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CA (Society of the Prevention of Cruelty to Animals 社團法人台灣防止虐待動物協會)是全球性歷史最悠久的非營利動物保護組織。最先成立於英國1824年,世界各地也都陸續成立分會,宣導對動物的熱愛和應有的關懷。香港的SPCA協會已經有90幾年的歷史,並且是當地最受信賴並和政府密切合作的組織,但是台灣的SPCA僅有短短兩年的歷史,成立於2009年,其中的關鍵角色是一對雙胞胎姊妹---Connie 和 Annie。

在還沒有真正認識她們之前,還沒有訪問她們之前,光看她們的外表,會覺得這對姊妹應該只會在各大時尚派對出現的名媛才對。台灣出生、加拿大長大,念的是大眾傳播,亮眼的外型也讓他們順利拿到進入演藝圈的門票,曾經在MTV台當過主持人。漂亮的她們,也容易讓人質疑『為什麼你們要投入動保?』的動機,容易被誤會是SPCA只是她們裝飾自己的一種噱頭。

但是,她們不是。
真正認識她們,會真的被她們對這個世界、對這個世界所有生物的愛與尊重所撼動。



沒辦法不做這件事情

問她們怎麼會毅然決然投入在動物保護的活動,還自己成立基金會?她們笑笑的說『因為我們發現,好像沒辦法不做這件事情。』從小到大,她們雖然愛動物,可是其實也真的沒有想過會這麼快投入非營利組織(NGO)的工作,但是在演藝圈的一些經歷,反而加速她們發現那樣的環境並不是她們的心之所嚮,她們想要做能夠讓自己開心的事。

這一切都是因為小白,一隻沒有人看到、沒有人幫助的狗。

那時候她們剛回台灣不久,借住在朋友家,在家附近發現有一隻白色的狗被綁在路邊,看起來很痛苦,大熱天不能動,食物在前面也沒有食慾,她們還問了左右鄰居這隻狗是誰在照顧的,每個人都有點冷漠,因為反正不是自己的狗,她們忍不住留了張紙條說『請不要這樣對待狗』,過了幾天,她們每天都去看那隻狗,發現情況都沒有改善。於是,她們展開第一次的救援行動。她們不怕髒、不怕狗狗可能生病,直接抱著牠回家照顧。

 


小白


可是在講這個故事的時候,Connie突然掉下眼淚。因為小白當時已經生病的很嚴重了,她們帶牠去看醫生,發現小白已經嚴重心臟移位,也無法正常行動很痛苦。養了一個多月後,在獸醫的建議下,她們不得不對進行安樂死。Connie 紅著眼眶說:『我每次想到小白就會很難過。如果我們早一點發現牠,或許情況會不一樣。而且為什麼這麼多人明明就看到牠,卻什麼都不做?那時候我們就想,小白還只是我們看到的個案,那台灣還有多少其他的狗、其他的動物沒有被看到。那怎麼辦?』Annie 接著說:『所以我們發現我們真的沒有辦法不做這件事情。』

 


不怕質疑挑戰,只怕沒人做

『動物保護』在已開發國家是一個基本的認識跟觀念。但是在亞洲的發展一直是比較緩慢的。所以當她們投身在SPCA的時候真的面對很多挑戰。第一個挑戰:如何做的不一樣?很多人傳統印象的動保團體,就是伸手要錢,可是卻無法根本解決問題。所以她們從不特別傳統伸手要錢的活動,而是實際投入教育、各種研討會、調查虐待動物案件、和大型活動的舉辦。Connie說:『我們希望可以動物保護成為一種主流。』她們希望可以透過不同的方式讓更多人知道怎麼去珍惜尊重地球上每種不同動物的生命。動物不只是畜生,他們其實也理解跟也同樣有感覺。所以挑戰過去傳統動保團體的作法,他們今年也要舉辦大型演唱會,邀請各界明星一起唱出對生命的熱愛,讓更多人透過音樂來發現動物保護的重要。


Annie 參加台北市政府舉辦的動物遊行,親暱的抱著狗狗


跳脫傳統的作法,總是會引起討論跟質問。也常有人反諷她們說『兩個年輕漂亮的女生,能懂什麼?』也有人以為她們舉辦大型活動,又不常以募款為目的,一定是背景後台很硬很有錢。但實際上,Connie和Annie兩個人常常工作到半夜,閱讀蒐集世界各地的動物的相關新聞報導,深入虐待動物調查案件。現在的SPCA有四個人,有一個同事還兼職教英文才能有收入,Annie 甚至也會兼職翻譯電影劇本,才有錢繳交房租。Connie 笑著說:『其實我們很沒有錢,可是我們不會讓沒有錢成為不做這些事情的理由。我們做動物保護,不想炒作那些很悲傷的故事,我們希望可以帶給大家更多希望,更多真的可以改變的正面力量。』Annie 也說:『我們知道問題很大,可能很難解決,所以大部分的人可能因此選擇不聞不問。可我們覺得如果不去做,才真的不可能改變。』她們相信她們可以帶來一些改變,所以不怕質疑不怕挑戰,拼命去做。

 

Connie 一切都身體力行,她相信:只要去做,就有可能產生改變

 

沒有不能解決的

動物保護,不是同情,而是一種基本的生活態度,也是一種文化改變。

對於 Connie 跟 Annie 來說,動物保護更是這一輩子都會努力去做的事情。不只投入在救援、教育、大型活動,她們因為知道許多動物宰殺的過程,現在也選擇吃素。曾經,她們家裡長輩問『為什麼不去做一些正常的事情?』曾經,有朋友直接跟她們說『不要跟我說那些事情,我不想知道。』可是她們從來沒有想過放棄。Connie 說:『當每個人都有一點點力量,團結起來力量就更大。我們希望能夠讓更多人看到真實,而且只要不怕麻煩,就沒有事情不能解決的。』
 

只要去做,就有可能帶來改變。
不只是做救援的 SPCA,找到最根本的問題。
問題很大,問題有點嚴肅,可是,只要她們相信,只要去做,就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