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白,就像是玩梭哈準備掀底牌,一翻兩瞪眼,除非你有練過,不然請勿任意嘗試。

 

都活到三十幾歲了,靠近心儀的女生,還是會臉紅心跳的,實在有點難改。

 

巴菲特說:「跟女生相處時,沒有人比我更害羞,而我一害羞就會滔滔不絕的講話。」我這年代的人,又不像現在七八年級那樣直接奔放,也不像四五年級那樣傳統含蓄。

極端倒是好的,不成功便成仁,偏偏就是這麼的卡在中間。
尷尬的六年級。尤其是六年級中段班,最是如此。

總是要不斷揣摩對方心意,一退一進的,她退你跟著退,她進你依舊維持步步為營;你太近嘛怕嚇到人家,你太遠的話又怕對方根本感受不到或是直接忽略。

告白的時機,總是需要那麼的恰到好處。一如張愛玲所說的:

「 於千萬人之中遇見你所要遇見的人,於千萬年之中,時間的無涯的荒野裏,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剛巧趕上了,沒有別的話可說,惟有輕輕地問一聲:”噢,你也在這裡?” 」

告白前如熱鍋上螞蟻的忐忑,告白後似小鹿亂撞的期待,或許只有那前後短短數秒,卻恍如隔世般的遙遠,像做了場夢,苦與甜,只在須臾彈指間。

------------------------------------------------------------------------------
外匯市場最大的告白,不外乎每年例行的FED(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開會日子,這種不怕打槍的定期告白,會怕的,怎麼可能是FED本身,都是在一旁誠惶誠恐,不時大喊「等一下」的那些大大小小投機客們。

於是我們會看到,每當FED準備對市場先生來個愛的大告白時,旁邊的投機客親友團莫不屏息以待,反映在市場的,多半就是交投清淡、平靜無波,一旦數據公佈不如市場先生預期,很快就會反映在波動上。

回到台股,不說別的,每季能看到透明的財務資訊,就是季報,每年一共有四次。最大的一次吹牛行情,就是每年十月底第三季季報出來之後,一直到隔年的三月底才會公佈年報。但是吹噓久了,醜媳婦也總得見公婆,到時候還是得繳出成績單來給投資人檢驗。

而每個月的告白,也是令人引領期待,美股則有每季的超級財報週;三個選項—優於預期、合乎預期、低於預期,又如同選美宣布當選的那一刻,幾家歡樂幾家愁。

告白,總是讓人期待又怕受傷害,為了一段話,一個公開的數據,多少人高唱讓我歡喜讓我憂,在公佈了之後,卻又老是船過水無痕。

告白之後,好壞日子還是要過,公司的產業地位不會因為一次考壞的成績單而馬上有所動搖,財報不過是過去的紀錄,從數字中找出質變,真正賺到大錢的投資人通常都是在「質」的方面做了對的決定。