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查理周刊》因為其「諷刺」漫畫,引起恐怖分子的不滿,進而造成了恐怖攻擊的憾事,在台灣許多報紙上,也可以看到以政治為主題的諷刺漫畫,甚至有全民大悶鍋等電視節目,用幽默嘲弄的方式品評時事,但諷刺跟不尊重之間的界限,法國人是怎麼拿捏的?讓我們來聽聽法國人妻與我們分享,法國人引以為傲的「諷刺文化」。(前情提要:

就在歐洲國家人民(德國,荷蘭...等等)抗議他們國家正漸漸步向「伊斯蘭化」時,相對移民政策比較寬鬆而且擁有 500 萬穆斯林(mulsuman)人口的法國遭受近 20 年來最大的恐怖攻擊: 2015 年 1 月 7 號位於巴黎 11 區的左派報社 Charlie Hebdo (查理周刊)被兩名蒙面伊斯蘭教徒闖入並射殺了裏面的員工,其中包括 1 名總編集跟 4 位知名漫畫家,這次事件造成 12 人死亡及數重傷。

造成這次事件的原因是 Charlie Hebdo 數次刊登了嘲諷伊斯蘭教的諷刺漫畫(la caricature),雖然這家報社從好幾年前就被伊斯蘭激進團體恐嚇威脅甚至還被燒掉了整個辦公室,但他們還是秉持著言論自由的態度不向這些死亡威脅屈服。其中一位漫畫家 Charb 曾經還發表過 “je préfère mourir debout que vivre à genoux”「我寧願站著死亡也不要跪著存活(意指屈辱地活著)」,以表示他對捍衛言論自由的心情永遠不變。(同場加映:


圖為 Charb 比較不激烈的諷刺漫畫。羊:「你在讀什麼?」牛:「我在讀食譜

或許讀者們會覺得奇怪,為什麼法國人不懂得趨吉避凶,明明知道前有險路還偏往死裏走?依據我個人這短短五、六年觀察的結果,原因有可能是法國人真的很鐵齒又固執,另外他們也很珍惜自己國家的傳統。其實這種諷刺漫畫已行之有年,(聽說最早的漫畫是達文西畫的耶!)。在古代的時候他們會嘲笑法國王朝,法國大革命後就嘲笑共和政府,當然也不會放過鄰近的英國還有遠方的強國中國。總而言之 la caricature 主要是以嘲諷政治、經濟、宗教、社會現象等時事以博得讀者會心一笑的漫畫。(幽默是更強大的力量:

這種幾百年的傳統被法國人視為理所當然,是他們的權利與自由,無怪乎這次事件會引起相當大的反彈。目前法國還有全世界的法國人為了抗議這種大屠殺式的暴力行為,發起了一個 Je suis Charlie (我是查理)的運動,在臉書上許多人把自己的照片換成了黑底白字的Je suis Charlie,在示威場合也有許多人用平板電腦,或列印出相同字樣以表達支持言論自由的決心。Charlie Hebdo 的創始人因為很喜歡史奴比漫畫裏的 Charlie Brown ,所以才會把報社命名為查理周刊,這是一個有趣的小八卦。


另一位漫畫家紀念四位被殺害的畫家的作品。「畫畫是急迫的]」男:不可以停,我必須到處畫畫(左邊牆上寫著四位遇難者的筆名)女:這些不是圖畫啊!

在四位遇難者當中,有位很大咖的漫畫家叫 Cabu ,他已經是位年近 80 歲的老人家了。達令對於 Cabu 的死亡表示很難過(雖然他是喜怒不型於色的人但是我感覺得出來)。達令當初念美術系時認識了一些當時蠻有名的漫畫家, Cabu 就是其中一位。Cabu 在 1960 年到 1980 年代畫了一系列的少年漫畫 Le Grand Duduche ,描寫一個金髮戴大圓眼鏡的高中生生活,這部漫畫不只讓他成為法國的傳奇漫畫家,更陪伴了許多法國人度過青澀的年少歲月。所以他(以及其他三位漫畫家的死)對法國人造成了難以想像的衝擊!

同為一個靠畫筆維生的人,我對四位藝術創作者的離開感觸很深,大部分人為了金錢、名聲、生命可以理所當然地放棄他們的理想與意志,但是這些被死亡威脅的漫畫家與編輯,卻為了保存言論自由與法國傳統不惜當了槍下亡魂,在這個以金錢地位至上的時代,他們的犧牲值得我們再度思考,什麼才是正確的價值觀。(用插畫反映現實:


Le Grand Duduche 漫畫封面

【法語小教室 】
問: 法文的 R . I . P (Rest in Peace)怎麼說? 

答: Reposer en pa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