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上次《【替代役男的監禁日記】你只是缺乏期待自己的勇氣》之後,作家茄子皮再次和我們分享服役期間的所見所聞和領悟,這次思考的是「需要」和「想要」,我們總是要的很多、欲望無窮,卻很少想想什麼才是真正需要的,其實我們不需要一味地填補欲望的空虛,讓自己成為需要,生活就會變得滿足!(推薦閱讀:陰性空間的情慾流動與主婦叛逆

我在監獄服替代役,前幾天有一群好友來拜訪我,我們一起去吃了一間法式餐館,但是做為一位「全素食者」的我沒有太多的選擇,就請店家勉為其難地幫我弄了一盤奶油蔬菜

義大利麵,儘管如此我仍然享受,認為能和好朋友一起在如此有情調的餐館用餐,至少還能有所選擇,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再說我也喜歡那麵簡單卻深藏的層次感,是很不錯的口味。

於是離開店之前,我誠心地和老闆說了一聲:「謝謝你,這個麵好好吃!我很喜歡!」走出店門後,我的一位朋友頻頻搖頭,並問我:「你認真的覺得這裡的義大利麵很好吃?」剛聽到這句話時,我其實有一點點小受傷,覺得自己的欣賞被潑了冷水,但每一個人本來就有不一樣的口味,所以後來我試著換了一個角度去思考。(推薦閱讀:換個角度看世界比你想得近

對,我是認真覺得很好吃的,或許我比較不挑嘴,但是他有趣的問題引發了我一個很有趣的思考:「在生活中的我們,是不是總是想要的太多了?忘了思考我們的『想要』與『需要』的差別,或是忘了珍惜的我們所擁有的,不斷想要擁有更多?」,這或許就是所謂幸福的文明病,讓我聯想到了在監獄裡的一個工作,在監獄裡面,作為一個負責內勤的替代役男,我的其中一樣重要工作,就是發放和更換囚服。(推薦閱讀:【替代役男監禁日記】你只是缺乏期待自己的勇氣

最近天氣漸漸冷了,接到很多更換衣服的請求,也有一些同學(監獄裡對受刑人的稱呼)因為工作所以衣服破了、髒了、損壞了,沒有辦法舒適地工作.我總是替他們感到緊張,因為他們每個人就是褲子和衣服各兩件、外套一件,然後冬天一套、夏天一套,都已經沒有什麼選擇了,還連一件滿足基本需求的衣服都沒有,感覺一定很糟,所以每每遇到換衣服的報告單,我都盡我所能,能在當天就馬上處理好的,絕不拖延!

有學長問我:「他們都是一些大壞蛋,幹嘛對他們這麼好?」我思考後,認為他們因為什麼原因進來,和在裏面有沒有一兩件具備「基本功能」的衣服可以穿,這兩者之間其實並不存在著太大的關連性,所以我選擇相信自己,盡力為他們創造價值.至於所謂的基本功能,在現代社會的意思是只求衣服最基本的「保暖」,或是衣服在「文明」的社會生活裡為了表示對其他人的尊重,所具備的「遮蔽」意義,我感謝,因為這一份特別的工作,我也重新思考了「衣服」對人類的本質與意義。(延伸閱讀:一件衣服,綻放女孩的多樣面貌

在社會裡,許多功名利祿就彷彿一件件漂亮的衣服,顯現出不同的身分地位,我們透過許多別人所定義的「衣服」決定自己是誰,於是我們開始為了在衣櫃裡放入更多不同的衣服,勞其筋骨、苦其心志,展開了蒐集衣服的血拚之旅,在旅程中可能忘記了衣服的「基本功能」,卻不知道要將衣櫃充盈到什麼程度,對~我想大部分一直努力填滿衣櫃的人是不知道的,甚至沒思考過這個問題,到頭來,將衣櫃蓋上,我們的人生不過是一個個掛著乾淨衣服的「木架子」罷了。

如果將衣服類比為生活中的「需要」,我們可以重新打量一下自己的生活,分清楚「想要」和「需要」的差別.假如人生就像一道選擇題,有一個選項是,將很多不需要的衣服一直塞進自己的衣櫃,壓縮自己的時間空間與可能性,俗話說:「資源有限,慾望無窮.」我們在有限的生命裡追尋更多的「衣服」,試圖擴充「衣櫃」容量,目標無上限,雖然衣櫃滿了,但我們卻不知道他為何而滿,作家梭羅曾在湖濱散記裡說過:「或許我們在嘗試填滿衣櫃的同時,可以問問自己,有哪些『更重要』的事情該被完成,而且並不需要透過增加『衣櫃裡的衣服』來達成的?」 (推薦閱讀:第一次完成夢想的喜悅

這讓我想起我一位好朋友的話:「慾望有限,然後資源就無窮了。」或許在生活中我們可以擁有另一個選項,可以不是將無謂的需要塞滿自己的「衣櫃」,而是努力「成為別人的需要」,成為那一件件可以帶給別人溫暖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