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如果你聽過《hush!》的任何一首歌,你一定會對這個樂團充滿好奇,聆聽他們的音樂就好像沈浮在一個沒有重力的次元裡,有時那裡是星空、有時像潛伏在深海,他們的音樂就像任意門,帶我們到很多不可思議的想像裡。合作好夥伴 StreetVoice 替我們開啟了通往主唱 Hush 房間的任意門,大家一定都很好奇這樣獨特的音樂人住在什麼樣的空間裡,現在我們就前往透視 Hush 「私領域」的異次元吧! (工作時也可以聽《hush!》:好的音樂,讓工作成為美好時光


走過了四個房間、看過了四種生活,StreetVoice 街頭特輯從生活的細微末節,探索不同類型音樂人的生活美學與態度,音樂人房間 VOL.3 專訪《hush!》樂團主唱 Hush。

認識 Hush 的都知道他會算塔羅牌、喜歡研究星象,也因此能從他的生活中看到他的靈感來源,房間擺著地球儀、鐘擺球、手機安裝觀看星象的 APP、平時聽著 nasa 的電台等,因此從 hush! 樂團的創作中,包括專輯名稱《X》或是歌曲的命名〈天文特徵〉〈集體催眠〉都更多了科學與未知所衍生出的一種美學與哲理。(生活美學小提案:如何成為設計之都?和荷蘭人學習生活中的城市美學

描述你的生活習慣與步調。

Hush:我跟現在的室友,住在一起多年已經培養默契,有時候我們會一起在客廳吃飯,但大多的時間我會待在房裡上網、看影集跟貓玩,在自己的房間思考不會被打擾,最近我的作息有點亂掉了,有時候白天才睡,我喜歡夜晚的氛圍。外出回到家時我會習慣的給先給貓咪聞一下今天身上的味道,算是跟他們報告今天的行程。(給貓奴:你的家就是貓咪的幸福遊樂園

▲ 從二手店買回來的老時鐘與經典款檯燈,這種檯燈早期被圖書館或銀行大量使用,此燈基本款的燈罩顏色為綠色,但 Hush 說綠色燈罩擺在牆面都是白色的房間來說太恐怖了,於是拿去換成黃色。

▲ 關於自己的床 Hush 有個提問「到底是雙人床比較孤單還是單人床比較孤單?」(你會喜歡:兩個人真的比較不寂寞嗎?

▲ 走進 Hush 的房間,床上堆積如山的衣服,連同曬衣架、耳機,搓揉成一團巨大的球體,「本來昨晚想要花些時間整理,但又覺得這就是平常的我,所以選擇讓它忠實的呈現。」Hush 說完之後便跳進衣服堆中,玩笑的說:我們來拍一張被衣服淹沒的照片吧!(喜歡你最真實的樣子:真正懂你的,才是愛你的

對於房間的佈置有特別的美學?

Hush:我沒有特別的佈置美學,但在家具的選擇上偏好白色。很多人覺得白色是「純淨」的代表,但我對白色的想像不是美好的,我反倒覺得白色可以把事物本質或瑕疵都忠實的呈現;以前的我很喜歡黑色,黑色可形成一種保護色,而白色反將所有都顯現出來。白色也象徵著精神,精神潔癖、精神疾病等,在很多白色的環繞之下,就會特別注意到髒亂,但我也不會特別整理啦! 只覺得白色不搶眼且無害,它安靜的扮演背景的角色,這樣我想事情時就不會分心。(給喜歡白色感的你:燈光設計師教你用自然光玩出居家設計

▲ 床邊的邊桌原本是搬進來練腹肌用的,後來堆滿了雜物,白色的邊桌、白色的鐘、白色的蠟燭,以及從便利商店買回的栩栩如生的動物模型,對於這些動物模型的運用,Hush 希望有一天可以作成項鍊。

 

▲ 這些動物模型被 Hush 分配在家裡的每個角落,檯燈下有一隻與原木色相當搭配的松鼠,背景則是黃玠的最新專輯,提到黃玠,他與 929 志寧是樂團圈唯二到過 Hush 家作客的人。

▲ Hush 的朋友形容他的房間是雅緻白色的房間,有種寧靜的氣息。(推薦你看:房間風格塑造人格養成

▲ 牆上貼著的帶有畢卡索風格的畫,Hush 說這是歌迷聽完〈第三人稱〉這首歌畫給他的,他覺得很酷於是收藏起來。

 

下一頁透視 Hush 的日常生活

「學習與生活的痕跡相處」

每個人對物品的傷痕接受度都不同,Hush 說:「有人告訴我,盆栽要把枯葉剪掉才會長得好,但我的盆栽就讓枯葉放著,與新長出來的枝葉並存,時間在人、事、物造成的痕跡是不可抗拒的,沒有一樣物品會讓我特別去苛護,就像灰塵堆積、書桌掉漆,這些事對我來說都是自然且可以被接受的。」(你會喜歡:設計你喜歡的生活


▲ 原本玻璃罐裡養著三隻魚,最後這三隻魚死掉了,Hush 也沒撈出來,就讓一切回歸自然。

從主人到室友

Hush:以前我都會把自己當成主人,是一種上對下的關係,但養寵物這件事,是一個很漫長的轉變,在人身上一定會有影響,後來我漸漸習慣與牠們的關係是室友,我學會跟牠們相處、跟自己相處,我看著牠們,把自己的情感投射到牠們身上。在家時我會跟牠們說英文(笑),譬如 Gaga 走出去,我就會對著牠大喊「Where are you going?」很像日常的生活的對話,只是牠們沒有回答我而已。(寵物家人:他是我兄弟!三歲男孩與法國鬥牛犬的好感情


▲ Gaga


▲ Hush 的另一隻貓咪 Doctor

房間裡紀念性的物品

Hush:我沒有特別留紀念性的物品,對於「紀念」我前一陣子在想這件事,我覺得很多回憶是沉重的,就像拍照,當時的情緒、環境,對我來說所謂紀念價值,就已經封存在那張照片裡頭,一直到有一天你看到照片才會再度想起。呼應到創作上,以前我會逼自己寫歌,現在我倒是放的較輕鬆,因為創作要有一定的生活累計才會醞釀,我覺得把情緒整理過後轉換成有條有理的文字,這些情緒就會從我的心理、大腦,傳送到筆,藉由墨水滲透紙張,那是一個情緒的轉移,你的故事與回億,便身體轉移出去了。(你會喜歡:每個第一次,都值得紀念嗎?


▲ Hush 翻開了一個小箱子,翻出了幾張以前的照片,對他來說回憶就這樣跟著照片一起封箱了。

夢想中的房子

Hush:我想像未來的房子是一整層的,沒有門、沒有隔間,像是在電影中看到的美式公寓,要有很多的燈,燈給我一種穩定的感覺,東西有點散亂,都在基本上該待著的位置。顏色是冷調的,深灰色、黑色組成,有個鋼製的大書架,雖然我不看書,還有冷色系的傢俱,所有都是簡單簡約的。(夢想中的房子:七個原則改造出舒適的居間環境

藍白配色的窗簾透進些許的陽光,窗前的植物剛好將窗外生硬建築柔焦,用一個下午與 Hush 聊生活,試著從擺設中找尋一些關於他的蛛絲馬跡,雖然 Hush 選擇讓回憶都塵封在物品之中,走進他的房間,卻能發現他的回憶都在細節裡頭。

 

你也可以生活得很有味道
〉〉打造屬於你的自信臥房空間
〉〉享受簡單生活,找到獨處的快樂
〉〉跟著歐洲女人,從生活中享受態度

本文由 womany 內容好夥伴 StreetVoice 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