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在意他人眼光,或是害怕自己或他人受傷,我們總是帶著面具偽裝自己,忽視自己內心最深處的渴望。越長越大,對於生命的描繪也越來越模糊,究竟哪一天才能看清,做回真正的自己呢?(推薦閱讀:愛上自己的人生

那天朋友眼角帶淚的大笑的說,鑽牛角尖的感覺大概就是如此吧,心中不斷的迴盪著重覆的問句:「他在做什麼?為什麼沒有傳簡訊給我?他在跟誰聚會?為什麼沒有告訴我?他在跟誰說些什麼?話題中會不會有我?他在幹嘛?為什麼已經一個小時又48分鐘沒有跟我聯絡?他在忙什麼?是真的工作還是在逃避我?現在他突然給了我一句關心,那我該不該等上八分鐘之後再回答?但為什麼我回了訊息之後他就又不讀也不回了?他是真的未讀我的訊息還是只是一個不回訊息的藉口?(推薦閱讀:別敗給感情的已讀不回:信任不用已讀
他在哪裡?為什麼不在這裡?」

如此的重覆的變態的問句,不斷的在自己的腦海中 Repeat。妳自己都知道自己已經接近病態。但在面對眾人的時候,妳仍然只是優雅的淡淡一笑,一臉的蠻不在乎,讓別人都看不出妳的情緒。

總有時候你會懷疑別人怎麼看的清,那個連自己都看不清的自己?

總有一種感覺,越往前走,離自己越遠,但離的遠了,也看不清到底起點的那個自己是什麼模樣。但怎麼樣都不可能回頭尋找了。於是繼續前進,繼續改變自己的容顏、相貌,連笑的方式、嘴角的角度都經過自己在鏡子面前的反覆練習。當別人對自己說了你好嗎?反射性的回答我很好。每一句跟別人的對話,也都經過縝密的算計,知道自己什麼樣的回應,才符合社會 social 的標準。大家都覺得你人很 Nice,覺得你隨和好相處,每個人都喜歡你羨慕你,於是這頂面具開始在你的臉皮組織下生了根。(推薦閱讀:讓巧克力融出面具下真實的你

回頭再看那還站在起點的人,早已經不是自己。

但哪張面具會陪自己走到終點?慢慢的你也已經不再在意。

上天用一雙無形的雙手在傀儡著誰的命運。好像聽見命運在嘲笑你的聲音:Welcome Welcome. 這一場永不結束的 Masquerade。

親愛的,我們總是很想要追尋那些自己尚未擁有的那種生活,或許是想要很富裕、或許是想要可以至少衣食無虞之餘,空暇時還可以去旅旅行、或許是希望能從工作中得到成就感、或許只是希望自己可以脫離一切歇斯底里,能從自己愛人的眼中看見自己的倒影,想要能夠滿足自己野心的一切。

有人終其一生都在汲汲營營、有人總是在追尋著那些得不到別人關注的 spotlight,搶著站上舞台,卻完全跑錯場,最終只能淪為跑龍套的角色,成為了別人戲裡面的配角。那些會讓你歇斯底里忘記自己是誰、忘記自己很重要、讓你黑暗到看不見光的人們,不代表你不好、或是你不重要,那只不過代表了他們很認真的在扮演他們自己生命中的主角,但你卻太認真的扮演著他們的配角。

配角的人生或許沒有人在看,但別忘了,至少有你在看。把他演好,你就會發現自己頭頂其實一直都有著的 spotlight,你從來就不是只屬於黑暗。打開心,用雙手雙腳迎接生命要給你的挑戰,轉變成禮讚。要記得,你想要的生活,重點應該放在你自己,不是別人的生活給你的生活影響後下的定義。(推薦閱讀:成為自己30歲的女主角

把自己給扮演好,因為你,就是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