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現代社會的文青們聚會的場所可能是咖啡廳或是小酒館,這些具有才華的人聚在一起,談論理想、文學、哲學...等等,希望從這些對話裡找到自己的知音一同努力,然而在幾百年前古代的文人雅士聚會的地點居然是在河畔旁,到底這些文人雅士會在這裡從事哪些風雅的活動呢?一起來看看吧!(延伸閱讀:文青遊DC!在地人帶你玩瘋華盛頓


明代最奢華、最風尚、最有文藝氣息的都市,莫過於金陵(現在的南京)。明太祖朱元璋定都南京之後,又在洪武年間特許金陵設置教坊,也就是公營的官妓場所。因此才高八斗的名士、揮金如土的豪客、才色兼備的名妓雲集於此,留下了許多精采的愛情故事,文學作品、詩文與繪畫。可說當時各種時興的遊賞文化都聚集在這「十里秦淮」的風月之地。(延伸閱讀:京都古城:走在時代尖端的老靈魂


秦淮河沿岸的景色
(圖片來源)

明代文人張岱在〈秦淮河房〉中曾描述金陵的風貌是「畫船蕭鼓,去去來來,周折其間。河房之外,家有露台,朱欄綺疏,竹簾紗幔。夏月浴罷,露台雜坐。兩岸水樓中,茉莉風起動兒女香甚。女各團扇輕絝,緩鬢傾髻,軟媚著人。」當時各式各樣的文學、詩文、繪畫、聚會、宴飲、風尚,以及時興的遊賞文化都聚集在秦淮河畔之地。也因為水岸邊的華麗風尚,所以當時秦淮沿河一帶的房屋價值甚貴。一切只因這裡便於生活舒適、方便聚會交流,也容易享受生活的各種樂趣。每到端午佳節時分,遊人如織更添此地繁華,南京城中的女子們熱切地投入賞燈觀舟的節慶活動中。眾人們喧笑玩樂,沸沸揚揚,直到午夜時分曲倦燈殘,方才鳥獸星散,一切宛如不夜城裡的嘉年華狂歡慶典。

除了慶典活動之外,文創事業與藝文創作也特別需要聚會的場所,人多才熱鬧,也才容易形成人捧人水漲船高的風尚潮流。當時最流行的聚會活動場所,卻是在湖上或河上航行的畫舫,近似現代的遊船活動。而其中最為著名的,便是人稱「黃杉豪客」的汪然明在杭洲西湖邊所修建的「不繫園」。所謂的「不繫園」,並不是園林,而是一艘大型華麗的畫舫的名稱。「不繫園」的典故出自《莊子》:「疏食而遨遊,泛若不繫之舟」,取一種自由不羈的意象。當時金陵秦淮,以及江南一帶的大文人陳繼儒、董其昌、李漁、錢謙益、王修微等文士名流,都是「不繫園」的常客。除了是文人雅集之所,這裡也是男女相識,巧結姻緣的所在。名士董其昌與女畫家楊雲友就是在這裡訂下終身。而以戲曲聞名的文學家李漁在杭州生活時,也常登上「不繫園」,還寫下了文學作品《意中緣》。(同場加映新奇!巴黎賽納河上也有水上人家 Péniche

汪然明在湖邊還有幾艘做工精巧的小船,取的名字也非常為風雅,例如:雨絲風片、團瓢、觀葉、隨喜庵。而文士與名妓若要聚會飲宴,若無場地,也可以向主人借用。但是借用畫舫是要有條件的,汪然明就只向名流、高僧、知己、美人等四種人出借畫舫,別的人就是想借,也是不得其門而入。


秦淮河畔的桃葉渡
(
圖片來源)

至於畫坊雅集在當時有多時興呢?江南文人領袖錢謙益與當時最紅的名妓柳如是便是在畫坊上完成婚禮,吉服冠帶,花燭儀禮,船上樣樣備具齊全。汪氏畫舫不僅是活動的藝文沙龍、文藝創作中心,也是文人與名妓舉辦世紀婚禮趴的時尚會所。

河東君像
柳如是畫像
圖片來源

最後,值得一提的是秦淮河帶給後世的遺產是深遠的,形成代代層累的文學想像世界。民國初年著名文人朱自清曾在1923年寫過一篇文章〈槳聲燈影里的秦淮河〉,用極為動人的文字描寫著秦淮河沿岸的絕美景色:「在這薄靄和微漪里,聽著那悠然的間歇的槳聲,誰能不被引入他的美夢去呢?只愁夢太多了,這些大小船兒如何載得起呀?我們這時模模糊糊的談著明末秦淮河的艷跡,如《桃花扇》及《板橋雜記》里所載的。我們真神往了。我們仿佛親見那時華燈映水,畫舫凌波的光景了。於是我們的船便成了歷史的重載了。我們終於恍然秦淮河的船所以雅麗過于他處,而又有奇異的吸引力的,實在是許多歷史的影像使然了。 」透過文字,我們彷彿看到了朱自清跟友人泛游於民國時期的秦淮河,聆聽著鄰船歌者吟唱著往昔的繁華。他們的心心念念,並不在那一葉扁舟之上,卻是夢中思思念念著那歷史長河中的美好與夢幻吧。(同場加映:鳥和嬰兒酒館-在英國與魔戒作者神交

更多各地的歷史文化美景
〉〉古今並存的城鎮:漫遊托斯卡尼
〉〉我在吳哥窟:看見欲望,感受天堂
〉〉探訪以色列聖城 耶路撒冷

參考網站:明清人物傳記資料庫維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