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走到了尾聲,女性主義也水漲船高,跟隨名人的發言,人們開始願意去思考「為什麼女人要發聲?」回歸到女人迷初衷,我們為大家整理了五點在專家學者身上值得學習的女性主義。邀請大家跟我們複習一遍,然後對自己說:女人,值得擁有更好的生存環境。(延伸閱讀:他們都想說:女人,不只有一種樣子

(圖片來源:來源

2014年,這個世界上開始有了更多為女性發聲的聲音。從,更多人開始意識到女人的力量比想像中堅韌。「女性主義」開始成為一個被大談闊論的詞,有些人開始評論女性主義是一種厭男主義,有些人努力在為女性主義的污名化正名,各種聲音紛紛竄出,但不論優劣,女人迷都相信,當所有人都開始意識到:「女性追求自我價值,拿回身而為人同等的權利。」討論便是一件好事。(延伸閱讀:


(艾瑪華森聯合國兩性平權演講)

女人迷創辦即將邁入第四年,我們始終相信「Women are many, you are the only.」不是口號,是一件我們、每個女人從未停止在實踐的事實。借用一句艾瑪華森曾說過的話:「我們要爭取的不是女權,而是兩性的自由!」接著,就讓我們來談談今年度女人迷在更多專業學者身上學會的「女性主義」,在這個女權百花齊放的當下,我們如何努力不致使它成為消費文化?如何在各家意識形態分歧下堅持我們所相信的?來聽聽他們怎麼談論女性主義!(同場加映:

愛之於女性主義的重要性——Bell hooks

Bell hooks 是美國創作超過20餘部作品的女權作家。作品包括《激情的政治》、《女權主義理論━━從邊緣到中心》等。Bell hooks 認為女性主義不是兩性的鬥爭,她也倡導「把女權主義視爲一種生活方式的選擇,而不是一項政治承諾」。

我想,女性主義提供了一個線索,讓我找到「完整的我」。我們需要的女性主義是不懼怕「愛」、並且讓愛自由。大部份的女人透過「愛情」進而探索個人內在更多美好的境地,所以我相信女性主義並非從「愛情」與「自我」中抉擇。我們長期為女性努力的行動已經在今天逐漸爭取了一個更廣泛的討論空間,在今天,女性對「愛」有更多的選擇權,讓我們都更勇敢的、在愛裡自由。

Bell hooks 用更溫柔的角度看待女人在爭取權益的漫漫長路,她告訴我們,我們為什麼要爭取本該擁有的選擇權?一切都出自愛,也回歸愛,所以女權的爭取不應該對立在父權的壓迫,而是讓「愛」有更自由的空間。(推薦閱讀:

流行文化對女性的凝視——Roxane Gay

Roxana Gay 是美國普渡大學的副教授,她善於撰寫文化評論,曾出版過《Bad Feminist》、《 An Untamed State and the New York Times bestseller》等小說。Roxana Gay 提出女性主義對主流文化的控訴,再次為女性主義做一個不流於「字義」的示範。

我們常常沒有意識到主流文化的對我們造成的影響,不知不覺增長對性別的標籤與污名。「性」不應該成為女人被觀看的單一途徑,因為我相信女人內在有更美麗的底藴值得他人在乎。作為一個健康的流行文化應該是讓女性在衣著打扮上擁有更多維的思考空間,首先重要的是如何減少現在消費文化對女體的主宰和對男性思想的毒害?再來要知道的是,我們不應該把平等限制於「兩性」,我們必須意識到這世界不只有男人與女人,主流文化不應該迫害到其他人自在生活的權利!先選擇你要如何看待這麼世界,這個世界也會如此待你。(延伸閱讀:放開那女孩!解開球場上的女性身體

就像女人迷一直相信的一樣,女性主義是,我們想提倡更多族群的融洽,關心的不只是女人權益,更是所有在大眾文化下的權益犧牲者。這個世界上,每一種生物的存在都是美好的,學著更細心、去體會與我們不同的個體,不侷限「愛」的任何可能,才能被愛溫暖。(同場加映:

普及「性」的常態——Carol Queen

Carol Queen 是一個作家、演講家、教育家和社會運動家,她專攻於性別研究,在舊金山成立性別研究中心。Carol Queen 在美國積極的推動性教育,以雙性戀身份出版過許多性學作品。她倡導「性」的常態,認為我們應該扭轉對性的負面關,真正落實對孩子的性知識教育,才有可能改變長期以來媒體、父權對女性身體的主宰與凝視。

我很憂慮年輕族群中氾濫的強暴文化,以及孩子們隨口將「婊子」掛在嘴邊的習慣。這樣的現象顯示我們的文化容易把「性」視為一件可以開玩笑、不需要尊重的事。這要從孩子接受的教育開始改正,我們不能認為「性」只是相對於成人的事,而忽略孩子在國高中認識「性」的機會,父母們應該在孩子對性產生興趣時,便給予孩子正確的性觀念。如果不正面的與孩子討論,大部份人對性的認知都是從電視廣告得來,我們因此容易被主流價值影響對「性感」的定義。(推薦閱讀:

我們常常覺得,提起「性」有點害羞、有點不好意思,彷彿「性」是一件可恥的事。許多孩子對性的認真並非來自家長的教育,而是廣告、A片,甚至當孩子對這件事感興趣時,父母會阻止他們去了解。於是我們接受性知識的管道是主流價值對女體的雕塑、是A片過度暴力的情節。如何讓世界減少對女性身體的不公、減少強爆犯罪?我們想,從對孩子的性知識教育,是一件必要的事!

育兒是女人天職?——Ruth Fowler

我們有決定生育的權利。很多人都相信生孩子是女人的使命,傳宗接代是人類生存根源。對女人生產的期待來自對國家生產力、金融發展的展望,當「生育」指向一種非自然的系統,世界的發展似乎都落在女人的肩上?當社會責任介入了女性的生育權,我們應該拿回對自己身體的主權。(同場加映:

Ruth Fowler 是一位英國作家,作品《Girl Undressed 》帶她進入了國際的舞台。主張生育自由的 Ruth Fowler 在2013年透過 Twitter 也記錄下她從懷孕到生產的過程,生產後,她在 Twitter 打下了這段文字:

「我還有點搞不清楚我是如何讓一個這麼美麗的生命來到這世上,我不能忘記生產時的痛楚。我知道這美麗的孩子會在這世界經歷悲傷,痛苦也會激發他的熱情與意志。而我能做的只是,教會他愛與善良,然後要他也這樣去對待這個世界。」

Ruth Fowler ,一個討論「生產權」的女人,在她的 Twitter 發自內心的讚揚生命的美好,無關社會責任。


(圖片來源:來源

同工不同酬!——Judith Kuppersmith 

Judith Kuppersmith 是一位心理學教授、也是知名的關係治療師。Judith Kuppersmith 十分關心女性長期在父權下受到的傷害與不公,並且長期寫書為此發聲。她著重研究女性心裡對男性主宰的不滿,也治療過許多家庭夫妻,以陰性視角去釐清關係中的盲點。Judith Kuppersmith 認為,女性需要的不是兩性間的勝利,而是一個更和諧平等的生活環境!

除非女性在經濟上擁有和男性一樣的待遇,否則,女人永遠是次等性別。在我們的文化裡,「錢」彷彿就象徵著某種社會地位,我和我的朋友 Phyllis Chesler 做了研究,發現男女間懸殊的同工不同酬情況仍然存在,這也是為什麼女性在社經地位上時常落後於男性。1973年的時候, Phyllis Chesler 與教職員工對美國紐約大學起訴「同工不同酬」,他們試圖拒絕校方對女性員工的壓榨與歧視,時過17年,我們勝訴了。我們明白,這不是女性的勝利,這只是我們拿回該有的權利。(推薦閱讀:


(右一為 Judith Kuppersmith

女性主義者不是異類,他是你我,不論男人、女人、第三性,我們都可以抱持「愛女人主義」。我們追求愛人與被愛的權利、追求對性與生育的自主,我們渴望拒絕主流意識形態對女人性感的定義、渴望在相同的努力下獲得一樣的薪水。這些,聽起來很平凡,不是嗎?平等的願望,出於一顆最簡單的初衷,但是要扭轉世界對待女人的習慣,我們已經走在這條漫漫長路上、也準備好一鼓作氣的向前了,你呢?(延伸閱讀:

如果你是女人,我們希望你為自己感到驕傲,你必須相信你身為女人的幸福與價值,不要害怕大聲說話,因為你的勇敢,這個世界會開始不一樣。

如果你不是女人,我們希望你為女人感到驕傲,你的母親、愛人、家人、朋友,他們值得更被善待。不要害怕大聲說話,因為你的勇敢,這些女人,可以更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