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看過Clara對於香港女人的細膩刻畫以後,是否對於也同時身處東方與西方文化交錯的自己,心有戚戚?讓我們橫跨歐亞大陸,到印象中最開放無禁忌的荷蘭,聽 chichi 說出荷蘭女人對於單身與戀愛所抱持的迥異觀點。除了婚姻可能的新想像外,更可以減少我們對於東方式婚姻後面所承載的社會結構的恐懼(同場加映:欲望城市?阿姆斯特丹


荷蘭女人戀愛樣板,精華的單身時期

我的同學曾經告訴過我一種堪稱荷蘭女人經典的戀愛與成家經驗。

 

 

曾經,有個可愛的金髮女孩,一路平平安安的成長到15歲,中學畢業了。爸爸為了慶祝他可愛的公主即將升學,決定全家一起去湖邊露營。女孩覺得露營本身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唯一特別的是三個帳篷以外那個有點雀斑的男孩。她知道男孩也有注意到她。一起繞湖騎車的時候,她知道他來自北方城市,今年也國中畢業了。她偷偷的跑回自己的帳篷,告訴爸爸她覺得那個男孩很可愛,想要跟他們家一起玩。爸爸沒有反對,只順手塞了兩三個保險套在她手裡,順道提醒她要回家的時間。

那個晚上月亮很圓,風有點涼,心頭卻暖暖的。這是她的第一次,也是他的。三個月後,他發現自己懷孕了,爸爸對於她沒有做好防護措施有點生氣,但卻對於新生命的到來充滿期待;十個月後,她的身分多了一個,叫做母親。

有著自己爸爸和政府的幫忙,新增的母親身分並沒有影響自己的生活太多。她依舊上學,下課也照常去偷偷喝個一兩杯。但困擾她的是孩子的父親,他並不因為這個孩子而感受到有任何的責任與義務。孩子是最重要的事情沒有錯,只是最重要的事情有三件:朋友、喝酒、還有嬰兒。於是乎幾年以後的大學入學典禮,她下定決心離開這個男人,更離開爸媽,一邊唸書,一邊談戀愛,然後一邊帶小孩。六七歲的孩子其實並不算難帶,更何況還有學校的老師,跟新任的男朋友幫忙。

時光飛逝,她的孩子也已經國中二年級了。在那一年的旅行中,他說遇見了心儀的女孩。她覺得這樣也沒什麼不好,多認識朋友總是沒什麼錯的。她只塞了兩個保險套在他手裡,說:「注意安全,然後三天後記得回來。」看著他倆從面前匆匆、帶點羞澀、手牽著手的同時,她彷彿看見了十五年前的自己,卻記不太得孩子的爹長什麼樣子,只剩下一點模糊的影子.......。

時間再度飛逝,她五十歲了。她邀請了所有的朋友與家族來過生日,沒有忘記自己三歲的小曾孫。但當然最重要的是把身旁的他介紹給大家。就在不久以前,她才真正的確認了希望和這個人白頭偕老的想法,更希望未來可以長長久久的一直走下去......。(推薦閱讀:結婚,不是女人人生的必選題

 

 

剛聽完這個故事的我驚呆了,而我的荷蘭同學則是用一種不解的眼神看著我。「難道亞洲人的戀愛觀和這大不相同?」她問。雖然我不覺得她對這項議題完全沒有理解,但我也簡略地說完了亞洲的交往觀。隨著我的解說,我壓抑不住我心中的驚訝的提出兩個問題:首先是孩子的教養問題,她們怎麼能確定自己在上學及上課的時候小孩有被完好的照顧呢?再來是未婚的時間出乎意料的長,在生下孩子之後的二十多年,荷蘭女人們依舊花了她們人生大把大把的時間在談戀愛,為何老來又渴望走入穩定的伴侶關係?(推薦閱讀:這真的是我要的婚姻嗎?20個藏著「但是」的婚姻殺手

我的同學「嗤之以鼻」般的真的用鼻孔鄙視了我一下,然後才說出了真正的答案:

1.孩子的教育責任在政府身上:

政府在維持國家的競爭力上面應該做著領頭羊的角色,讓居民以活在這塊土地上為傲。所以爸媽的責任是相對輕鬆的,不必然需要以教養為名一肩扛起孩子的未來。父母就是好好陪孩子長大,一起玩,玩到國小畢業就可以嘗試讓孩子獨立生活了。對亞洲而言相對沈重的教育責任,在西歐,是被轉化成最低42%至最高49%的所得稅率,然後將其轉嫁到政府身上。換句話說,為了社會各個角落的平均發展,大量的收入被轉化成稅金後,政府帶頭領導,用各類軟硬體建設努力消除社會階層間的不平等。這個不平等,其中包含著職業間的貴賤,將減少到可以被容忍的範圍內。舉例而言,去唸職業學校修腳踏車(荷蘭是個腳踏車的國家,車輛數比人口數多兩百萬)大約是同齡銀行員的0.8倍,並不因為職業的差別而絕對區別出收入上的差異。

2.單身的戀愛狀態絕對可以長久維持:

人生並不絕對呈現一種線性的發展,並不是相戀、結婚、生子、離婚、再婚階梯般的拾級而上,或者比較像是逛露天市集挑水果般,喜歡了看好了再買都來的及。但如果真的沒有看到喜歡的水果,有改變買水果這個需求嗎?總有一天會遇的到的,三十年的歲月,剛好。(推薦閱讀:單身不寂寞的另一種人生

下一頁,關於家的另一個想像

家的想像決定了人生的想像

 

我大概花了兩個月緩緩消化著她的一字一句,默默的想著他的說法與我的所學之間的關聯,最後不得不承認這是一個相當符合想像的家族傳承方式,對於信仰各派理論的女性主義者而言,都能認同其作為一種理想,積極的改變現在的生活:

  • 對於追求平等的女性主義者(即目標在追求男女之間各種形式的平等,或者有的地方會稱為第二波女性主義)而言,三十年的單身生活正是一個追求在政治權益與婚姻愛情上積極平等的基礎,或許先有了單身,才有接下來的種種。單身,換句話說,就是充滿了能動性,可以在未來充分實現自己對於人生的想像,進一步抹滅那些對於女性被動、懦弱、渴望照顧的虛偽建構。沒有什麼是男性做得到而女性做不到的。

  • 對於追求差異的女性主義者而言(強調男女的絕對差別,某些身體上的體驗是只有女性獨有,如當代舞台劇的陰道獨白),她們無意背負婚姻背後那個已經被陽性所定義好的龐大社會建構,而作為一個好媳婦,一個好太太,一個好媽媽。更多時候,她們打著自己的戰爭,磨練著自己的能力,只求世人看見陰性力量的獨立自主。單身,於是乎,恰恰好就是證明自身獨立性的結業證書。

  • 對於信仰後結構主義的女性主義者而言(就是將這個世界視為一個必須被打破的整體結構,進而建構起一個混雜,眾家分鳴的社會),積極挑戰均一的團體特質,解構這個社會可以加諸在人們身上的枷鎖,本來就是她們的信仰,她們的動力。單身,就變成了社會粉碎後看見每一塊各有特色,形狀特異拼圖的絕對前提。

(關於以上所列三類女性主義者,請參考永不重返愛情與婚姻:《落跑新娘》與落跑的女性主義者,裡面有著活靈活現的完美呈現)

那或許有人會問:那孩子呢?孩子難道母親就不管了嗎?別忘了培養各階層的人才是政府的責任,人的獨立自主性並不建立在父母投入多少錢在補習班,而在於父母是否及時提點,還有,及時放手。更何況育兒純粹作為母親的義務,是否也多少重建了當代仍然沒有打破的母職建構?

先解放自己,婚姻就從來不是問題

老爸似笑非笑的看著我說:「 Seth,不得不說你這麼想真是太自私了。讓我用一句非常簡單的話告訴你:結婚不只是為了你一個人,你結婚不是來讓自己開心的,你結婚是想帶給另一半開心的。結婚不只是為了你一個人,從來不是,結婚是為了組成家庭。不是法律上的束縛或是其他責任,而是為了你未來的孩子。你希望是誰和你一起攜手照顧孩子?你希望誰和你一起牽著孩子?所以我說結婚不只是為了你一個人,結婚的重點才不是你,而是和你結婚的那個人。」

(更多請閱讀:結婚,從不只是為了一個人)

西蒙波娃曾經激進的說過:「婚姻是她(此處泛指女人)得到供養的唯一方式,也是證明她生存之正當性的唯一理由。」當然,我絕對坦然接收因為荷蘭台灣國情不同而有不同理解的批評。但對於徹底解構婚姻這道如天高的牆前,這所謂國情(歷史)的因素顯然是太大的一個命題,且事關經濟、政治、甚至倫理學,並非一時半刻可以說得清楚。但也正因如此,我們更應該讓更多人,在現有的環境下,能勇敢提出自己對於家庭的新想像,包括新的育兒想像、新的婆媳想像、甚至是新的父母想像。對於在這個制度下的人們,尤其是女人們,積極的擁抱家庭與婚姻,才不會是一種充滿苦澀的回憶,更不會還進一步用回憶指責自己的能力不足。

 

P.S. 妳有發現荷蘭故事裡面其實沒有媽媽的存在嗎?因為爸爸也是單身喔!

 

跳脫婚姻的簡單框框,單身也是一個選項
〉〉戀愛之前,請先習慣獨處
〉〉十二年的單身好日子
〉〉結婚,不是女人人生的必選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