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台灣和大陸總是被放在同一個天秤上衡量,大陸經濟進步,台灣經濟衰退;大陸薪資飆升,台灣薪資凍漲;我們是否都忘了,台灣要更好,大陸並不是唯一的解答?當台灣其實地處亞洲的中心,我們是否記得把自己的目光放得更遠?(同場加映:台灣「小確幸」背後的真野心、大格局、硬底氣

某天下午,在我工作的空間背後,傳來了一位中年男子與其它建商攀談的聲音。

從內容聽出來他們是第一次碰面,但那聲音當中熱絡的情感讓你不禁懷疑,我一開始聽不懂那是什麼關係,後來我明白了,那是一種強裝出來的自信,一種被貪婪和恐懼驅使的自我催眠,讓一群根本不熟識的人用著熱情的語調談著言不及義的話語、交換著毫不真誠的乾涸笑容。他們高談闊論,他們自信滿滿,深怕旁邊的人不知道他們所談論的內容是什麼,而引起談話的中年男子聲音當中有種強烈的主導意味,他想要透過熱情和堅定的聲音,來抓住現場的重心。

「你們一定要去看看南寧啊!那裡發展多快速,每一年去都不一樣,現在大家都往那邊投資發展了。現在你們可能覺得上海很棒、很進步,但依我看,再過不了幾年,南寧會成為下一個上海,或著是超越上海。不要說什麼,兩年,再過兩年!你看看李嘉誠和郭台銘都往那邊丟錢了。」

「大陸的確發展很快,只要他們想做,一年就可以完成。不像台灣.......唉。

「大哥忘了問您,您是在做什麼的。」

「喔,我是建商。」

「原來是同行啊......我本業也是建商,這個只是我的副業,但是現在快要本末倒置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然後我戴上耳機,沒有再仔細聽他們說些什麼,但是這樣的對話,我想你們應該也聽得不少。

「我們只要去大陸,複製他們那套模式,將我們這邊一流的企業帶模式過去那邊,或著複製上海一流的企業到二線城市,杭州、南寧、重慶。我們就能成功。」

「你看大陸多進步啊,幾年沒來,建設全部起來啊,集權國家的效率果然是不一樣啊!一聲命令下,全體動工起來,這才是生產力啊!」(越來越多人在討論:台灣,該走還是該留

這些年來我不只一次聽過類似的話,每次我聽到都不曉得要怎麼回應,沈默著,或笑笑地應付著。

我們對於大陸一直都包含著某種莫名的情緒,似仇恨、似懷念、似恐懼、似輕蔑。前幾年,我們輕蔑他們,他們沒有禮貌、排隊愛插隊,上廁所不關門、隨地亂吐痰,粗魯無禮、爭先恐後。後來幾年,這種輕蔑轉化成一種很輕微的欣羨,一種我們不敢說、也不願意說出來的情感,我們開始讚歎他們的成就,我們開始驚訝於他們的力量,我們不明白他們年輕人臉上那種強大的自信,仿佛只要相信,一切都有可能。然後慢慢的,這種欣羨,轉變成某種貪婪和恐懼。

我們怕大陸,我們怕死大陸了,對岸從沒有一刻是如此的富強,至少在這70年間,他們財大氣粗,人多勢眾。他們揮手擲千金,談笑間買下你所有的積蓄。他們移山填海,無所不能。幾千萬的生意從他們口中隨意蹦出,他們自信滿滿,肆無忌憚。這個文明古國正在翻身,然後全世界都要懼怕他們再次的躍進,仿佛只要再過幾年,我們就會再看到另外一個盛唐。

但是他們怎麼樣都不會是另外一個盛唐。

我們驚嘆於大陸經濟的實力,但我們卻沒看到大陸內部重重的問題。而同樣的,我們整個社會都在盲目地追求利益,陷入投機與投資的狂熱當中,每年我們有大把大把的錢投入了毫無生產效益的期貨、基金、房地產。我們賺取利潤的方式不是透過生產,而是透過投機。而在此同時,我們的社會也充滿著重重的問題,我們成就不了下一個盛唐,對岸可能也成就不了下一個盛唐。在我們羨慕、模仿、投資大陸之餘,我們更有許多問題需要先自行解決。(想想台灣:為什麼台灣越來越留不住人才?

中國可能不會是我們唯一的答案,它也可能不如外表呈現的生機勃勃,而在我們與中國打交道之前,我們還有許多問題要處理。

這些問題看似分散,實際上卻總是有所關聯。

而我們這個世代要再關心的,將會是另外一種價值觀。這條路將會更難走,更看不到方向,也更找不到未來。我們可能會賺不到太多的錢,我們可能無法在短時間看到我們的成果,我們可能為此奮鬥一生,到頭來發現自己還是失敗。

這是我們這個年代的悲哀,而某種程度上,這也是我們這一代必須肩負起的責任。我們需要關心更多事情,我們必須投入更多心力。

這是一個意義與價值失落的年代,這也是一個道德和倫理不明的時候,各種匪夷所思、荒誕不經的事情都浮現出來了。從前,我們避談政治,我們不關心政治,我們甚至討厭政治。但現在,我們不得不面對並正視政治。也有許多人已經站出來了,我們要關心的事情太多,我們野心很大,我們希望我們的環境安全、我們希望過得好的不是只有我們自己,還包含其他的物種,石虎、森林還有海洋。我們希望捍衛城市的綠化,希望沒有那麼多樹木隨意得被砍伐。我們希望能源可以更永續,我們希望我們吃的東西能夠安全。(推薦閱讀:寫給台灣的十點疑問

我們希望捍衛的不只有現在而已,還有未來,為了我們自己,和我們未來的下一代。

我們希望台灣是一個永續發展,可以讓人安身立命的地方。我們希望我們是一個溫厚、道德、有禮的民族,敬天法祖,安居樂業。

我們希望關心的東西不再是眼前,不再是自己,不再只是金錢和利益。我們關心的不再是我而已,而是我們。

是的,因為這條道路如此困難,我們很多人會逃避,這條道路如此艱辛,我們很多人會放棄。責任如此的沈重,我們無力承擔。但仍然有些人站出來,從反抗開始,從勇敢發聲。這些人很多人會為了徒勞無功的事情花費上許多心力,犧牲掉很多時間。我們當中有些人可能無法站出來,但無法支持的同時,也不要用冷漠和言語暴力相待。而為了這些不知道會不會有結果的改變,我們許多人會犧牲很多,放棄很多,生活會因此而少了許多「便利」,這些站出來的異議者,可能各有各的立場,可能各有各的關注,站出來的原因可能也不見得是如此良善。

但這或許才是真實的生活,我們不是身處在美麗的童話、壯闊的史詩當中,我們各自有各自的悲劇和缺憾,我們可能會彼此撻伐,彼此攻擊,彼此污蔑。而這個進程可能不見得會有明確的方向,也可能沒有一個美好的結果。但如果我們希望建立一個更美好的未來,正視這些問題,面對這些缺憾,將是我們在路上不可避免的坑洞。(同場加映:台灣「小確幸」背後的真野心、大格局、硬底氣

這是我們這個時代必須要正視的問題。

我們處在一個關鍵的時刻。而面對這個問題,是我們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