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A-Lin 唱出失戀者的心聲:「原來分手是需要練習的 等時間久了會變勇敢的」,分手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我們卻都忘了怎麼去學習、去面對,無論是提分手的或是被提的,彼此都是滿腹傷痛。暢銷香港作家鄺俊宇,寫出數位時代下的失戀故事,把電影《 dear John 》裡的分手信打進手機或電腦裡,每一鍵都是回憶,每一觸都是傷心。(手機世代的愛情問題:別總是等待他的已讀不回


當短訊不短,甚或是一封信的時候,這封信,通常是在傷心時所寫。

這或許是給他的最後一封訊,既然是最後,所以你很用心的寫,緩緩把這些年,都寫進這數百,甚至近千的字裡。

如果可以選擇,你根本不想動筆,開始寫第一句,就像準備兩人間的結束,但你沒有辦法,總得有個人嘗試結束這些痛吧?

 

 

既然面對面會心軟,那麼就把所有的委屈,一次過起承轉合,讓他細讀至最後,連反駁的機會也沒有。

這很任性嗎?對不起,親愛的,容許我任性多最後一次,好嗎?

以後,我也不會再煩擾你了。(推薦閱讀:相愛容易分手難!練習面對分手的藝術

這封訊,雖在傷心時候寫,可是一字一句,除了有些說不出的委屈,其餘的,都是一位愛他的人,把曾經的暖,曾經的甜,曾經的回憶,都收藏在這封訊裡。

寫的時候,很平靜,這時候已沒有一時之氣,有的,是這戀情最後的一口氣。

在這彌留的時間,我希望你記住的,會是我平心靜氣,像說別人事般給你知道:

「你知道嗎?有些事,你真的錯了,但不要緊,」

「以後不要再重複犯,不要再讓別個她痛。」

好,寫完了,也反覆檢視過了,是時候要按傳送了。

怎麼了,怎麼眼淚到這時候仍不爭氣?呼,要結束了,知道嗎?(延伸閱讀:新形態分手療法?一鍵刪除悲傷

 

 

忽然想起,還有一句結語,好,也寫好了。

按下傳送,這封訊便化成雲,是送給他的一塊對話雲。

也是你世界裡一片新的白雲。

結語:「我愛你」

 

我們忘了學怎麼失戀
〉〉愛情咖啡館之歌:分手不分開,最殘忍的溫柔
〉〉提分手的人不見得都是殘忍的
〉〉分手之後,寫給女孩的八句愛情箴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