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過幾次戀愛,心房收留過幾個男人,也目送過幾個情人離去,即使身邊有個伴,但心裡始終還留戀著,某個難忘的身影,兩個人牽著手散步的簡單片刻,「我們沒有在一起,至少還像朋友一樣遠遠的關心,其實更長」無論如何,能在心裡惦記著一個人,也是另一種幸福!(延伸閱讀:

愛情將我麻痺,架住四肢。愛情突襲我,令我不及抵抗。苦澀又甜蜜的愛情,我的靈魂已被粉碎,還要我做什麼?—莎芙

我在某個百貨公司開講座時,遇見一位很有氣質的六十三歲女性葛蕾絲。乾淨的兩件式米色服裝、Gucci的手提包、黃色的皮鞋,都反映出葛蕾絲的品味。她說她的興趣是到處聽名師演講、老公是個顧家又和氣的人、經濟狀況穩定、生活安逸,有一對已經結婚的兒女,她說人生已別無所求。

這一天, 我請所有聽課的學生在二十分鐘內寫一篇文章, 題目是「我人生最棒的時刻」。葛蕾絲寫好文章交了上來。

「我人生最棒的時刻......是二十四歲到二十七歲這三年。那時我愛著一個男人,我們漫步在三清洞的路上,說著甜言蜜語。見他的前一晚,我總是睡不著。」

我們都在做什麼呢?其實,我已經記不得當初做了什麼。

 當時的三清洞還不是約會勝地,四十年前的青瓦台警衛很嚴格,常常會盤問人。因為我的公司在那邊,所以我們總是吃完午餐,然後短暫地約會。非常幸福。我至今仍忘不了那個時候。(你會喜歡:

我讀完這篇文章,問葛蕾絲:「喔!您和這位先生結婚了呀?」

「沒有。」(震驚!我和學生們全都暫停動作,因為我們都理所當然地認為文章裡說的是葛蕾絲的老公。)

「那您和那一位先生後來怎麼樣了呢?」

「我們分手了,因為家裡的反對。」

「您還是忘不了他?」

「對。」

「跟他分開之後就沒有幸福的時刻了嗎?例如結婚或是生孩子?不是說丈夫對您很好嗎?」

「他對我非常好,是個完美的老公。但不管別人怎麼說,我人生最棒的瞬間還是四十年前的三清洞之路......」

葛蕾絲的眼角微微泛著淚光。

我似乎能明白她為何悲傷。愛情就是這樣,是無法取代的光陰,是任何東西都無法替換的時光,是無法挽回的剎那,是即使經過四十年也無法忘懷的情感。(同場加映:有些情,錯過了才懂

葛蕾絲不幸福嗎?她應該是幸福的。

她說婚後很幸福的話應該是真的,我並不認為她四十年來瞞著老公和兒女,心中懷抱著另一個人過生活。但,她的心裡確實珍藏著對一個人唯一的愛情。她錯了嗎?她不老實嗎?她太傻了嗎?這些問題可能也都可以用「對」回答。

但是,我卻不知道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我只覺得她很令人心疼。當她低頭說:「不管別人怎麼說,我人生最棒的瞬間是四十年前.....」我很想抱抱她,因為她並沒有任何錯。關於她和那個男人之間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無法結婚、父母為何反對, 我不清楚,也不想瞭解,因為愛情被反對通常都不過出自荒謬的理由。

我所知道的就只有葛蕾絲的真心。如果回到過去, 她在四十年前不該與那個男人分開—因為他對她來說是唯一,而且那是堅決且絕對的、沒有一絲懷疑的愛情。

如果她和四十年前的男人結婚,會更幸福嗎?不,說不定過得比現在還不幸、說不定比現在還貧窮、說不定比現在還後悔,就像其他的所有人一樣,可能會折騰不休、吵吵鬧鬧、迂迴坎坷地活過來。(延伸閱讀:

但即便如此,她還是必須選擇他。藉由選擇他,才能算是她自行為愛做抉擇、證明帶來最棒瞬間的人也會帶來最糟的瞬間。因為最棒和最糟的瞬間都是在一起,所以她會更愛他,更能理智氣壯地說對自己的選擇沒有後悔。

愛情等著我們為它做抉擇。愛著的人們!快伸出手吧!好讓已經體驗過人生最棒瞬間的我們,未來能夠不留下悔恨的眼淚。

更多愛情裡的酸甜苦辣,都在《戀愛的心情我最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