你覺得自己十分轟烈,十分有愛情電影女主角 feel。」(推薦閱讀:從女孩到女人,我們一定遇過的五種壞男人

「那我該怎麼辦?」Miranda 問。

「兩個選擇:一、學習欣賞男朋友為你付出的一切,若最後對他還是沒有愛意,請跟他和平分手,別耽誤人家。二、今天立即撇掉好男人跟賤男私奔,明天後悔。」(同場加映:你會讓我傷心嗎?七種在愛裡頭不想再遇到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