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旅遊的話題年年都在談,有人表示贊同替自己的人生打開新的可能;當然也有人質疑打工旅遊是不是等於逃避人生?不過,就讓我們靜下心,聽聽《南十字星的天空》紀錄片裡,這十個正在澳洲打工旅遊的台灣人怎麼說。或許,每個人都因不同的理由,心中有著不同的想望,來到那塊陌生的大陸,但是不變的想法,都是他們想賭,能不能有更靠近夢想以及想像中生活的機會?(推薦閱讀:夢想實踐家,卻不談夢想?林弘全的 Flying V 募資奇蹟

為什麼這個世代的台灣年輕人要放下原本的工作,甘願離開家鄉,去到一個完全陌生的文化環境做勞動力的工作?在澳洲讀書的哲瑋有著和許多人相同的困惑,於是他提起攝影機,跟著身邊的台灣遊子,紀錄下最真實的打工度假生活,紀錄片也成功募資7萬多元

這不只是一個澳洲背包客的故事,也是屬於年輕世代對於當代生活的想像,嚮往自由和自主獨立的人生。(推薦閱讀:敬有點迷惘徬徨的二十幾歲

「為什麼要來打工度假?」

哲瑋觀察到來到澳洲打工度假的背包客,大致上可以分成三種。

第一種是在台灣的工作已經穩定,事業發展到一定程度,或許在未來兩三年都不會有變動了。在台灣看到的只是一成不變的日子,他們迫切需要一個出口跳脫原本的生活,希望到澳洲追求不一樣的體驗;第二種是帶著明確賺錢動機來到澳洲,他們有明確的目標需要經濟上的支援,像是回到台灣開一間屬於自己的店;第三種是對未來的人生規劃尚不明確,希望離開台灣趁打工度假的這一年尋找到以後想做的事。(推薦閱讀:告別都市人「沒事做」的焦慮!我在瑞士學習享受「安穩」

一開始哲瑋單純希望記錄下這些人的生活,帶著攝影機跟著他們的日常生活和工作。走訪了許多在澳洲打工度假的背包客,聽了這麼多的故事後,一部紀錄片的計畫慢慢在心中成形。他訪問了十個人,每個人都帶著各自的理由來到這片陌生大陸。他希望透過他們,讓大家看到年輕世代追尋的生活體驗,同時也真實客觀的呈現在工作和生活遇到的問題與掙扎徬徨的時刻。導演清楚的知道打工度假不是一個美麗的童話,澳洲工作環境的惡化、回到台灣後的生活、打工度假究竟為他們的人生帶來什麼影響都是他想探討的面向。

同時,紀錄片計畫在台灣和澳洲的八個城市播映,他希望在澳洲的旅人們,看了這十個人的故事能回頭想想自己。「有些人是因為打工的旅遊很熱門所以跟著過來,目的不如影片中的十個人這麼明確。我很希望背包客看紀錄片後,也重新想想:『我待在這裡的意義是什麼?』」對於台灣想去澳洲打工度假的人,可以評估自己當下的的生活,打工度假這個選擇是否符合當下的需求,還是追求的目標在台灣就能完成了。

在澳洲嘗試另一種生活的可能性

來到澳洲後大家的身分角色都有很大的轉換,進入餐廳、工廠、農場、按摩店等地方工作。他們接觸了過去從沒想過的工作,有些人當街頭藝人找到了一個舞台。「或許對於想做的事,本來沒想那麼清楚。但他們可以在彼此身上,找到類似的情境。對於來澳洲對自己的意義,也更加篤定。」旅人間的交流使彼此的生命經驗相映照,在彼此的相似或相異的目標中,更看清自己在在追尋的價值和道路就像影片中 Pauline 說的「我們在完成人生的某一部分。」(同場加映:國際志工教我的事:怎麼走,都不該錯過自己的人生

看見文化差異:島國思維與大陸文化

澳洲是個文化、族群都相當多元的國度,以墨爾本為例大約四分之一的人口母語不是英文,他們對於許多外國人來到澳洲生活、工作都相當習慣。但因多數背包客在生活上仍習慣與原國籍的朋友們相處,以致和當地澳洲人交集並不多,很少人真正融入當地生活,也十分可惜的未能感受到更深入的文化交流與衝擊。

相比澳洲人均生活品質佳,佔社會大多數的中產階級其生活品質也很高,他們滿足於當下的生活型態。在看見澳洲與台灣的差異後,讓哲瑋更有空間退一步重新思考台灣的島國文化和國際現況,對社會主流價值觀的影響。

「其實我覺得,澳洲還蠻小確幸的。」哲瑋身在校園,對於澳洲文化有更多觀察和反思。這幾年流行且激起台灣反思的小確幸文化,竟然是他來形容澳洲人生活價值觀的詞彙。來到澳洲讓他發現島國文化和大陸文化思維上的差異。「台灣是個小島,希望讓別人看見我們,在世界上有一席之地;澳洲是大陸,在國際上一定會被注意到。例如向世界發聲,讓世界聽到台灣的聲音這種說法,在澳洲就不會出現。」這樣的文化氛圍延伸到生活中,澳洲人普遍不會有想在人生中成就某件大事、追求成功的想法,對照之下台灣人更有希望事業發達的企圖心。

忘不了的鏡頭,他努力唱自己的歌

「其實拍攝當下跟著他們拍日常生活,就是一個場景接著一個場景紀錄。直到剪輯時某些鏡頭重新看過,才特別有感覺。」紀錄片中的 Jimmy 工作之餘是街頭藝人,那天他站在廣場唱歌。那天他唱了很久,可能因為地點和時間的不巧,行人一個個走過,沒有人駐足也沒有人投錢。這個鏡頭觸動了哲瑋,「可以感受到他多想做,正在進行的這件事。即使當下沒有人關注,他還是很認真的唱自己的歌。」這就是驅使他來到澳洲的動力,他在澳洲也繼續追著對做音樂人的夢。(推薦閱讀:一輩子的音樂人 鍾成虎

南十字星下的天空,這個離台灣七千多公里的地方,和我們擁有的是同一片的天空。也許中年世代對於打工度假這件事,充滿疑惑甚至不諒解,但年輕世代對於自由的嚮往,希望能決定自己未來生活的想法,都是相通的。他們用短暫的離開,換一個走近夢想的機會。(同場加映:「我會不會只有這樣了?」離開是為了遇見更精彩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