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谷、塞尚同為後印象派三巨頭之一的高更(Paul Gauguin),其畫筆下的大溪地女人,慵懶、性感、天真,有一身陽光的黝黑膚色與極具野性魅力的女性胴體,那麼現實生活中的大溪地女人呢?就跟著作者 Annie Li 一起走一趟看看!(推薦閱讀:拒當乖乖女!香港女人的灑脫魅力

印象中,這些最接近天堂的女人們,看起來安逸的身形,黝黑健康的膚色,穿著扶桑花圖樣的洋裝,頭上帶朵花,舒適的坐在海邊,是高更的最有名的一幅畫之一,大溪地的女人。資料上說,高更晚年一直住在這如同天堂般美麗的島上,每天尋花問柳最後死於性病,聽起來如夢似幻放蕩不羈,在高更死後也留下許多幅這些女人的畫像,並把女人的體態描繪得如此真實。

熾熱的南太平洋中間,脫了衣服就跳下海裡消暑是住在這的人們只要天氣好時就會做的事情,沒有人在意你的身材好壞,只管享受大第賜于的溫暖海水及眼前的美景,他們都很驕傲,自己身在一個如同天堂的樂園.我遇見的每個來自大溪地的人說:這裡是天堂!

對我來說它是一個世外桃源,或許他沒有你想像的荒蕪,在帕比提市區,有餐廳有咖啡廳有點影院還有個小小的商圈,在除此之外,他是一片的青綠及蔚藍.魚而在水底優游珊瑚搖曳身姿,想看見美麗的尼莫輕而易舉!(推薦閱讀:日本最後秘境:小濱島,甜蜜海島的新選擇

在這美麗熱情的島嶼,最讓我關注的就是這裡的女人了!庭院旁的花朵,摘了就往頭上戴,沒有濃妝豔抹,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黑珍珠首飾,只要搭上如同這裡陽光般燦爛的笑容,無論年紀,一樣美麗迷人。也許是因為強烈的日照及海風,老實說這裡的女生很容易長斑,皮膚黝黑,但他們的笑容讓他們一點都不顯老,反而讓我就要在這個熱情的國度被融化了!


(男友媽媽幫我做的花圈)

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我前男友的母親,她白天是一位高中數學老師,其他時間,她在自己的工作室做衣服,也為我們做好吃的蛋糕還有可麗露,掛在牆上的每一幅畫也是她親手畫的。有天晚上在他們親戚家晚餐時,他們突然拿出一盒新鮮花朵還有葉子,原來是前男友的小阿姨要請媽媽幫他做頭上的花圈,當然連她身上的白色洋裝也是媽媽幫他做的!

 

許多華人移民的法屬波里尼西亞,雖然乍看之下帶有「每個女人都必須賢慧」的父權思想,每個女人都做的一手好花圈,每個女人都能夠做出好吃的料理,但在我觀察下,這裡的女生在家庭裡反而比較強勢,有種女人講話大聲的感覺。照片上的奶奶,是他們家族朋友中較有權勢的長者之一,那天聚餐就是由她主持禱告.

例如前男友的媽媽遍是這樣的女人,出門總是他開車,家裡一切事務都由他決定,就連我拜訪他表妹時,他與男朋友相處的情形,也是女方比較強勢呢!或許是承先起後了南島語族平埔族母系社會的傳統。賢慧卻又強勢,讓這裡的女人更有女強人般的性感!

聽說,在世界的選美比賽,大溪地小姐時常是名列前茅的呢,無論是古典美的東方美人,還是和法國混血的異國美女,或是融合原住民與東方特色的女孩這裡都能看到。

不要想像這裡是個荒蕪的島嶼,這裡的女生是很時髦很會打扮的!不少的年輕人高中過後成績比較好的都會到法國念書.我認識的大溪地人都很喜歡美國或法國的大城市,因為他們生長的地方沒有那些大型商場。但我很欣賞的是他們不會因為這樣就遺失了大溪地的風情,雖然喜歡都市的熱鬧與流行,但對於大溪地的不管花圈還是黑珍珠或是貝殼項鍊也感到驕傲!

 

 

也許是氣候的關係,這裡的女生我覺得每個都好性感,總穿著不刻意遮掩也不刻意裸露,很少看見過瘦的紙片人,不同其他南方島嶼的人們過於豐滿,他們不瘦不胖剛剛好。(推薦閱讀:我超愛自己的肉肉身材!我們愛死了珍妮佛羅倫斯的原因

我偷偷的在一場大溪地式的家庭聚會觀察平常大家都吃些什麼呢?或許身材也是跟飲食有關係,檸檬生魚沙拉是這裡的名菜,豬肉椰奶也是在每一餐中不可或缺得配角,當然還有許多好吃的法式家常蛋糕啦!於是在大溪地待上兩周之後我也瘦了,早餐吃著這裡特有的椰子麵包還有每餐都有鳳梨汁,午餐通常是檸檬魚沙拉或是白飯跟簡單的配菜,而晚餐就是火鍋或燒肉(一開始覺得挺神奇的因為這麼熱的地方吃火鍋?)然後每天下午都有媽媽親自做的蛋糕,所以我想絕對不是食物的原因,而是大家每天都在海邊追趕跑跳蹦!

 

即使是移民到小島上的法國女人,也沒失去原本法式的氣質與味道!雖然是小小的島,融合了南島語族,華人(客家人)還有法國人,使得民族多元包容,即使對我這個不會講法文的人也一樣溫柔。(同場加映:生活中的法文:誰說法國沒有胖女人?

剛好在我來到大溪地時正在舉辦大溪地的中國小姐選美 Miss Dragon ,很幸運得拿到了朋友給的票進場觀賞,要成為 Miss Dragon 除了要長得漂亮以外還要有華人的血統,才藝方面也是不可或缺呢!雖然這看起來只是一場小型的選美比賽,但在比賽的當天早上,只要每個要進場觀賞的女孩子都精心打扮,換上平常在海邊穿不到的禮服,好像自己就是要去選美一樣!果然女人愛美的天性是哪裡都一樣的!

在我看來,大溪地的女人除了有如同南太平洋陽光般的熾熱笑容見抗的膚色與體態以外,華人女性的內斂,母系社會中的強勢,還有歐洲女人的獨立,這些種種原因,讓他們看起來好美好美。或許與高更眼中的大溪地女人不太一樣,但他們的確閃耀又令人著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