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人生最難,莫過於離別,有一種離別最艱難且永恆,那就是送摯愛的人走完人生最後一程。面對親近的人死亡,我們除了以淚相送,更重要的或許是,記得這個人,留在我們身上的愛,然後帶著這份美好的期望,繼續燦爛的活。(推薦閱讀:活著就是愛的延續

苦酒渴望被喝光

剛步進二十五歲,與此同時母親亦步進患病年齡。討厭素黑衣服的我,衣櫃中也被迫添上一套。時間從不受我控制,我才是任它擺佈,我永遠被時間推著走,被推向所恐懼的將來,被推向不幸的消息。我最後也迫於面對她的離世。此後,我不再處理我和她之間的事,我處理的是她。再準確點是靜止的她。

在會場之中,一切都有程序跟隨──向沉睡的她致冗長的詞,向蒼白的她獻鮮艷的花。在公式化的流程中我盡力抓緊所有悲傷。「Pain demands to be felt」,我心傷,我的心也渴望哀傷,有一杯苦酒渴望被我徹底喝光。(同場加映:你不需要總是堅強:五個面對脆弱的方法


圖片來源:pinterest

把自由還給她

我出生了兩次,有兩次的生日。所謂第二次生日原是個晚上,那夜我跟她說我已長大成人,能夠好好照顧自己,著她不要經常干涉我的生活。我直接宣佈獨立自主,奪回應有的自由與生命,也拒絕了她種種安排。而她完全沒有抗拒,只掛上微笑回答:「是啊,你長大了。」她不是隨便附和我的,她日後的確從我的生活中退席。(你會喜歡:真的長大了嗎?20歲後你該學會的15件人生大事

我一直認為第一次生日是醫生的努力,第二次是我的努力。或許,其實兩次也是她無條件的容許。或許,我應該更早明白她只是心願把我帶到世界,然後讓我享受這個世界。她只是心願創造一顆生命,然後賦予他真正的生命;她把他養育成人,然後讓他成為一個人。生活一向艱難,我們也不例外;但儘管如此,她仍然容讓我享受極大的自由度、讓我投身所喜愛的事情與工作。而我明白這份任性使她默默擔心了許多年月,只是她從未宣之於口。(同場加映:請感謝,願意在台灣生小孩的媽媽

 

她親身示範了愛是需要給予自由。即使這份自由會把她傷害,她還是要把自由贈予我。在她生命最後一刻,我把自由還給她:「我可以承受了,所以你也自由了。放心去吧。」


圖片來源:pinterest

 

把愛留給我

雖然死亡必需來訪,但你還可以選擇如何迎接它。那時我很希望餘下的日子能成為我和她美好的記憶。即使她的回憶很快會被焚燒成灰燼,而我的回憶將來也相同,但我還是希望如此。

 

下一頁,帶著妳的愛,繼續燦爛這世界

 

當你意識到只能向一位生者,而不能向一個死者說話時,你的嘴巴就好想傾吐一切心思。我們都把以往種種不快說出來,然後哭;又把歡樂記起來,又哭。哭泣成了一種禮儀。那段日子非常矛盾,它充滿著怨言與寬恕、敵意與信任、沉默與說話。我當時未預視到這種坦白有多重要。其實這種坦白是一個過程讓我們清理累積多年的恨;因為除掉了恨和冷漠,我們之間就出現愛的可能。(你會喜歡:還能再愛嗎?獻給所有受過傷的你

日子彷彿時光倒流了二十年,我們重獲了兒時單純的感情。假如死亡教我們痛苦是因為存在愛,那麼這份愛也會有鎮痛作用。我慢慢體會到面對死亡的方法不是遺忘,而是記著愛;因為那些都是貴重的回憶,還有是我根本無法忘記。我沒有把記憶刪除,不把過去封存;而是用愛把記憶的碎屑收藏,頑強對抗褪色的記憶;去保存逝者的祝福,將它化成生命的部份,化成心跳與脈搏,化成生存的勇氣,化成微笑。愛是種堅強的溫柔,足以抗衡喪親的悲傷。有人說「愛像死亡一般的強」,但也許愛比死亡更強。(推薦閱讀:生命的期限


(圖片來源:來源

我將會逐漸忘記她所說過和所做過的,但她曾給我的溫暖感覺是難以忘掉的。我可以忘記她的面容,但忘不了她作為母親的美麗。這種局部的遺忘也許是福,因為它容讓我把她放下,但同時把她牢記;我能讓她離去,但同時讓她留下。所以,雖然我已經失去了她,但沒有完全失去;所以我痛,但並非很痛。

即使現在她不能再愛了,但她的愛早已一點一滴充滿了我,因為她用二十五年把愛留給我。我是她的倒影,我的愛是由她啟蒙。她對親人的慷慨、對陌生人的友善、對自己的要求、對我的體諒,這都示範了一個平凡的女人非常不平凡。天神用了一天繪畫日月星晨,而她用了一生繪畫我,愛就是她的畫筆。最後死亡把她的光奪去,留下了滿天星宿。我就是她生存過的痕跡,是她的餘光。(推薦閱讀:當有一天,媽媽老了...


圖片來源:pinterest

**這是一篇代撰的悼文。生命可以影響生命,而他倆更相信死亡也可以影響生命。死亡不需被隱藏,反而需要被宣讀。我真的很欣賞這個家庭的生命力,能夠有份於他們的艱難倒是我的榮幸。

 

生命,盡情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
〉〉《生命中的美好缺憾》:短暫的人生,永恆的愛
〉〉生命很短暫,活出自己的故事吧!
〉〉生命,是最值得旅行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