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過許多國家後,我們才發現,真正引人入勝的不是名勝景點,而是這個城市裡人們與文化交織出的迷人味道。想要踏過更多國家,首先得培養自己成為一個「世界公民」。哪裡都像是我們的家!不再抱著「第三者」的眼光介入,而是真正生活在旅行裡!(推薦閱讀:每一次旅行,都是回家的路

記得2013年夏初,暑假正開始的時候我便踏上捷克這塊充滿豐富歷史與文化背景的土地。這並不是我第一次背著包包獨自一個人的旅行,與十六歲時第一次出走墨西哥的那個自己比較,這次的我更多了包容與善解。

世界公民的使命無非是去突破本身對異國地域與文化上的先見認知,以一個單純的人性觀點去探討不同文化特色與跨文化衝突。我喜歡用文化的角度去辯思每個遇見的場景,大致上來說每個文化的構成與風俗習性的背後都有很多歷史與地理的連結,看一個文化必須要看透後各種構成該文化的原因。平等、公正與善解的人格是養成世界公民的重大元素。(推薦閱讀:

平等,是為了讓自我達到能以一個中立角度去觀察不同的文化。公正,是為了能以自我的觀察與研究能力去瞭解別人的文化,不受到任何主流意見或媒體影響。而善解,是為了能用一個富滿同情的心,將自己化身為當地民眾的一份子,以他們的角度設身處地思考,會能更清楚的對於該國民的文化與遭遇更感同身受。舉個例子來說,在布拉格生活的這些日子,偶爾聽到朋友談起自身與捷克人往來的經驗,他們的共同印象是冷漠與羞澀。但是翻開歷史一看,捷克人的冷漠其實源自於對於生活與政治的不安定,幾百年來的政治動盪與其人民無能實施主權的國家,又怎麼能夠對於生活感到滿意呢?雖說地緣關係影響文化深厚,但是影響捷克文化最深遠的卻是政治。(延伸閱讀:

從15世紀以後,波希米雅王國被外來政權侵佔以後,幾百年來延續到20世紀末的共產瓦解,捷克就一直沒有實質上的政治主權。當執政者無法深切的為其國民爭取幸福與安定的權力,那他們又怎麼能對生活感到滿足呢?共產主義最初的想法是出自於公平與公正,但是在後來執政者對於共產思想的根本善意解釋錯誤,而引發日後更多的執政失敗。雖然說治國不能無法無據,但是回到政治最初的概念來說,政治不就是管理公民的食衣住行,確保該國民能有個幸福與安定的生活嗎?法律與制度對一個國家來說固然重要,但是公部門能有自發的良心更是重要。因為不管是哪個國家的歷史發展,在嚴治的政權以後都會跟著出現革命或者是邁向民主與自由的政治改革。(同場加映:

不論是改革或是革命都是因為社會思想改變造成的公民運動,反映的都是人性最基本追求安定與幸福的天性,從心理學的角度出發去了解人類根本的天性,也會幫助日後了解任何文化有很大的幫助。成為世界公民的關鍵,需要屏棄先前對他國文化先入為主的成見,並且以一個“多元透視”的角度從各方面去分析該國人文思想,然後才能真正的用沒有偏見的視野去真實瞭解一個文化與國家。這個世界本來就不該存在著太多的界線,因為許多的誤會都是因為隔閡產生的,在此筆者期許有更多讀者能真心的以一個博愛與公正的心去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