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全球化的時代,我們總理所當然地認為種族刻板印象應該被打破。然而,其實在許多專業領域中,種族刻板印象仍然牢不可破。芭蕾,就是其中一項。這次 OISTAT 要介紹的是芭蕾舞者 Misty Copeland,看她如何在這樣艱難的環境當中突破重圍,成為芭蕾舞界難得的深膚色芭蕾獨舞者!(推薦閱讀:劇場人帶你一探舞台背後!國際劇場組織 OISTAT

對於不同族群仍有牢不可破的刻板印象

在全球化的時代,國際交流往來日益頻繁,尊重包容各式文化成為共通的核心價值,然而迄今有些領域的種族刻板印象仍牢不可破,芭蕾正是其中之一。

提到芭蕾,你會想到什麼?纖細修長、完美比例、潔白紗裙?芭蕾,總給人纖弱柔白的印象,知名舞劇「天鵝湖」更加深了刻板印象---不白皙,怎麼能稱得上天鵝? 似乎陶瓷般白皮膚才吻合芭蕾的美。最近這魔咒被全美頂尖芭蕾舞團—美國芭蕾舞團(American Ballet Theatre,簡稱 ABT )的 Misty Copeland 打破,她以努力和天賦,成為 ABT 近二十年來第一位深膚色的獨舞者(soloist)。

近年來能讓芭蕾風靡大眾的,一個是娜塔莉波曼主演的電影「黑天鵝」,另一個就是 Misty Copeland。(推薦閱讀:綻放黑天鵝的美麗姿態

在美國,職業芭蕾舞團舞者大多數是金髮碧眼,非白人的舞者少之又少。因為芭蕾注重形貌比例,隱形的種族刻板印象深植人心。初階新人多半擔任群舞者,而群舞講究整齊畫一,當一個舞者和其他人膚色不同,很難不造成影響。

成長於加州的 Misty Copeland 並非有錢人家的小公主,她的母親必須兼兩份工作才能養活四個孩子。她起步非常晚,在十三歲的時候才接觸芭蕾,但她展露了過人天賦,幾乎所有的動作都能過目不忘,且能立刻重複一遍。

2001年,18歲的她加入夢寐以求的美國芭蕾舞團,沒想到剛入團三個月就因為骨裂必須停止舞蹈訓練一年,休養後,尚未來月經的她在醫生建議下,服用賀爾蒙藥物希望能讓身體運作正常,並讓骨質更強壯,沒想到在短短時間內,Misty Copeland 從「具有合適的身材」的芭蕾神童,長成為一個曲線豐滿的女孩。(推薦閱讀:肉腳女孩的芭蕾舞鞋夢

「我花了五年的時間才學會如何跟我的身體相處」

各方負面意見如潮水般湧來,她被批評的體無完膚:「身材太壯、曲線不對、比例不對、太矮、不具有芭蕾舞者的條件」,原定的舞碼角色被他人取代。無數小時的訓練、淚水、寂寞的通勤夜晚,所有的努力似乎都要付諸流水。她咬牙緊撐,孤身一人在紐約市奮鬥,但對人們對芭蕾的刻板印象始終揮之不去,甚至當她逐漸闖出名號時,工作人員還曾私底下評論:「Copeland 不適合跳天鵝湖,她膚色就不對。」種種有意無意的譏評影響了她,她坦承「我花了五年的時間才學會如何跟我的身體相處。」 正因她天生跟別人「不一樣」,她格外用心聆聽自己身體。被問到為何大膽啟用 Misty Copeland 擔綱重要角色,ABT 藝術總監 Kevin McKenzie 回答:「芭蕾舞不僅僅是技巧天賦,人生經驗也很重要。Copeland 每次休息過後都比之前更加精進,從不將自己的天賦視為理所當然。雖然起步晚、青春期身型改變、受傷,每經歷一次挫敗,她都能從中崛起,更加閃耀。」(推薦閱讀:選擇比天賦重要

掙脫框架,為自己的色彩驕傲

即便全世界都不看好,她依然努力不懈,終於掙脫芭蕾重重框架,展現獨特美麗天賦,2014年 ABT 秋季澳洲公演,由 Misty Copeland 一人分飾白天鵝與黑天鵝,是 ABT 創團以來第一次由黑人舞者擔任天鵝湖主角,她的傑出表現獲得世界矚目。芭蕾舞界猛然醒覺,開始重視這位「不一樣的芭蕾伶娜」,媒體開始傳頌她的奮鬥史,廣告、書商、電視圈皆被她的故事吸引,Misty Copeland 成為新一代的芭蕾代言人。


Misty Copeland 與 ABT 獨舞者 Alexandre Hammoudi


Misty Copeland 站在紐約大都會歌劇院前跟自己的海報「火鳥」合照

顛覆芭蕾美學 勇敢為族群發聲

Misty Copeland 的親民特質與獨特魅力使她成為閃耀的明星,影響力超過舞蹈圈,觸及一般大眾 ,鼓舞了眾多追求芭蕾夢的少數族裔的孩子,證明了就連芭蕾如此守舊的藝術,都有突破框架的可能。她走入學校分享自己的故事,力抗芭蕾的種族刻板印象。Misty Copeland 表示「當我在大都會歌劇院看到自己的海報,我看到的不是自己,我看到的是一個黑人女性也能代表芭蕾舞、代表美國頂尖芭蕾舞團站在世界舞台上。」(延伸閱讀:外籍學生的台灣觀察:非白人可能被歧視

她不僅僅顛覆芭蕾美學,還反過來「拯救」芭蕾,她給自己定下目標「不僅要成為美國芭蕾舞團的第一位黑人首席舞者, 以自身形象為芭蕾吸引不同的觀眾群」。這股 Misty Copeland 旋風會為帶來什麼影響,令人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