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對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意義,有的人期待在旅行中找回自己;有的人渴望在旅途中認識新的自己。不過對於早已習慣熬夜加班,每天都有許多 To-do list 的都市人來說,在旅行中我們發現原來自己多麼害怕靜下來,沒事可做的日子。來聽聽作家葉揚在女人迷連載的歐洲行第三篇分享,原來享受也是需要學習的。(推薦閱讀:人生沒有一定要去哪!一瓶瑞士啤酒教我的事

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其實是一個很宅的人。

如果沒有什麼事,假日我喜歡待在家,所以你們可以猜得到,當旅遊的時候,我待在飯店裡面的時間,也比一般旅人長很多。

先從介紹一家特別的飯店開始,名字叫作 Park Weggis。

這是一家並不在鬧區也不在城市的飯店,從瑞士的琉森過去,抵達 Küssnacht am Rigi 車站,需要三十分鐘至一個小時左右,從1875年以來就是當地一家知名酒店,大部分的訪客是瑞士人跟德國人,它在一個很安靜的區域裏,準備進入冬天的這個季節更是安靜,我仔細算過,在非假日的午後,散步的一個半小時中,只遇到五個人,其中有一個是郵差。

這家飯店並不是很大,沒有夜間噴水池或豪華的接待大廳這類的設施,好像也沒有必要,52個房間,整體帶著一股溫暖與仔細的氣質,加熱的無邊際游泳池,藏有好酒的私密酒窖,提供盲眼品酒,集中精神的服務人員拿著大耙子刷刷刷地把落葉集中在一起,我很喜歡瑞士人,尤其是稍微鄉間的瑞士人,做事謹慎而認真,打招呼的時候,笑容都是穩定而真誠的,好像從來沒有企圖想要傷天害理。

停留在這裡的時間,我除了散步跟坐在椅子上面看湖以外,幾乎什麼其他的事情都沒有作。優美的瑞士,物價很高,隨便作一些事情都要扒掉一層皮,吃個飯坐個船肌膚都有燙傷的感受,好像要花一個小時沖脫泡蓋送。

幸好湖面很大,酒店就正面對著湖跟山,幾條不同的健行步道也都有兩個小時以上的路程,這麼奢侈的風景居然不花錢,走著路都有一種心情逐漸安穩下來的感覺。

說到安穩,我不得不承認那是漸漸融入鄉間之後,才發展的心得。

第一天我到 Weggis 的時候,時間才過了四個小時左右,我就哭了。

名副其實的流出眼淚來的那種哭,先生跑過來問我發生什麼事,我告訴他我想家了,這裡太安靜,沒有事情做,啪啪啪拍了幾張照片,哇哇哇地讚嘆大自然之後,我不知道怎麼度過後面的幾天。

聽起來很矯情,卻是再真實不過的事件,很難解釋城市人心裡也有很脆弱的角落,我沒有辦法嘎然地停下,無所事事就像是一個恐怖箱,讓我看不清楚,不知道將要摸到什麼,就因為焦慮而虛弱下來。

我想起小時候,曾經參加過學校的演講比賽。抽到的題目是「如何打造一座城市花園?」,我根本不明白這個命題,可是只有五分鐘準備,後來我亂講一通,還一邊作著頭頭是道的手勢,簡直是莫名其妙。這些天散步的時候,我又想起了這個事情,長到三十幾歲,我還是不知道要怎麼打造城市花園,到底是城市裏有花園,還是花園裡面建城市,不過要是剛好有人在作這個相關工作的話,倒是可以來這裡看一下。

Weggis 有真實的黑夜。

所謂真實的黑夜,就是入夜後,只有路燈跟路人的夜晚。原來在湖邊行走的船不見蹤影,幾乎沒有商家營業,真實的黑夜有一種溫柔而堅定的口氣,天鵝把頭彎進側邊的羽翼裡,寂靜的水面發出弧形的線條光影。經過幾天這樣的夜晚以後,我才明白城市人的疲憊,可能是因為沒有所謂真正黑夜應該有的界線。

當然相對的 Weggis 也有真實的白天,可以走路,可以坐船,如果事先預訂的話,還能坐馬車。第一天我按著地圖走,飯店的櫃台人員很專業,精確地告知我走到哪一個點,大約要花多少時間,「三十五分鐘後會遇到一個白色房子蓋的 Cafe,累的話可以在那邊休息吃蛋糕。」其準確度讓人嘖嘖稱奇。後面的幾天,因為安全感順利建立起來的關係,我就是圍上圍巾,照著心情散步,天慢慢亮起來後,草地跟山坡有青澀的味道,大約每十分鐘。就會碰到一些羊跟乳牛。

這裡不是印象西湖,也不是拉斯維加斯,它不是旅行社會安排給遊客的景點,它不用鮮豔的羽毛或是濃縮的汁液來展現甜美,所以如果旅人來,需要停留多一點時間,拿掉相機,把湖走完,把心情調整到一個可以藉由悠哉而達到充實感的程度,或許就能看出大自然的湖光山色怎麼一拳擊倒大景點的五光十色。

猴急就看不出價值。如果要我形容的話,這裡是這樣的一個地方。

*飯店交通資訊:Park Weggis, 位於瑞士琉森的郊區地帶,可從琉森或蘇黎世買火車票至 Küssnacht am Rigi 或是坐船至the Boat station in Weggis.

網站資訊:http://www.parkweggis.ch/en/park-weggi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