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編按:
台灣有許多獨立樂團,都各有特色,而他們的現場演出,總是讓人感動得雞皮疙瘩掉滿地,他們用音樂和世界溝通,也藉由音樂更認識這個世界,今天要跟大家介紹一個成軍兩年,卻已經受邀到國外音樂祭演出優秀樂團:猛虎巧克力,如果你喜歡他們,歡迎來看看不同的他們,如果你不認識他們,更要來聽聽,這個唱出台灣年輕世代心情的獨立樂團。(延伸閱讀:曾韻方:24 歲,她用配樂闖進威尼斯

 

你有聽過猛虎巧克力這個樂團嗎?也許你還不是很熟悉,但才成軍兩年的他們,曾獲邀到德州音樂祭演出,將台灣的音樂帶向國際舞台,這個樂團的開始,是由出過個人專輯《海王星》的鄭宜農,集合了四個離不開音樂的朋友,鼓手:Hiko、吉他手:徐妹、貝斯手: Celine 一起創造出想像之外的音樂。

對於獨立創作樂團,我們的印象可能是:有個性、有強烈自我風格、有想法...等等,但在聽過他們的專輯後,讓我們更好奇,到底是怎麼樣的團體,才能創作出世故成熟,卻又清新純粹的音樂?

在訪問前對猛虎巧克力的想像,卻在訪問後完全被打破!到底這是個怎麼樣的樂團?能夠讓人每次見到都充滿驚豔,就讓我們一起進入他們的小宇宙一探究竟吧!

猛虎巧克力的樣子?我們也不知道

這四個年輕人,在成長過程中,都是一碰到音樂就再也離不開,主唱鄭宜農從小沒有接受任何音樂相關的教育,只是很喜歡「聲音」,在大學時期拿起室友的吉他後,就再也放不下了!在 07 年時因為演出電影《夏天的尾巴》,用四個簡單的和弦,稚嫩地編出電影的片尾曲後,為了要宣傳電影,她第一次登上舞台,那時宜農緊張到連弦都按不好,下台還大吐了一場,但就是這個契機,讓她發現原來:「音樂是我想要做的事情」。


主唱:鄭宜農

而鼓手 Hiko是從國小開始,因為卡通裡的搖滾樂,開始喜歡「節奏」,在一路成長過程中,也曾遇過幾次想放棄的時候,但是連手斷掉都還是要打鼓,讓他發現,自己真的離不開音樂,就毅然決然辭去工程師的工作,努力成為一名專業樂手;貝斯手 Celine ,從小正規音樂班一路念到高中,她說:「雖然自己很喜歡音樂,但當它變成一種責任的時候,其實就會開始有排斥,在高中畢業後跟家庭鬧革命,選擇不繼續念音樂,甚至覺得自己可能一輩子都不可能碰音了!」但是她與音樂的緣分並沒有間斷,高中看過的搖滾樂團在她心中埋下組樂團的種子,而剛好認識了前吉他手 William ,帶著她在音樂的路上找到方向。

而吉他手徐妹,在大學時期就在許多演唱會上擔任樂手,退伍後開始有了完創作樂團的想法,在錄音室工作兩三年離開後,開始有更多時間可以思考組樂團的事情,剛好這時候猛虎巧克力提出邀請,就這樣,四個人因為音樂而聚在一起,但當問起他們覺得猛虎巧克力是怎麼樣子,他們輕鬆地笑著說:「其實我們也不知道耶!」

因為猛虎巧克力從創團以來,就覺得創新很重要,所以他們不會設定自己想成為的樣子,反而一直想突破原本的自己,所以猛虎巧克力就跟人生一樣,雖然未知但是令人期待。(音樂裡的無限可能:跨界音樂家蘇子茵:如果人生成長的只有薪水,就不會有活著的感覺

猛虎巧克力=這個世代的年輕人

主唱宜農說:

「很多樂團可能在創團的時候,就決定好樂團的方向或音樂風格,但其實在組猛虎巧克力的時候,我就不希望我們可以被歸類,我希望在這個團體裡是可以不斷被打破、挑戰的,我們總是很勇敢的去做想像之外的事情,然後把這些東西『真實』的搬上舞台與大家分享」

這樣聽下來,會覺得猛虎巧克力就像現在的年輕人,我們回答不出自己現在或未來的樣貌,因為我們都在混沌之中找尋著自我,因為那些彷徨與對未來的不確定而感到害怕,卻又希望自己擁有突破現實的勇氣,在演唱會中,當歌詞投射在螢幕上時,許多樂迷會跟著唱,更有些人會哭,對歌迷來說,自己就是歌詞裡的那個主角,因為宜農將自己生活中體會到的情趣,放大到歌曲之中,將這個世代年輕人相同經歷,都寫進歌詞裡,所以在音樂演奏的當下,會讓人感到:我們是在一起的,那種共鳴是非常美好的一件事情。(我們都需要音樂:好音樂拉近彼此的距離

在玩音樂的路上,其實常被問到的就是現實跟理想的平衡,這也是這個世代的年輕人掙扎的地方,吉他手徐妹說:「我們總說著要拼經濟,但我覺得應該要拼的是『生活的狀態』」,玩樂團可能是興趣或是生活上的寄託,如果我們不玩音樂的話可能會有更多時間或是賺更多錢,但今天我們選擇了樂團,就是一種「生活」的狀態。


鼓手:Hiko

猛虎巧克力把自己對人生的選擇和態度,非常誠實的放進他們的音樂裡,所以總能在他們的音樂中聽到俗世之外的純粹,

鼓手 Hiko 說:「玩音樂這件事情,就是保持我們的純粹,難得遇見一件事情,能讓你快樂,當然會選擇繼續走下去,雖然因此我們可能要付出更多努力去維持生活,但我們願意,這不是每個人都做的到的」

宜農老實的說,玩音樂就是不賺錢啊!但是我們會有自己生錢的方法,我們還是可以活得很好,每個人心中可能或多或少都有勇氣、任性、理想性...等等,只是被很多事情壓抑住了,所以在猛虎巧克力的音樂裡,樂迷可以重新看見這些東西,讓大家體會到在理想跟現實間的選擇,還有很多不同的可能。(同場加映:【TEDxTaipei @ Womany】音樂家:從內在就漂亮的女人,吳苡嫣

(接下來,團隊可以給彼此更多)

謝謝你們,我親愛的猛虎巧克力

雖然選擇玩音樂很開心,但總會很辛苦的時候,這時候的猛虎巧克力就成為大家共同的力量,像鼓手 Hiko 就說:「這時候總會有團員們在你旁邊拉你一把,大家就可以再衝一下,很開心有團員們才能走到這裡」,而主唱宜農則認為猛虎巧克力是讓自己進步神速的動力,因為在團員之間的相處需要各式各樣的溝通,又因為是獨立樂團所以幕前、幕後都需要自己打理,有這些朋友在身邊,才能讓我不斷突破成長,她說:「我真的無法想像如果是以鄭宜農的身份,現在的我會是什麼樣子?絕對會卡住!」


貝斯手:Celine

貝斯手 Celine 說:「這裡是個一個可以展現自我的地方,有時候團體裡總會有些人的想法會被忽略,或被打鎗,但是在這裡大家都願意給彼此很多空間發揮,讓我能體會到自己的想法被實踐時的快樂」

徐妹就說因為團員裡有兩位女性,所以相處起來更有家人的感覺,也更有歸屬感,成為彼此最堅強的後盾,也砥勵著彼此更加往前進。


吉他手:徐妹

猛虎巧克力裡的每個人,其實都像「猛虎」,充滿著對音樂的野心,但每個人還是能在團隊中保持自己獨特的個性,而這些特色又像是哪些動物呢?主唱宜農就被形容成聰明的貓,神秘不容易親近人,而鼓手 Hiko 就是一隻忠心耿耿的秋田犬,吉他手徐妹則是心思細膩又愛漂亮的「母」的貴賓犬,最後貝斯手 Celine 就像隻可愛的海獺,平常會默默地神隱,但是只要一現身,總會有讓人驚豔的行為!

看著成員們笑鬧著描述著彼此,不難想像他們之間深厚的情感,才讓他們可以如此了解彼此,在音樂中給彼此發揮的空間,卻又能帶彼此溫暖和力量,創造出讓人無法忽視的猛虎巧克力。(成為彼此的力量:朋友一生一起走

讓我們共享音樂

除了樂團成員們之間互相鼓勵,成為猛虎巧克力不斷進化的動力之外,在今年三月獲選為美國奧斯汀 SXSW 音樂季演出名單,身為獨立樂團的他們,靠著群眾募資得到的經費,順利地前往德州圓夢,在那裡他們看到世界各國音樂的表現,無論是旋律、樂器、音樂構成...等等,都讓猛虎巧克力大開眼界,得到更多不同的音樂養分,也同時發現,我們應該要對台灣的音樂更有信心,只要繼續堅持自己的方向,保有自己的特色,就能用音樂讓世界認識台灣。(迷人的音樂節:永恆的愛與和平!色彩斑斕的胡士托音樂節

除此之外,他們遇到了其他三個台灣樂團:旺福、聲子蟲、manic sheep,其實樂團圈不太擅長教朋友,看到別的圈子會好奇但不敢靠近,但這次的相遇讓樂團間打破界限,宜農除了跟 manic sheep 主唱談音樂之外,更交流了許多運作獨立樂團的心得,相信猛虎巧克力經過這次音樂祭的洗禮,一定又可以蛻變出不一樣的創作,我們拭目以待!

最後我們請猛虎巧克力,與我們分享他們各自最喜歡的一首歌,讓我們從音樂的角度,再認識一次猛虎巧克力。

主唱宜農說,她最喜歡的是一首冷門歌《無以名狀》,會想跟大家分享是因為,這是猛虎巧克力團員們創作出來的第一首歌,有很多不同以往的嘗試,是個全新的開端,雖然有些音樂讓人感到負面,但卻很赤裸地呈現真實的一面。

鼓手 Hiko 最喜歡 《怎麼辦》,因為這首歌裡,沒有太過絢麗的節奏技巧,只用單一的節奏卻可以塑造出很有感覺氛圍。

吉他手徐妹,喜歡在晚上開車放鬆心情,最愛將自己投射到《夜工廠》裡那句:「我是疾走的旅人」,夜工廠同時專輯名稱,因為猛虎巧克力想要在夜裡,帶給人們一瞬間的光亮和溫暖。

貝斯手 Celine 最喜歡台語歌《莎呦娜拉》,這原本是鄭宜農個人發行《海王星》裡的歌曲,但是猛虎巧克力在每次演出時都會有不同的改編方式, 而不管用什麼方式表現,這首歌都很好聽,所以她最愛這首歌!

有沒有發現,每一首歌都有著不同的驚喜?這就是猛虎巧克力最獨一無二的地方,因為沒有限制,所以有無限可能,在每次的演出或是歌曲創作中,猛虎巧克力總是和不同的人合作,激盪出讓人意想不到的火花,像今年小宇宙演唱會最終場就請到了管磬和歐陽靖合作,要帶給樂迷們更多不一樣的猛虎巧克力!讓我們一起到現場感受他們的魅力,在音樂中碰撞彼此的小宇宙,交流最純粹的彼此,釋放被壓抑的心靈吧!

也來聽聽猛虎巧克力唱唱歌吧!

【交換小宇宙】夏末巡迴演唱會最終場:9/26 台北 Legacy
售票網址:http://www.indievox.com/legacy/event-post/15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