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我們認同女人追求夢想、同時也肯定女人愛自己的家庭,正如「當女權主義變成負面標籤」所說:我們想要的是一個更平等、利於所有性別生存的環境。而現在正夯的「暖男」一詞,其實背後正反映著社會上女人的現況:我們的情感需求長期被壓抑,我們是個被照顧的角色。說實話,我們不是不想要一個好好照顧我們的暖男,我們只是更希望能活在一個已經溫暖的社會。有人溫暖著我們,我們也能去溫暖別人。(推薦你看:真正懂你的,才是愛你的


最近有一個替代新好男人的名詞出現,叫作「暖男」。

周遭朋友分享了一篇在中國很紅的文章《暖男》,以「文青女神」周迅在40歲時選擇了「暖男」為切入,歷數暖男的好。主要舉了三個例子:周迅拍雨戲時,Archie 總​​在旁邊拿著大毛巾等她;林青霞的丈夫邢李源特別坐飛機來給她送飯菜;陳凱歌叫冬天赤腳的陳紅穿襪子。

這篇文章的紅讓我驚訝,為什麼這麼多人,尤其是女人,喜歡男人把自己當作小女孩對待,而不是一個成年人?然而,眾多女性會對「暖男」心嚮往之是事實,這不是平白產生的。「暖男需求」的背後,是社會製造的一系列女性困境。(你會喜歡:我不喜歡做你眼中的小女孩


一、對女性不友好的社會

「暖男」概念的主要買單者是在城市生活的年輕女性,不難發現她們所身處的環境是多麼女性不友好。職場往往是挫敗感的重要來源,只針對女性的產假政策和仍然普遍的家庭性別分工,讓女性的潛在因素都被雇主視為包袱。舉例來說,企業在招聘時更歡迎男性,在升遷機會和技術崗位上也傾向男性,我工作的外商公司選業務也首先以男性為考量,因為他們可以談業務談到三更半夜沒關係,他們沒有產假顧慮,也可以自在與客戶拼酒幹嘛的。(你知道:你值得更好的薪水,大聲拒絕同工不同酬

為了在不平等的職場中競爭,許多女性不得不承受雙重負擔,比男性要付出更多努力,這或許也是以《向前一步》(Lean in)為代表的女性職場勵志學如此流行的原因。除了職場壓力,單身女性的城市生活本身也很不容易。發生率高達80%的性騷擾、公廁女廁位不足、公共場所和公司缺少哺乳室……(你會喜歡:Lean In,女性力量征服職場

在如此不友好的環境生存,女性,尤其是單身女性。即使是超人,也很難從不覺得疲乏和孤立無援,在她們疲憊又脆弱,只希望獲得安全和輕鬆的時候。「暖男」聽起來是多麼誘人的詞彙。(推薦你看:身為女人,我們不需要向世界證明什麼

二、女性情感需求長期被貶抑

周迅需要的並不是那條毛巾,林青霞不缺一頓飯,陳紅也不是不知道冷暖不會穿襪子如果說她們果真被打動了,那唯一的原因就是,她們感受到了愛。那麼單薄的愛能讓女人感動不已,這側面反映了她們在成長過程中和成年後的普遍「缺愛」。

對於傳統家庭來看女孩,「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女生讀這麼多書有什麼用,到頭來還是別人家的人」。有人會覺得這可能是好幾年的老古板了,但我身邊看到許多例子仍是如此,女生在一些家庭的地位還是被貶低的。第一胎是女孩就想盡辦法生第二胎是男孩,這種連看明星的範例都有跡可循。(相信自己:愛情沒有完美,只有完整

對於城市獨生女,境況或許會好一點,我覺得我算是很幸運的。至少我母親不會吝嗇於讓我過上更好的生活和供我學習。不過成長過程中我都仍聽過「你是個女孩,未來找好老公比較實際」之類的話。言下之意,女孩還是被充滿無形的歧視。這樣的環境下,女孩能感受到的恐怕不是愛,而是利用或者壓力。再加上中國家庭傳統上並不鼓勵表達情感和關愛,可以說,女孩的成長過程不僅「缺愛」,甚至沒有學會愛是何物。(給妳們:小女孩,你不一定要做公主


成年以後,當她們終於可以談戀「愛」的時候呢?情況也沒有好多少。男人中很大一批都超理智的,避免情感捲入,因為太多情感投入會降低效率,他們喜歡說的話是:「我在打仗啊,怎麼能老想著女人呢!」一旦為女人多花點心思,周圍的人會說:「為一個女人值得嗎?」是的,男生愛女人,若是投入、牽掛、重視地愛女人,從來不是被社會所肯定的,可能還會被冠上「妻管嚴」的不光彩名聲。即使真的要愛,也應該通過努力工作來愛,彷彿自己的好就能代替她的好,這本身就是一種把女人當附屬品的邏輯。(女人不是附屬品!不只是喬治克隆尼的未婚妻,讓我們把名字還給妳:艾默·阿拉穆丁

至於女人若表現出情感需求,也往往會被認為「不識大體」或者「水性楊花」。可見,一個女人在一個對女性不友好的世界裡,所能獲得的情感支持是何等稀缺。

下一頁看暖男跟一般男人有什麼不同


那麼一般定義中的「暖男」跟這種男人有什麼同與不同?

不同在於,「暖男」會關心你的需求、你的感受,會對你表達愛。但這種關心,仍基於一個最傳統的性別定位:女人是柔弱的、情緒化的、不會照顧自己的。所以由暖男來判斷你需要什麼,表達的方式也往往是膚淺的。弔詭的是這還是基於男權邏輯的,大男子主義和父愛主義本就是一體兩面。

「暖男需求」背後的社會機制是對女性不友好、不公平的社會環境,以及家庭和親密關係對女性的價值與情感需求的否定。但為什麼這樣的危機沒有導向女性普遍的反抗,而是表現為女性對「暖男」的推崇呢?這與媒體和社會文化不無關係。我已經觀察許多女性網站、報章雜誌,我發現,不管是「暖男」還是「內向溫和男」、「豪門」其實都只是「好男人」這個詞的衍生版本,每一次詞彙被更新,都能引起一陣討論風潮。(推薦你看:男孩讓人擔心,男人讓人放心

媒體對於討論女性所面臨的真實問題卻往往冷感,而熱衷於推銷不同類型的「好男人」作為解決方案(如何駕馭男人、如何找到好男人、哪種男人是好男人blahblahblah)例如電視劇、電影、言情小說、社會新聞甚至相親節目均按照「一個有各種困境的女人遇到了一個好男人,從此過上幸福的生活」的邏輯演繹著。(推薦你看:別被愛情電影教壞了!

沒錯,是幻象,本質化的“好男人”並不存在。

今天叫你穿上襪子的暖男,明天就可以是叫你不要吃這個、不要做那個,只因為「為你好」的控制狂;今天為你被欺負而動手打人的「純爺們」,明天可能因為懷疑你愛上他人而對你大吼大叫。(愛你的一體兩面:說穿了,他就是沒那麼喜歡你

所以,女人需要的不是「好男人」,而是一個能讓女人「有尊嚴的生活」的社會,以及認同女人的價值和需求的人際關係,以及能為女人伸張正義的法律機制。這一切似乎非常遙遠,但西方已經有許多女權主義在為之奮鬥,並已經在帶來可見的變化。如果你覺得,在這條漫長的道路上,你需要一個與你並肩抗爭的人,懂得像成年人一樣對待你、理解你所面臨的種種不公。(推薦閱讀:最美的愛,是讓你從自己身上發現愛

妳需要的不會是暖男,而是一個女權主義者,無論他是男是女,是一個還是多個。

 

愛是⋯⋯
〉〉愛的最高境界:我愛你,與你無關
〉〉愛,是他的未來裡有妳
〉〉愛自己:我愛你,但我更愛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