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死」是一個在台灣很難開口的字。說出口就好像說出了不祥一般,總是會被大人嚴厲制止,不讓話題繼續擴展下去。可是人終究有一天生命會走到終點,就跟人會睡覺一樣理所當然。如果我們用平常心看待死亡,更頻繁的聊起這個話題,是不是死前能有更充足的準備去面對死亡?讓我們跟著駐站作家 Frieda Carol一起大方的討論死亡吧!(推薦閱讀:《生命中的美好缺憾》:短暫的人生,永恆的愛


每天既然決定要做一件自己害怕的事,這次,來談「死亡」吧。

有人認為這時機不好談「死亡」,可是,你沒看到「死亡」隨時都在發生嗎?有生既有死,世間萬物有新物種誕生,必有舊生命在世間某個角落消逝,只是你沒看到罷了。

 

《療癒寫作》裡頭有句話說得好:「有人要死了,我們能夠做什麼?坐在那裡,無論你如何哭號抗議或做菜煮飯,都無能為力,只籐讓生命和死亡就這樣發生。」是的,有人死了,我們只能讓死亡自然發生,坦承吧,你我都無能為力,在死亡面前,我們都如此不堪一擊,我們都很脆弱。

因為我們都會死,沒人能逃掉。

有人要我閉嘴,別再說「死亡」,可是我為何要閉嘴?談「死亡」何時和談「性」成為禁忌?

也許「性」有時最接近「死亡」,所以才引人不悅。

可是既然決定要做一件自己害怕的事,我決定擁抱「死亡」,我承認我在幼時的車禍有瀕臨死亡的類似經驗,那期間的體驗到現在我仍百思無法其解,畢竟當時才幼小的我面對死亡的召喚,究竟是甚麼讓我決心活下去,並沒有聽從死神的召喚?

老實說我到現在還是不知道。

 

《療癒寫作》也說到。「看看四周:花會死,樹會落葉,狗被車撞死,貓殺掉老鼠;我們的祖父、曾祖母、林肯、華盛頓、哈莉特‧塔布曼(美國廢奴主義者 ),他們都死了。連汽車也會死掉,坐著五月花號來美洲的人,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倖存者,都死了。然而,我們還是搞不懂,我們都覺得不同,不會發生在我們身上。」

過去的祖先偉人都死了,死亡每一刻都在發生,只是,你以為「死亡」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醒醒吧,你永遠不知道明天會先來,還是意外會先到來。

我知道「死亡」讓你想起不好的回憶,讓你心煩意亂,巴不得永遠忘記那段痛苦,可是現在請你不要再排斥「死亡」了,如果你越排斥,你越心慌。

我一直認為「死亡」和「性」都是人之常情,只是,你把這兩者和「食慾」和「睡慾」有階級之分。(也許你想看:西藏夢與死

 

從現在起,拿起筆,寫好你的遺屬,再來,好好活每一分鐘,因為你完全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再來,如果你想做什麼事情,現在就去做,不要等。這不是危言聳聽,這也是為何我現在忙著做以前拖延的夢想,一刻也不得閒,我發現開始做了之後,心裡反而更加踏實,不再有懊悔的心態持續困擾著自己。

閉上嘴,開始做。


好好把握每個生命的當下
〉〉別讓人生被未來綁架!「活在當下」的三個行動
〉〉愛是最後的答案《真愛每一天》
〉〉孩子教我的十二堂課 第八課:隨時 活在當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