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你無法去討好每一個人,每件事情都有許多不同的觀點和看法,無法去說服每個人都和自己一樣,批評責難也隨之而來,但是放寬心吧。也許一開始會受傷,會害怕的裹足不前,當你重新踏一步的時候聲音又從四面而來,無可避免的,每一步都艱辛,但也更勇敢。學會和批評共處吧,不一定要全盤接受,但一定要一直一直努力下去。(加油:別迷惘!你就在夢想的路上


最近得知參加一個繪本比賽不幸落選,我這陣子的確受到不小的打擊,而且又想起到目前為止經歷的藝術創傷。

畫圖不是難事,只要一支筆在手,人人都可以畫,只是,你如果真想以藝術維生,你就得承受比平常人更多的藝術創傷,而且,你要習以為常,你要曉得,這世上有人喜歡你的畫,就一定有人厭惡你的創作。(看開點:每一天都是放手的練習:放寬心接受批評

 

 

我一直不喜歡參賽,可偏偏參賽對藝術家而言,利多於弊,如果獲勝除了能獲得獎金,知名度也大增,何樂而不為,可是失敗也是個莫大的打擊和創傷。

也因為有切身之痛,每次看《魯冰花》,我高度欣賞這本可說是台灣將「藝術創傷」搬上文壇的重要著作,裡頭郭雲天老師和徐大木老師激辯,雙方所持的立場,就足以見證台灣多年來,藝術教育中的最大致命「藝術創傷」,到了小說最後,是如何活生生逼死一個天才。《魯冰花》其中一段,徐大木老師所說:「照相的像跟繪畫的像是不一樣的。照相的像只是像,繪畫的像卻在像的上面另外還有個美。不像的畫,我真不曉得到底有什麼用處。美術是美的藝術,畫的像,我們就知道畫的是什麼,這樣就能產生美感,美感也就是美術的生命。」

「不像的畫,我真不曉得到底有什麼用處。」幾乎可以說是台灣藝術教育最大的盲點,不接受創新,不接受突破,只會守舊。(延伸閱讀:創新行銷,約會拍賣會

 

 

參賽這些年來,我一直都試圖不看評審的意見,評審的意見是他們自己個人的思維,他們不欣賞就算了,而我「報復」這些人的方法,無疑就是更加努力,證明自己有實力,讓他們覺得當初真的「看走眼」。

曾經有人說我的圖永遠不會進步,也有的人很委婉的說「期待能看到你更成熟的改寫風格和繪畫技法。創作一條漫長的路,望你再接再厲!加油!」,少部分的人更狠,直接就說得很不客氣「你這種圖永不錄用,我們不會出版。」(當時看到真的氣到火冒三丈,現在看來只覺得那只是他的個人意見),好吧,被罵就被罵,不過就像曾教高木直子的老畫家說的,「就算別人說了什麼,你也不能因此而受傷。」,不要拿別人的錯誤懲罰自己,夠了,那只是他們的意見,聽聽就好,如果你想討好每個人,那只是自討苦吃。(放鬆一下:討好自己,享受屬於你的 Me Time 好時光

這些年來,我被拒絕過,也被看不起過,可我一直相信,這世上有地方需要我的作品,而我一定會找到這個地方。梵谷說的好,「繪畫是種信仰,不在乎世人的意見是其必須肩負的使命。」

 

接受批評,但不要失去自信
〉〉哪來的自信?讓你越來越美麗的小祕訣
〉〉塔羅占卜:女人笑一個!找回遺失已久的生活自信
〉〉自信是最無價的單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