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冬雨依舊的下,總覺得這樣的日子持續下去心裡就要發霉了?嘿,沿著雨聲出走吧。去一個可以透透氣的地方、去一個不需要考慮公事的城市、去擁抱好久沒有擁抱的人。回家、或是重新出發,找到讓你平靜的歸處。(延伸閱讀:一個人不代表寂寞!自處讓我們找回自己

Raining

 

雨天和冬天是最糟糕的組合。才進入十一月沒多久台北就開始下起了雨,又濕又冷,每一次下完雨,天氣就在更冷一些。這讓她的心情糟透了。

其實這一年以來也沒什麼變故意外,她在臺北有份薪水普通的工作,事情不多、老闆不難搞偶爾加加班,但次數不是頻繁到令人反感的那種。說起來這算是個健康平安的一年。

是啊,都不是什麼大事兒。也許這是一種幸福,她最近開始這麼想。但好像,也沒有發生什麼令人開心的事。上上週、去年、這個月初、昨天、大前天,複製、貼上,複製、貼上。她用那普普通通的大學學歷找到平平凡凡的22k的工作,小出版社小小編輯,一人飽全家飽,養不起父母但至少餓不死自己,反正就是大部份的時候省吃儉用付房租、繳水電費,偶爾可以看看二輪電影買390的夜市衣服犒賞自己。(同場加映:

日子也就這樣一天天過。

糟透了是當她身邊的朋友小學同學國高中同學大學社團好友等等都陸陸續續念了研究所畢業、考上公職或當上學校老師、結婚生小孩、買車買房,當他們都進入了所謂的人生的下一個階段的時候,她還在原地打轉。

糟透了是其實她也沒有想過自己想要怎麼樣的人生,可能不是公職或研究所,可能不是高薪高階或名氣,甚至也不是婚姻或家庭。糟透了是她過了兩年以上這種完全沒有進展的人生。工作上沒有升職、沒有挑戰、沒有前景,剩下的生活,她沒有約會戀愛一類的東西。所以應該也不會有婚姻和小孩。

她其實也可以就這麼過,只是當跨年那一天她的好友們紛紛對著101的燦爛煙火在人群中瘋狂大喊她們的新年新希望要出國旅行、要挑戰馬拉松、要升官加薪、要找個人嫁、要趕快還學貸的時候,她發現她沒有什麼新希望,她沒有希望,一個都沒有。(推薦閱讀:

糟透了。

連續下了十幾天的雨之後,在整個臺北都嚷嚷著快要發霉的時候,今天出了太陽。

她把這個大晴天當作一個好預兆。雖然從今天開始一連三天放無薪假,老闆說共體時艱。不用上班,也不想回老家,怎麼樣都不想留在臺北,特別是她那個照不太到早晨陽光的房間,她需要用某種方式去除全身的晦氣。一早醒來,在床上坐了五分鐘之後,她忽然想起什麼似的,傳了封簡訊,然後開始打包行李。(同場加映:

她想起老家的父母爺爺奶奶外公外婆。老人家們都身體硬朗,偶爾嘴上抱怨身體變差了、哪裡痛怎麼不方便又聽不清楚誰說話,但事實上每次為了一些生活瑣事吵嘴的時候總是火力十足。

那也是一種幸福吧。三天兩夜的換洗衣物、一小袋日常化妝保養品、一本猶豫了很久終於買下的長篇小說、手機的充電器、錢包、雨傘和圍巾。出一趟不近不遠的門兒身上好像也可以不用帶太多東西。(你會喜歡:

簡單打包的差不多後,她收到了他的簡訊。

「來我家吧。」

簡潔扼要,那正是她要的。暖暖的跟外頭一樣。

她想起他那過分好看的笑容還有厚實的肩膀。當時也許是因為他住在另一個城市而她討厭遠距離戀情,也許是因為她心裡沒辦法確認這個笑容只為她一個人而綻放,所以在斷斷續續約了幾次會之後,卻步了。

雖然那時她並不覺得可惜。

新聞說,有個大陸冷氣團從北邊而來,台灣北部在一天不到的好天氣之後會轉向溼冷,請大家注意保暖。

今天晚上也許會很冷,明天也許會下雨,但她現在,暫時有了個地方可以保護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